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狂飙的快递车该怎么管住

        超速行驶、逆行闯线、无视红绿灯……随着外卖和快递服务的深入人心,在北京的街头上行驶的摩托车、电动车也越来越多,不过这些行业在方便了市民生活的同时,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种种违反交规的行为却屡禁不止,成为交通管理的一大难题。

        ■路口逆行、闯红灯、闯白线

        今年1月,上海市交管部门对外卖骑手多发交通违法行为类型进行了统计。其中,“驾驶电动自行车逆向行驶”排在交通违法行为第一位,其次是闯红灯、违法停放等行为。

        那么,北京的情况到底如何?前天下午,在安定路小关路口,随处可见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穿行的身影。记者在路口西南角观察了5分钟,沿辅路逆向行驶经过有3人;闯红灯、斜穿路口的有5人。此外,一些外卖员在车身上安装了手机支架,骑行过程中还不断操作手机,驾驶行为十分危险。

        在诸多交通违法行为中,“闯白线”成为了最常见也最不容易发现的违法行为。由于车辆停在了主路与辅路之间,在此处正常右转弯的机动车不得不放慢了速度。正巧一辆铰接公交车经过,车上的乘务员开了外放:“拐弯儿啦,都后退一点儿”。这时,两名跑到白线外的外卖小哥才踉踉跄跄地把车“蹭”回了一点距离。

        记者还注意到,乱闯公交专用道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在奥体东门外的一段路,最右侧车道被划作了公交专用道,启用时间为早6点到晚10点。不过在周二下午,从14点20分开始的5分钟内,就有4辆闪送和外卖车辆“借道”这里,其中一辆还是悬挂临时车牌的超标电动车。

        ■非机动车道当成停车场

        在安定路安华发展大厦门前,一辆送快递的三轮车和外卖车停在辅路非机动车道上。记者注意到,这条2.5米宽的非机动车道用护栏与机动车道隔开,但三轮车本身宽一米,相当于约一半路幅被挡住无法通行。有了这两个“拦路虎”,所有路过这里的车,都得刹个闸,拐个弯。在记者蹲守的半小时时间内,这两辆车的主人始终没有出现。

        还有的外卖员把非机动车道当做了临时休息点。在朝阳路慈云寺到东八里庄的一段路上,不少外卖员把外卖车停在机动车道,有的外卖员把脑袋靠在车后座上,腿翘在车把上,就这样在路边仰头睡觉;也有的骑在车上,戴着耳机刷手机。路旁一位文明引导员告诉记者,由于这片餐馆比较多,不少外卖员中午会选择在这边打盹,到了晚餐时间继续接单。“看样子挺辛苦的,但是在路边休息也不是个事儿啊!”

        ■快递摩托车跑进环路主路

        目前,外卖配送主要以电动车为主,而号称“同城1小时速递”的闪送则以摩托车为主。相比于速度较慢的电动车,摩托车的行驶速度更快,违法行为更加突出,危害也更大。根据本市关于摩托车的禁限行规定,二、三、四、五环主路全天禁止摩托车通行。不过许多市民反映,在三环、四环主路上,却经常能见到闪送骑行在车道上。

        周二下午,记者在北四环望和桥内环方向看到,几乎每分钟都会有一两辆摩托车从主路驶过。从14点45分到14点52分的7分钟里,共有15辆摩托车经过,其中光是闪送及外卖摩托车就有6辆。

        由于普通摩托车比较灵活,即使遇上交警在主路查车,也经常上演“猫鼠大战”。市民汪先生告诉记者,一次在经过分钟寺桥时,遇到过交警在主路进行检查,交警发现违规上路的摩托车,刚要上去拦,摩托车便钻车缝溜走了。“其实也能理解交警的难处,路上特别堵,摩托车开起来又灵活,有时交警也没法追上去。”

        ■外卖快递如何治理?

        近年来,随着外卖和闪送行业兴起,街上跑的电动车增多,违法行为越来越突出。到底该如何治理?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表示,首先需要工商部门、交管部门等联合加强管理整治。具体而言,工商部门要加大对销售违规、超标电动车的整治,交管部门要加强对电动车未遵守交通规则、侵占路权现象的治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除了骑行者自身原因外,外卖和速递平台对时间的苛刻要求,也成为了违章行驶的幕后推手。

        在一些速递产品的推销广告中,商家更是把投递速度当成了业务宣传点。以闪送为例,其官网的明显位置打出“5公里平均23分钟送达,10公里平均33分钟送达,15公里平均39分钟送达”的广告语。如果按照10公里与15公里的时间差计算,骑手在这5公里间的平均时速达到了50公里,已经接近城市主干路的最高限速。提到超速行驶,外卖小哥也有自己的苦衷。当了1年外卖送货员的小张告诉记者,自己午餐、晚餐最忙的时候,同时要接五六个订单,而每个订单从接单开始,只有30到40分钟的送达时间。“刚送完一单,另一单又续上来。超时就会罚款,顾客给差评,半天就白干了。”

        记者了解到,目前外卖配送平台的数量及薪酬计算方式五花八门,十分复杂。一些平台既有自己的专送渠道,又有来自合作平台的众包配送,其中还有全职兼职之分。一些外卖合作商对于配送有着严苛的要求,同时缺乏对外卖配送员最基本的保障。“解决外卖‘狂飙’的问题,首先要捋顺外卖人员的薪酬管理机制。外卖平台也要承担起自我监管责任,适当减少劳动强度,也有助于让外卖小哥的车子慢下来。”  本报记者 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