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捷克文学·《女观众》之《临时代演》

颠簸在路上

介于快乐和悲伤边缘的幽默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6月20日        版次: 40     作者:

    ▌兹旦内克·斯维拉克

    西姆萨克与两个被狗牵拉着朝前走的疯子擦肩而过,随后又被一位男子挡住了去路:大衣敞开,醉醺醺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傻笑。那人向他张开双臂,还没等西姆萨克开口呵斥“又这么晚回来”,年轻人就以异乎寻常的热情一把抱住他,满嘴酒气扑面而来,他贴在西姆萨克耳边激动地说:“爸爸,你这个傻瓜!多美啊!”

    儿子说这话时语调很特别,隐约透出感激,仿佛西姆萨克对他的那个美也有所贡献似的。于是父亲不忍心再责骂眼前的醉汉,不想败坏他的兴致,只是挣脱开儿子的怀抱,说:“赶紧回家吧,好好睡一觉。”

    人行道旁,一辆伏尔加轿车停在那里,车灯亮着。西姆萨克伸手去拉前车门的把手,然而司机示意他坐到后面。“早上好,让您久等了。”演员西姆萨克费劲地坐进汽车。司机含混不清地嘟囔了句什么,算是答复。然后,车子启动了。

    车后座上不止西姆萨克一个人,在黑暗中,他认出是维诺赫拉德剧场的矮胖子演员马德尔纳。西姆萨克伸出右手,想和他打招呼,却发现马德尔纳睡着了。

    “天气转冷了,对吧?”西姆萨克压低嗓音朝前面说。司机似乎点了下头,但也可能是路面颠簸造成的,实在算不上对他的回应。

    汽车行驶在空落落的大街上,颠簸不停,如同一艘轮船在波浪里摇摆前行,这让西姆萨克饥肠辘辘的胃很不舒服。

    “路上我们停下来喝杯咖啡,可以吗?”他再次尝试和司机搭话。

    司机瞥了一眼仪表盘上的时间,说:“恐怕不行。”西姆萨克对这种做派已经司空见惯,电影制片厂开伏尔加车的司机们对跑龙套的以及二流演员们,就是这副嘴脸。假如西姆萨克是一位明星,司机一定会荣幸之至地请他在副驾驶位上落座,并殷勤地寒暄,半途停下车陪他喝一杯咖啡,可惜瓦茨拉夫·西姆萨克只是个二流演员。

    车子在那条黑漆漆的公路上行驶,已经将布拉格远远地抛在身后。突然,一声尖厉的刹车声响起,西姆萨克的头猛地磕到前面。睡得正酣的马德尔纳也被甩起来,脑袋撞上了车顶棚,发出沉闷的声响。司机把手伸向右侧,摇下车窗玻璃,冲着黑暗怒骂道:“你不会刹车呀,白痴!”

    那位头戴帽子,把耳朵遮得严严实实的男子依然自顾自地蹬着自行车,没有反应,貌似脸上还带着笑。

    “您一定撞疼了吧!”西姆萨克对马德尔纳说,却惊愕地发现这位矮胖的同事并没有醒来,依然在酣睡。伏尔加车重新加速驶出去,冰冷的空气从敞开的车窗扑进来。西姆萨克在寒风中坚持了片刻,鼓起勇气说:“劳驾,您可以把车窗关上吗?我一感冒,嗓子就会出不来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