即时新闻

  • 学术科研岂容“圈子文化”

        贾亮

        科研领域存在“圈子文化”

        象牙塔不打扫一样藏污纳垢

        近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意见》第十三条提出,要打破相互封锁、彼此封闭的门户倾向,防止和反对科研领域的“圈子”文化,破除各种利益纽带和人身依附关系。抵制各种人情评审,在科技项目、奖励、人才计划和院士增选等各种评审活动中不得“打招呼”、“走关系”,不得投感情票、单位票、利益票,一经发现这类行为,立即取消参评、评审等资格。

        如此规定,必有所指。科研领域相对封闭,不了解内情的人乍看到这样的要求,或许不敢相信在象征着纯洁干净的学术殿堂里,竟然也有“圈子”。是的,在教授学者云集的学术圈中,在非文化人无法立足的象牙塔里,令人不齿的圈子文化一点都不比官场少。从中央到地方对高校及研究机构的巡视中,都指出过以乡缘地缘、学术传承为纽带的圈子文化问题;媒体也曾做过类似调研,拿出了无可辩驳的数据,报道过评选过程中的拉票行为;不少正直的学者,也曾经撰文痛斥圈子文化的危害。

        研究领域比较常见的圈子文化,比如,有人把持着某一单位的选人用人权,非自己的徒子徒孙不予考虑,即便不是师门所出的嫡系部队,至少也得表达过“忠心”,在一些高校或科研院所,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还有的单位门派林立,在评职称、报课题等事情上,把自己所在圈子的利益凌驾于学术水平、道德品性之上,利用手中的投票权打压对手。在更大的范围内,还存在着“学术共同体”形式的圈子,对与本门派学术观点相违的人集体抵制,而对圈内人的著作和成果则极尽吹捧之能事,甚至彼此交叉引用学术成果以提携对方。

        如果任由研究领域圈子文化泛滥、大搞近亲繁殖、互为犄角造势,必然会造成科研人才匮乏,研究视野狭窄,学术成果泡沫注水严重,乃至滋生学术腐败。可以这样说,在一些研究领域出现的虚假繁荣,与拉小山头、搞小圈子等不正之风有很重要的关系。当靠实力该进来的人进不来,靠成果该评教授博导的人最终输给了人情关系,当学术争论沦为圈子利益至上的利益之争,学术研究的光环将为之褪色,学术研究者的尊严也必将荡然无存。

        象牙塔不打扫一样藏污纳垢,学术圈不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也会歪风肆虐。科研领域的圈子文化,不仅直接影响到教学科研的梯队建设,也必将严重影响学校的教学质量、科研创新能力和行政管理水平,最终成为阻碍国家和社会创新能力与创新型人才培养的绊脚石。

        既是多年养成的陋习、普遍存在的现象,指望迅速打破小圈子改变现状不现实,只靠教育引导便让圈子文化的奉行者彻底抛弃更不可能。因此,要利用好巡视巡查等监督利器,畅通监督渠道,对搞小圈子者发现一个查处一个,通过逐步压缩圈子文化的生存空间,让科研领域的学术生态逐步好转,为国家的学术进步作出更大的贡献。

  • “金框”

        婚纱摄影行业鱼龙混杂、暗藏玄机,消费环节处处有猫腻。近年来,婚纱摄影纠纷投诉数量逐年增加。不良商家会先降低套餐价格,之后在婚纱、化妆、拍摄等环节上再增加付费项目,用各种话术和套路诱导消费者交更多的钱。 李嘉

  • 请外教不能只“看脸”

        土土绒

        据新华社报道,多地调查发现,持续火爆的外教市场存在诸多不规范的现象。不少外教母语并非英语,却打着英语国家的旗号来教英语;一些外教学历很低、也没有教学经验;一些外教只是留学生,并没有工作资格;甚至菲佣也能充当外教……外教市场的火爆,源于国内家长对高质量英语教育的渴求。“外教”作为一种显性因素,成为区分英语教育档次的标准。似乎只要长着一张外国脸,教起英语来就一定比中国人强。

