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用户诉“今日头条”侵犯隐私权

        本报讯(记者林靖)认为“今日头条”APP在《用户协议及隐私条款》中未明确将收集用户个人信息,却擅自上传并保存其通讯录,严重侵犯了用户隐私权,违反了信息收集的“合理、必要”原则,用户刘先生当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赔偿金1元。

        上午,刘先生向法庭陈述,他在注册“今日头条”账号过程中,阅读过注册账号需同意的《用户协议及隐私条款》,在涉及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范围时,被告公司仅明确提出了在使用“今日头条”软件及相关服务获取信息的过程中,会涉及到“日志信息”、“设备或应用信息”、“位置信息”等用户个人信息类型的收集,但完全没提到该APP会读取或上传用户通讯录信息的情况。

        “在我更换手机安装使用‘今日头条’APP并明确拒绝授权其读取通讯录时,该APP仍可向我推荐原手机中通讯录好友的联系人信息,在‘推荐’频道下仍可见原手机通讯录中的联系人账号。”刘先生称,这充分说明“今日头条”APP在未经其允许、未充分告知他的前提下,仍然保有其通讯录内容,仍可向其推荐之前的通讯录联系人。

        刘先生表示,在未告知及说明的情况下,“今日头条”APP擅自上传其通讯录的行为严重侵犯了用户个人隐私。而通讯录信息作为极为敏感的个人信息类型,对个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等十分重要。《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一条中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今日头条”APP是咨询推送平台,用户使用目的在于获取新闻资讯,而读取用户通讯录的行为让他不明其意义为何,“今日头条”的行为显然违反了“合理、必要”原则。刘先生认为,被告软件声称的智能算法不仅未充分提供资讯便利,而且让其个人信息、隐私更多暴露在网络,所以向法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

        但在法庭上,“今日头条”APP运营方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代理人提出,刘先生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涉案头条账号是由他实际使用的,也未证明出现在涉案头条账号添加好友页面推荐人列表中的用户是其通讯录联系人,属其个人隐私信息,因此刘先生并非此案适格主体,无权提起本案诉讼。

        至于通讯录信息,该公司认为这不属于原告个人隐私信息,电话号码在日常民事交往中发挥信息交流作用,不但不应保密,反而是需要向他人告示。虽然通讯录中包含有个人姓名、电话等信息,但这些并非是原告本人的信息,而是其社会网络成员的信息,故该等信息不属于原告的“隐私信息”。

        该公司还辩称提供服务过程中,读取、上传和存储原告的通讯录信息,事先已对其告知,且得到其明示授权,因此并不侵害其隐私权。

        至记者发稿时,庭审还在继续。由于此案涉及互联网产业发展与个人隐私权保障的协调问题,对于智能算法、个人信息保护、智能APP产业发展等热点问题的调研、确立此类案件审判规则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备受关注。

  • 面部整形留后遗症 顾客状告美容院

        去年,张女士花费13万元在一家美容院进行了面部整形,术后其出现了面部塌陷、头疼的后遗症。张女士将美容院诉至法院,今天上午,本案在丰台法院右安门法庭开庭审理。美容院表示,其只是合同的担保方,手术是由有资质的医美医院进行的。但医美医院工作人员在法庭作证称,其仅是场地提供方,张女士的具体手术安排是美容院进行。

        花费13万做医美手术

        2017年底,张女士经朋友推荐,来到了丰台区一家美容机构。对方向她推荐了面部整形手术,在朋友的多次游说下,张女士动了心。

        美容院承诺手术是为张女士免费“打板”,手术成功后张女士为美容院免费宣传,缴纳的13万元费用快则三四个月,慢则一年就能全额返还。于是,张女士与美容院签订了合同并交纳了费用,在去年进行了埋线面部瓷雕整形项目。

        “那天我稀里糊涂被他们领到一个不知道的地方,给我做手术的也不是美容院的人。”后来张女士才得知,手术地点是另一家医美机构——北京臻瑞尚美医疗美容整形医院(简称臻瑞尚美医院)。手术全程是由一个男子进行的,周围人称其为“高院长”。

        术后出现头疼后遗症

        不幸的是,手术后张女士发现自己面部、额头凹陷,且时常头疼。就医时,医生认为其手术部位存在炎症,建议她将植入的器械取出。

        张女士说,手术后自己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面部高低不平,还出现了口部歪斜的症状,又去做过几次修补,但情况并没有改善。

        在联系美容院时,张女士发现美容院的注册名称已经变更过两次,因害怕美容公司“跑路”,张女士将美容院运营方北京嘉盛壹美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嘉盛壹美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双方签订的美容医疗服务合同和报销协议无效,并要求对方返还整形费用13万元。

        庭上两机构互相推诿

        今天上午,本案在丰台法院右安门法庭开庭审理。而嘉盛壹美公司对张女士的诉求一一否认,称高某、姚某均与其公司无关,公司只是美容手术合同的担保方,

        嘉盛壹美公司举证称,进行手术的臻瑞尚美医院具有医疗美容服务资质,而医生高某则是在该医院执业的医生,手术全程是合规的。但术前张女士的血液检测报告显示,报告是由北京东大肛肠医院作出的。

        “我们没有独立的化验机构,所以是跟医院合作的。”臻瑞尚美医院的工作人员称,当天只是为嘉盛壹美公司提供了手术场地,除了帮忙送检外,手术流程都是嘉盛壹美公司安排进行,医生高某与臻瑞尚美医院也并无关系。

        “如果对方不满意,我们可以帮她重新安排相应的项目。”嘉盛壹美公司表示,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张女士的症状与手术有关。但张女士已不敢再尝试不正规的医美服务,“我已经承受了这么大痛苦,不能拿我的命再去尝试了。”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本报记者 刘苏雅  

  • 图片新闻

        昨天,东四五条幼儿园的20多名师生到东城消防救援支队北新桥中队参观学习。小朋友们参观车辆器材装备、器材演示和水带操法表演,过了一把“消防瘾”。本报记者张宇 通讯员李亚军摄  

  • 海淀警方开出首张“反恐罚单”

        本报讯(记者林靖)今天记者获悉,海淀区一家酒店因置安全责任于不顾,屡次发生不落实住宿登记制度受到处罚,被海淀公安分局开出首张“反恐罚单”。

        因未按规定登记旅客住宿信息,海淀区一家酒店于今年3月被海淀警方责令停业整改,两个月后,警方复查时发现该酒店仍存在同样违法问题。6月10日,海淀警方依据《反恐怖主义法》对该酒店处以10万元罚款,其责任人也被处1000元罚款。

        海淀警方表示,下一步将加强对辖区内旅店、洗浴的检查,规范行业经营管理。警方提醒旅馆业、物流寄递等重点行业场所经营者、服务者,应依法做好实名制登记工作,严格落实主体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