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夏天,万物生长(续)

        编者按

        转眼间,夏天已经来到,北京的大街小巷也早已装点了绿意。夏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也是毕业离别的时刻。挑战与奋斗,是属于夏天的主题,在这个万物生长的季节里,同学们也正在为未来而努力。

        本期,同学们继续书写了自己的夏日记忆:有的同学用音乐为养老院里的爷爷奶奶带来了欢乐,有的同学来到乡村享受了别样风光,有的同学在城市里漫步,还有的同学准备好迎接下一场挑战……

  • 初夏的成长

        张依凝(13岁)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二(5)班

        初夏,似乎一切又都恢复平静,鲜花的气息渐渐淡去,万物开始慢慢生长、酝酿,为盛夏的到来蓄力。而我也在这初夏时节成长了许多。

        那天我们钢琴社来到南苑社会福利中心,为那里的老人们弹琴。一路上,我不禁有些犯愁。我从小就很少和老人单独相处,唯一一个能经常见到的就是我的第一位钢琴老师。但她在我的印象里总是训我。

        大巴车在马路上奔驰,身旁的车窗就像一幅动态的油画,飞快地变换着。不知什么时候,道路两旁的杨树已不再是嫩绿,开始变得愈发青翠热烈。而我却仍担心着该怎么和那里的老人聊天,无暇顾及。

        养老院的活动室是一个摆满椅子、桌子,不大的房间。窗外是大门边种着的一排小树苗,为单调的活动室增添了点生机。陆陆续续,椅子上坐满了爷爷奶奶们,看着他们,我更有些紧张。我偷偷望向坐在第一排最中央的奶奶,身穿红色针织衫,戴着一副白手套,有着一头乌黑又茂密的短发,身旁的同学跟我说,那位奶奶已经91岁了!她虽然年迈,但依然神采奕奕。她好像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一怔,心里又多了点忐忑。就这样顿住了几秒后,她眯下了眼,对着我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如暖阳般和煦,温暖中掺杂着稳重与慈祥。悬着的心好像放下了些。

        活动期间,我来到观众席间,旁边的一位老奶奶使劲伸着双手叫我过去。我僵直地坐在她旁边,一脸紧张,不知说什么好。她主动牵起我的手,紧紧地抓着。这双手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布满皱纹,但仍然柔软温暖。她个子不高,坐在椅子上脚只能悬在空中,够不着地。“你上几年级呀?”她有些口齿不清地问我,“我现在上初二。”“啊,初二呀。初二好,初二,初二,初二……”她一遍遍地重复着,双脚向孩子那样前后晃着。她紧紧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松开。“原来和陌生的老人们相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们也有着可爱的一面。也许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我们来到他们身边,哪怕只是坐在她身旁让她牵着你的手,这已是他们最大的满足。”我对这些陌生的爷爷奶奶们突然产生了一种亲近感。我坐在他们身边,开始与他们畅谈。窗外的小树仍屹立在那里,沐浴着午后温暖的阳光。

        活动快要结束时,那位91岁的老奶奶突然起身,要给我们唱一首歌。她没有用拐杖,笔直地站在舞台中央,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直抵人心。她对我们说:“你们这些孩子就是希望,都是我们的宝贝。你们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有时间一定要再来啊!”我被她感染着,那一刻,望着那么多张慈爱的面孔,我好像正推开着他们心里的窗户,试着走入她们的世界,去关怀、陪伴他们。

        走出养老院的大门,阳光混合着微风拂在脸上,门口的小树似乎长高了不少。

  • 征画选登

        《蓬勃夏日》

        钱君如(10岁)

        北京十一学校一分校五年级(4)班

  • 夏天,梦开始的地方

        邓文笛(17岁)

        北京市景山学校高二(1)班

        2008年的夏末,我收到小学的录取通知书,满心欢喜地购置着各式各样的文具,带着对学校的憧憬与希望,开启了我人生的求学之路。那时的我,只是觉得上学很酷,背上的书包终于有了些许重量,里面装载的是知识,是梦想,更是未来。

        离别对于那时的我是一个多么遥远的词语,可时间把我向它一步步推进,直到我的第一个毕业季来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六年的时光对于我们来说弹指一挥间,留下的是从稚气走向成熟的面容,孩童间快乐纯朴的友谊,还有每一天学到的知识。快乐总是短暂的,当2014年的夏天过去,我发现身边坐满了陌生的面孔——该向前方行驶了。

        作为一名初中生,我背后的书包早已经比一年级时大了几号,里面有更多的书,代表着更多的课,承载着更多的压力,还意味着我离梦想更近一步。如果说小学六年时光是短暂的,那么初中三年可是飞快的。我总觉得一切才刚刚开始,能和大家一起并肩走很远很远,可当夏季不知不觉来临时,好像又忘记说了一声再见。2017年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大考——中考。一模,体测,二模,那个炎热的夏天,书堆中,烈日炎炎下的操场上,留下了我奋斗的身影。

