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奖励非奖利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6月20日        版次: 44     作者:

    薛元明

    “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是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其实这不仅仅是对孩子的要求,在书法圈内,“输不起”已成为多数人的一种“共识”——可怕的共识。现今一些书家为什么拼命地参展甚至还要获奖?因为常有一种“输不起”的观点在弥漫。当整个社会上升渠道狭窄,资源越来越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多数人成为少数人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自由选择度越来越小时,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

    当书法家的目标不是书法本身时,书法就成了工具。“最好的”解释:书法家也是人,也要吃饭而且要吃得好,就必须成为成功人士。许多成功人士是如何成功的?没有人考究过,只在乎结果。书法可以崇高如云霞,获奖则是物质化的。所谓名利,最终都要落实到“利”字之上。

    就目前而言,“获奖”行为在书法圈已太多太滥。书法奖项持续膨胀,含金量被稀释,尽管社会上对于获奖存在一些“非议”,但不碍书法圈内各路人马趋之若鹜甚至疲于奔命,说明获奖仍是“有用”的,否则怎会有那么多人追捧?而目前书法获奖的非书法因素实在太多,所以每次获奖必定会有遗珠之憾,有不遇之悲,有难言之隐。评审权力也是一种权力,表面上的学术研讨、庆典论坛,本质上也许是滥用公共资源,沽名钓誉,把文化作为腐败的载体和招牌,后果更加严重。“层出不穷的大师”和“让人大跌眼镜的比赛评奖”,正是文化腐败的体现。至于怀着急功近利的心态,则是更让人忧虑的“潜意识腐败”。

    功利思想和功利主义并非原罪,但是,当太多人都相信,方法和方式并不重要,目的正当可以不择手段,只有成功,尤其是物质上的成功才是唯一具有价值的追求时,功利主义可怕的一面才会显现出来。书法圈内,似乎只有获奖者才会被记住,受到尊敬,有巨额收入,所有的“不择手段”会因为所谓的成功而变得无足轻重。评奖如果真正按照“学术为公器”行事,有利于学术的进步和繁荣。公众期待完美的评奖。

    评奖和获奖所引发的过度竞争,无疑会导致精神层面的世俗化甚至过度世俗化,导致真正的知识分子消失,人文心灵的缺失。书法需要气度,雍容自然的气度,在紧张窄迫的环境中是无法具备的,要培养这种气度,需要的不只是传统文脉的滋养和濡染,更需要有腾挪转身的空间。大师不是奖金催生出来的,有时反而是贫穷出大师,物质匮乏,精神解放,“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一个有志于书法的人来说,“最高奖”应该是有一件能够足以传世的经典。

    针对泛滥成灾的所谓大奖,须坚信:获奖的道路不是通往经典之途径。对照先贤,历史中的经典之作,从来不是因为获奖刺激而创作出来的,最终只有留待时间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