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典·《巴黎圣母院》

圣殿避难

法国中世纪的黑暗与脆弱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6月20日        版次: 40     作者:

    ▌雨果

    在尖拱门道上面一层的列王雕像廊上,有一个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脖子伸得很长,五官形状怪异,要不是身穿半红半紫的彩服,还真让人以为是一个石头怪物。

    他早将一条打了结的粗绳放下去,垂到台阶上,另一头牢牢系在走廊的一根柱子上,然后静静地观望。当刽子手的助手要执行夏莫吕的冷酷命令时,突然他一个箭步跨出走廊栏杆,抓住绳索,手脚和膝盖并用,从教堂正面滑下去,像猫一样迅疾,冲向两名打手,抡起两只大拳头将二人打倒,一手托起埃及姑娘,纵身一跳进了教堂,将姑娘举过头顶,以雷鸣般的声音高呼:“圣殿避难!”

    这一举动突如其来,兔起鹘落,如果在夜晚,那就是完全发生在电光一闪的瞬间。

    “避难!避难!”民众也随之高呼,同时千万双手热烈鼓掌,使得卡希魔多的独眼射出快乐自豪的光芒。

    女犯苏醒过来,睁开眼,一看见卡希魔多,急忙又闭上,像畏惧她的救命恩人。

    夏莫吕,以及刽子手和全体押解人员,一个个都呆若木鸡。的确,一进入圣母院的墙垣之内,女犯就享有不可侵犯的权利了。大教堂是一个避难所,世俗的任何司法权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卡希魔多在正中大门口站住,两只脚像粗重的罗曼石柱一样立在地面上,他那头发蓬乱的大脑袋缩进肩膀里,活像没有颈项而只有鬣毛的一头雄狮。他那样子就像觉出这是精美宝贵的物品,他的手是不配触摸她的。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把她紧紧搂在凸凹不平的胸前,俨如他是这孩子的母亲;他那鬼一般的独眼俯视姑娘,向她倾注无限柔情、沉痛和怜悯,继而又猛然抬起来,放射出灼灼的光芒。

    妇女们又是大笑,又是流眼泪,群众都热情地跺脚,因为此刻,卡希魔多真的显示出他的美。他这个孤儿,这个弃婴,这个遭唾弃者,此刻他感到自己又威严又强大。这么畸形的人来保护这么不幸的人,受自然虐待和受社会虐待的两个极端不幸,如今相互接触,相濡以沫了。

    卡希魔多胜利示威几分钟,又托着姑娘冲进教堂里。忽然他出现在法兰西列王廊的一端。过了一会儿,他又出现在上面的平台上。最后,在大钟的钟楼顶上,他第三次出现,仿佛要从那高处,向全城炫耀他所搭救的姑娘,连续三遍狂呼:“避难!避难!避难!”如雷的声音响彻云霄。“好啊!好啊!”群众也跟着喝彩。

    克洛德·弗罗洛用以捆住埃及姑娘,也捆住他自身的命运之结,就这样被他养子猛然斩断,而这突变发生的时候,他并不在圣母院。他从暗门溜出去,时而走,时而跑,慌不择路,也不知道去哪里。他出了城,继续逃跑,来到乡间荒野,停下脚步。他想到毁掉他又被他毁掉的那个不幸姑娘。但他不懊恼,也不痛悔,宁肯看她落入刽子手的掌心,也不愿看她投入队长的怀抱。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