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用脚步丈量梦想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6月15日        版次: 16     作者:

    岳 强

    去听毕淑敏的讲座时,小茶带了一本毕淑敏的新书《美洲小宇宙》,请这位“文学白衣天使”签名。自从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了散文《素面朝天》,小茶就喜欢上了毕淑敏的文字,进而成为她的铁杆粉丝。让小茶赞叹不已的,毕淑敏不仅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还是一位周游列国的旅行家,《美洲小宇宙》记录的正是毕淑敏游历美洲多个国家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从女兵到医生,再从医生到作家,毕淑敏的经历充满传奇色彩。十六岁那年她应征入伍,在西藏阿里的高原部队当了十一年兵;那里被称为“世界第三极”,一年中有七八个月大雪封山。在与世隔绝的日子里,她仰望星空,信马由缰地想,今生今世一定要到世界的另外两极——南极和北极去看看。几十年后的2016年,毕淑敏在一年之内相继完成了南极和北极之旅。她乘坐原子破冰船到达了北极点,迄今为止,全世界到过那个位置的只有一万多人。北极点有一根标杆,站在那里,无论朝哪个方向看,都是南方;假如绕着那根标杆转一圈,就等于是环游地球一周了。那种神奇的感受,只有到过北极的人才能体会到。

    毕淑敏说过,书籍和影像中的山川地理总是有些隔膜的,只有身临其境才会变得鲜活起来。那些美丽的风景和色彩斑斓的异域文化,包括旅途中的艰难险阻,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进到你的生命里,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一个旅行者的眼光和情怀,也是在行走中慢慢改变的,新的碰撞带来新的启示,使思考更加深入。古语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毕淑敏用千辛万苦赚来的稿费环游世界,十年间走遍了七十多个国家,行程数万公里,古代文人安身立命的两件大事,她近乎完美地实现了。当有人问她为什么旅行时,她笑着回答:“旅行可以使人生格局变大,使人看淡生死,从而不再计较那些琐碎的事情。”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毕淑敏的旅途充满艰辛,甚至是危险:在浩瀚的大西洋上,她遭遇过飓风,仿佛到地狱里走了一遭。从南极回来后,她处于时空颠倒的状态,虽然到家了,却仍在使用“智利时间”,直到半个月以后才换回北京时间。她决定去叙利亚旅行之后与一家旅行社联系,因为没有现成的团队,旅行社答应她在全国范围内招募,临时组团,可是很多天过去了,只有六个人报名。因为不满十五人的团队无法从航空公司拿到折扣机票,无法享受酒店优惠,甚至连导游都不能派,毕淑敏说再等等,等凑够了十五个人再出发。但旅行社凭借敏锐的职业经验判断,如果再等下去,这六个人也没有了,于是一个只有六人的旅行团组成了。可问题接踵而至——由于叙利亚属于一级战乱地区,很多保险公司都不肯接这单业务;如果没有保险,连个安心的保障都没有。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一家愿意接单的公司,每个人投了五百万元身故险。平安归来后,同伴在机场开玩笑:“保险失效,五百万没戏了。”

    毕淑敏从医学角度考虑,打算在七十岁以前多游历些地方,因为七十岁以后,人的身体机能下降,旅行会变得越来越难。“七十不留宿”,一旦你成为别人的累赘,就没人愿意跟你搭帮了。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它像离弦之箭永不回头,在还能行走的时候,应该把两只脚派上用场。

    行走的快乐和语言的魅力,使得毕淑敏的讲座妙趣横生。当我问小茶她的心得体会时,她说:“所谓体会就是只有身体力行,才能更好地领会。”至于打算,她也要像毕淑敏那样,用脚步丈量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