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刘一达京味说老礼儿

        ▌杨艳梅

        随着时间的变迁、时代的发展,中国人的一些老礼儿逐渐被人所淡忘。如何重新了解中国人的传统礼仪,重新认识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著名京味儿作家刘一达先生的新作《中国人的老礼儿》,以独有的语言、生动的描述把我们带入“中华礼仪之邦”的文化体验中!

        《中国人的老礼儿》题材新颖,有深意。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的年轻人对中国老祖宗留下的“老礼儿”越来越陌生。刘一达先生的这本著作在选材上很新颖,很切合时代的需求,贴合现实的需要。荀子说:“隆礼贵义者其国治,简礼贱义者其国乱。”历史证明文化不仅影响一个国家的决策和发展方向,还能构成软实力以支撑一个国家的发展壮大。当下,传承传统礼仪文化对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一步提升文化软实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人的老礼儿》内容厚重,有嚼头。刘一达先生这本40万字的著作内容可谓全面广泛。他结合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实际案例,介绍了100条具有现实意义的中国人的老礼儿。内容不仅涉及个人的问路问候、穿衣戴帽、吃饭喝茶,还包括社会的尊师敬老、邻里相处、访友待客,同时也包含家庭中的爱子教子、过年拜年、过节祝贺等内容,可谓是一部礼仪的百科全书。同时,刘一达先生在内容的选择上十分注意破除糟粕,吸取精华,重视对精华部分的继承与发扬,是中国老礼儿与今日新规矩的融合。用他的话说,有些老礼儿已然过时、已不适用,有些带有封建迷信色彩亦属糟粕、理应破除,但在老百姓日常生活和社会交往过程中沿袭数千年的老礼儿,还是有必要继承和发扬的。孔子说:“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作为现代人,有些老礼儿还是应该懂得的,不懂就要闹笑话,不懂就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中国人的老礼儿》情节独特,有创新。随着历史的进步,即使是传统文化的精华部分,我们也不可能原封不动地照搬照抄。正如著名余心言先生在序中所言:“只有随着客观条件的发展而不断创新发展,才能真正适应今天人们的需要而显出勃勃生机。”刘一达先生的这本著作在情节设计上,巧妙地采用对话的形式,通过与一位海归女青年的对话,将场景设计真正融入到我们的实际生活中,使读者喜欢读、易读懂。书中塑造了年轻的“美女”小宁,90后海归,外资企业白领,围绕小宁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与笔者的交流探讨,引出中国人的老礼儿,而且每一章节之间又是环环相扣的,使人看完这章还想看下一章。比如,开篇第一章小宁找保安问路,“哎哎的”没人搭理,笔者告诉她要使用尊称“大爷、大哥”。小宁不服气,认为“见了长辈叫大爷大妈,见了平辈叫大哥大姐,要是见了经理,也大爷大妈地叫不合适”。所以第二章就从“称呼什么看对象”谈起,提到中国人的称呼很讲究,要区分不同场合、不同地点和不同身份。

        荀子说,“人无礼则不立,事无礼则不成,国无礼则不宁。”中国人不但要懂老礼儿,还要身体力行和继承弘扬。因为对我们而言老礼儿并没有过时,许多老礼儿在现代生活中还在应用,它教育人们如何生活、做人,如何处理人与自然、世界、他者的关系,筑牢让一代代人坚定不移的精神之基。传统礼仪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是一项基础性、长期性、系统性的综合工程,需要多个方面的努力与协作,也需要不同视角的思考和探索。

        首先,传承礼仪文化需要从礼仪教育抓起。我们的礼仪教育应该先从娃娃抓起,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所以父母要从孩子的日常生活入手,重视从孩子的生活起居、衣食住行、与人相处等方面引导、规范孩子的行为,培养孩子的礼仪素养。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学校又成为礼仪教育的重要阵地。学校礼仪教育应该贯穿学生的整个学习生涯,从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每个阶段都是礼仪文化教育的黄金期,可以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特点,开设适合的课程加大对传统文化的经典教育,开展形式多样、生动活泼的学校礼仪教学活动。到社会层面,礼仪教育更加宽泛,涉及每个公民。这就需要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倡导,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和宣传,通过开展各种礼仪规范教育,推动形成全社会崇尚礼仪道德的良好风气。

        其次,传承礼仪文化需要创新性的发展。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传统礼仪文化处在一个不断创新和发展的过程。中华礼仪文化的精华要传承,也有必要融通古今中外,推出具有时代性、民族性的中华礼仪规范,以实现和谐社会的美好理想。需要在内容和传播渠道上进行创新,推动中华传统礼仪文化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再次,传承礼仪文化需要加强相关的研究工作。一个礼仪缺乏的社会,往往是不成熟的社会。而一个礼仪标准不太统一甚至存在矛盾的社会,往往是一个不和谐的社会。如今的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在物质、精神、文化等各个层面都急需一套完整而合理的价值观进行统一,而礼仪文化无疑是这种统一的“先行军”。为此开展传统礼仪文化的潜心研究,将符合现代文明发展的礼仪文化展示在众人面前,是一项多么重要的工作。作为基层党校的一名研究人员,我确实体会到开展研究工作的重要性,也更能体会到刘一达先生在搜集整理中国传统礼仪礼俗文化中所作出的贡献、起到的作用。

        图片选自《中国人的老礼儿》

        (刘一达 著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 名为娱神 实为娱人

        ▌傅奕群

        庙会作为民间文化娱乐活动的一部分,许多民间艺人会在庙会上进行表演。如戏曲、相声、双簧、秧歌、高跷等。中国幅员辽阔,南北各地的风俗都不太一样,但是每逢庙会,戏曲表演的习俗却是比较普遍的。