        但教育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不能“看脸”,而要看内涵,看其有没有教育资质和经验。但是,“看脸”容易看内涵难,普通家长要怎么分辨?一般来说,相关资格证书是最好的说明。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在我国从事教学活动的各类教师资格证书五花八门,有的甚至可在网上随意购买。一些中介机构甚至为不符合在华就业资质的外籍人员伪造证明材料,骗取工作许可。这不仅让家长们一头雾水,连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无奈。相对于我国1990年就颁布《对外汉语教师资格审定办法》,实施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书制度来说,外籍人士在华从事语言类教学活动,至今没有统一的资格审核标准,这与火爆的教育市场相比,是严重滞后的。因此,“黑外教”横行,关于外教的纠纷屡屡爆发,也就不奇怪了。

        混乱的外教市场不仅难以保证教学质量,还可能对孩子们的人身安全产生威胁。因此,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服务未成年人的市场,有必要对外籍教师进行统一而严格的资格审核,并建立公开的就业信息平台,让就业的信息透明可查。如此,才能让泥沙俱下的外教市场真正规范起来,排出污泥,水清鱼跃。

  • “国酒”标签还是撕下的好

        侯江

        6月12日,茅台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李保芳表示,“国酒茅台”商标将于6月30日前停用。舆论质疑的“国酒”标签,终于被茅台主动撕下了。

        茅台对于“国酒”头衔的执着,已经持续了十几年。自2001年起,先后9次提出“国酒茅台”商标申请,但均未成功。2018年8月,茅台集团声称放弃“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但一直以来,不管是广告中还是在其官网上,茅台都已经自行加冕“国酒”。

        茅台想成为“国酒”,自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按说茅台酒历史悠久,品质优异,无需再争什么江湖地位,非要贴“国酒”的标签,无非是想巩固业界地位,同时可以在价格和销量上影响市场。

        茅台再好,不能贴“国酒”标签,理由有三。首先,商标法中明确禁止含有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军旗、勋章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注册;广告法中也要求广告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国家通过商标来区分不同品牌的商品,是为了促进各品牌的公平竞争,若让某一个品牌独享殊荣,则与商标注册的初衷相悖。如有“国酒”,岂不就有“国烟”、“国茶”?其次,一定意义上,“国酒”也是对白酒群体的统称,不该被一个酒企独占,否则,对其他酒厂形成不公平竞争。所以,在“国酒茅台”商标注册过程中,一直受到同行非议;再者,“国酒”一词带有“国内最好的酒”、“国家级酒”的暗示,容易误导消费者将酒与饮用者的身份地位关联,进而对社会风气造成不良影响。

        近年来,茅台酒价格一路“飞天”,虽然茅台集团高层多次表示茅台酒是拿来喝的,不是炒的,但其亲民性逐渐走弱,甚至接连传出腐败信息,原董事长袁仁国近日就因腐败被“双开”。不能不说,近年来,茅台集团的有些做法,让茅台酒有些“变味”了。一家企业,只有爱惜自己的羽毛,按经济规律办事、按市场规律运行,才能够走得好、行得稳,才能赢得市场的尊重。若有了名利至上的执念,那么,几百年历史传承的品牌传统,就可能被销蚀;留香持久的特质,就有可能变味。

        据介绍,停用“国酒”商标后,茅台将聘请国际顶级咨询公司策划新的产品宣传方案。但愿从此专心做好酒,让更多的老百姓喝得上喝得起,而不再为营销玩噱头。

  • 交警管得对

        张丽

        浙江正在全省开展为期两个月的集中查处驾车时使用手机违法行为专项行动。《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开车时使用手机是违法行为,可处以200元以下罚款、记2分的处罚。要知道,平时诸多司机习惯的“红绿灯等待时玩一会儿手机”也是违法的,但经常为人们所忽略。因违法成本低以及自认为难以被查获,不少人甚至养成了开车玩手机、收发微信等陋习,近年来不少事故,都与驾驶员边开车边用手机有关。为人为己,都该遵纪守法,安全第一。

  • 法院判得好

        张丽

        近日,济南中院二审判决一起交通事故赔偿案。事故次要责任人在被起诉索赔后提出,自己已经通过“水滴筹”为事故受害人募集捐款20万余元,应在其赔款中扣除,该诉求未获法院支持。济南中院表示,不论发起人是谁,捐款者的目的都是帮助患者,而非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否则就是把捐款者的善心扭曲为侵权人牟利的工具。本来,众筹项目是为了聚集社会力量来帮助那些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总有“精明人”为一己之私打善款的主意,慷他人之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