        相遇就是一场漫长而又美丽的离别。还有一年,在奔赴高考战场之后,我又要与我现在的战友们分别,各奔东西。高考刚刚结束,我们走上了高三的起跑线。内心有一丝激动:我终于把十二年的征程,走到还剩下十二个月。但令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另一种情感——恐惧,从心底油然而生。我害怕和我的朋友们再见,我害怕我十二年以来的努力并没有自己期待中的结果,我怕我的梦想会只是个梦想。但我忘记了,我已经走过那么长的路,回头品味自己的成长足迹,我拥有着运动比赛中的魄力,有着为了背一篇课文一夜不眠的坚持,有着这么多年来知识的积淀。我已经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十二年磨炼为今朝,我足够强大。

        又是一年的毕业季,我已经整装待发,为明年属于我的毕业季做最后的一搏,行百里者半九十,我告诉自己:你准备好了。夏天是梦开始的地方,在圆梦的同时,梦也带着我们越走越高,越飞越远。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迎接明年夏天到来的途中,会有困惑,会有疲惫,会有失落,会有压力。当有这些情绪时回头看看那些年走过的路,回忆一下儿时的梦想,便会豁然开朗,斗志昂扬。幸福的人生是奋斗出来的,成长给你力量。

        在2019年的夏天我要向2020年的夏天喊话: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十二年前的憧憬,今天近在眼前的希望,你终于要来啦!我为你奋斗了十二年,希望在明年夏天,我会伴着亲爱的你,向更远的未来起航。

  • 夏之最

        刘倍加(12岁)

        北京市五中分校初一(2)班

        夏天,探一探门外。天空中抹了几层蓝色,而在层层蓝色之中点缀着一个金盘,散发着灼人的光芒。我拿着书包,走出门外,几枝深绿色的树枝半掩在门前。我绕着树干走了一圈,不禁对它感到了一丝不满:一丛丛的树叶任意地生长着,在夏天的烈光下显得杂乱,毫无对称感。

        不过,同一事物,从不同角度来看,会有不一样的景观,不凡的魅力。四季中的夏,通过经历不同的事件,才能在体会酷热之余,又能感受它清爽的魅力。这种不同角度的思维方式,也正是我的追求。

        书,是夏之最中的叶脉。坐上公交车,无聊包围住了我,似乎故意地延长了每一秒,时刻提醒着我每一秒的到来,离开。扫一眼周围,唯一引起我关注的是旁边在读书的一位女孩。好奇心驱使着我,瞥了一眼上面的字,原来她在读《小王子》。她似乎看出了我,抬头看了看我。“你看过这本书吗?”就是这句话打开了一份不寻常的友谊。的确,它不同寻常:当她转述里面所发生的情节时,每一次都会带出新的理解;当她说出人物所说的话语时,每一次都会找出新感悟。

        鸟,是夏之最中的叶片。突然,她指向外面的窗户中展现的一幅夏景,说:“看,树上有一只鸟,不,一群鸟!它们在叙说什么样的故事,谈论什么样的事件呢?我也想听。”我望了望她呆呆的眼睛,顺着她的眼神看了一眼窗外的鸟。鸟类就是普通的麻雀,鸟样也只是一般的棕黑色,如果一位普通人偶遇见了这一现象,想法会是什么呢?可能也就以为它们在捕食吧。又会有谁会理解它们之间交谈的话语呢?

        花,是夏之最中的叶丝。听到广播报出我要下的站后,我赶忙起来,对着女孩说了一声“这是我的站。”“等一等,”她抓住我,从书中拿出一片压好的夏花塞到我手中。“压花的过程真的很好玩,有时间你也试一试吧!再见了。”我本无赏花之目,也更无恋花之心。可是当我再次细看手中的花朵,那几片散发出淡淡香气的花瓣不仅代表着那酷夏时公交车上的奇遇,更代表着不同角度的奇旅。我攥着压好的花朵,冲着女孩点了点头,然后跳下公交车。

        走进了校园,一棵树立在教室楼前。在几束阳光的反射下,我绕着它走了一圈,惊奇地发现上面的树叶都变成了密密麻麻的不同色调的绿点,每一个都抹上了一笔不同的色彩,每一个都闪耀出自己不同的魅力。

        无论是来回品味一本书,想象小鸟所说的谈话,还是重新思考关于花的代表性,都是夏之最中的一种表现。的确,夏天的热气浸透在空气里,但这难道不是给了我们一个能充分享受海滩与海浪的时机吗?事物就是物体本身,但难道我们就有单面接受它的存在吗?不,它存在的意义是多重的,需要完成的使命是多样的。可是谁留意过它,认真倾听多种角色的它呢?在生活中,我们不要让自己的眼界被限制住,因为只有在开阔视野之后,才能全面地感受到事物不同角度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