        明清时期,无论南北,庙会的内容几乎都少不了戏曲表演这一项。以江南为例,立春前一日有迎春戏,正月十五有上元戏,清明节有踏青戏,四月初八有浴佛戏,五月初五有龙舟戏,七月初七有王母娘娘庙会戏,七月十五有中元戏,八月十五有中秋戏……这些戏曲演出,有的三五天,有的七八天不等。小城镇一般只演一台戏,大城市庙会则有两三台,甚至数台戏竞演。

        一年到头,各种名目的庙会演出,也把诸神“吵”得目不暇接,耳不胜听。庙会的表演,名为娱神,实为娱人。除了宗教性的信仰习俗意义外,还有经济意义。在这种人杂八方、商贾云集的大型聚会中,庙会表演实际上起到了广告宣传的作用。庙会表演吸引了更多百姓前来庙会娱乐、消费,客观上促进了商品交易的繁荣。

        庙会的又一重要活动,即是商品贸易。庙会,与其说是人们宗教信仰的活动场所,不如说是平民百姓集中娱乐的场所和繁荣热闹的商品交易会。这样的特性,也给来逛庙会的人们带来很多方便。

        在庙会上做生意的,主要有三种人,一是在庙里或寺庙附近租房经商的坐商,他们开店坐卖,常年售货,不管是否有庙会活动,每天都会开门营业;另一种是外地行商,他们以赶庙会为主要经营方式,在庙会前便来到此地,在路边或寺庙附近搭棚摆摊,将货物运入,或存放在寺庙中,在庙会期间销售;还有一种是流动的小贩,他们有的挑担,有的推车,或背包挎篮,做的多是一些风味小吃、儿童玩具、小百货、民间工艺品等小买卖。有些行商和小贩,还会专门跟着庙会走,哪儿有庙会,他们就在哪儿经商。

        这些庙会活动,既给老百姓娱乐、购物提供了方便,还活跃了市场,丰富了人民日常的文化生活,是极具特色的民间商业习俗之一。

        如今的庙会,已开始摒除其落后的一面,除了保留一些传统的项目之外,庙会上的集市贸易则更加兴旺,传统的民间文艺节目和民间风味小吃也丰富多彩,尤其是许多旅游纪念品的摊子上,光顾的客人最多。这种新式的庙会,被赋予了新的内容,也极大地活跃和丰富了人民大众的文化生活。         

        (完)

  • 判刑

        ▌雨果

        爱丝美拉达脸色苍白,一瘸一拐回到审判大厅。听众表露出等得不耐烦转而满意的情绪,如同看戏的人终于盼到最后一段幕间休息结束,幕布重又拉开,演出接近尾声了。法官方面所表露的情绪,则是可望很快能回去用晚餐了。

        “吉卜赛姑娘,”庭长说,“您承认兴妖作怪,卖淫,并杀害浮比斯·德·夏多佩的全部罪行了吗?”

        姑娘一阵揪心,只听见她在黑暗中啜泣,声音微弱地回答:“你们要我承认什么都行,但是快点儿杀死我吧!”

        “宗教法庭检察官先生,”庭长又说道,“本庭准备听取您的公诉状。”

        夏莫吕打开吓人的大本,以控诉的夸张声调,伴以频频的手势,宣读一大篇拉丁文演说词。

        公诉状十分冗长,但结尾部分令人绝倒:各位大人,妖术一目了然,罪行昭明较著,犯罪意图也已成立,因此,我们从矗立在纯净的老城岛上的、拥有初高级一切司法权的巴黎圣母院这一圣殿名义,根据本诉状的内容,宣布以下几点要求:第一,判以一定数量的罚款;第二,令其在巴黎圣母院大门前悔罪;第三,判处该女巫及其山羊死刑,或在俗称河滩的广场,或者到塞纳河上这座岛子之外,在靠近御花园尖角的地方执刑。

        一个身穿黑袍的人,从被告旁边站起来。他是被告的辩护律师。法官们饿得慌,开始低声抱怨。

        “庭长先生,”律师道,“既然被告招认犯了罪,我只讲一句话。撒利克法典有这样一条:‘一个女巫如果吃掉一个男人,并且供认不讳,她就要付八百德尼埃罚款,合二百金苏。’请法庭判我的当事人付这笔罚金。”

        “表决吧!”一名评议官发言,“罪行确凿,时间也晚了。”

        于是当庭付于表决,法官都急着要走,就以帽子表示赞成还是反对。庭长低声向法官们提出事关人命的表决问题,昏暗中隐约看见他们一个接一个摘下帽子。可怜的被告好像在注视他们,可是混浊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

        接着,录事开始登录,然后将一长卷羊皮书呈给庭长。

        这时,不幸的姑娘听见一个冷酷的声音说道:“吉卜赛姑娘,由国王陛下指定日子的那天正午,您只穿内衣,赤着双脚,脖子套着绳索,乘大车到圣母院大门前,手执两斤重的大蜡烛进去悔罪,然后押往河滩广场,在本城绞刑架上处以绞刑,您这只山羊也同样吊死;此外,您供认犯了兴妖作怪、卖淫、杀害浮比斯·德·夏多佩先生等罪行,还必须向教会法庭交纳三枚金狮币赎罪。愿上帝接收您的灵魂!”

        “噢!这真是一场梦!”爱丝美拉达自言自语,她感到粗暴的手将她拖走。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