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翻看尘封档案 重读京城往事

        6月9日是国际档案日,全市档案部门围绕“新中国的记忆”展开了丰富的主题活动。其间,北京市档案馆联合16个区档案馆共开放档案2144卷、24.3万件。其中,市档案馆2.4万多件档案,涉及单位12家。记者跟随档案馆专家,一页页翻开这些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档案,透过泛黄的纸页,重读北京城的一段段往事。

        开放天安门城楼▶ 以主动姿态展示中国形象

        天安门城楼既是中国的政治象征,也是北京市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但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天安门城楼还是由天安门管理处封闭管理。1981年有关部门决定,天安门和正阳门城楼正式对公众开放。在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的一份题为“1981年5月北京市天安门管理处关于天安门、正阳门城楼对群众开放的报告”的档案中,可以看到天安门城楼开放之初,观众们参观的情形。

        档案记载,“为供广大群众和外宾参观天安门城楼,大厅内拟按过去‘五一’‘十一’节的形式进行布置,打开大厅前大门,用栏杆拦上,观众只在门外参观,不进大厅。”参观时间是每周开放五天,“每天上午八时半至十一时;下午一时半至四时。”并提出,“为满足广大群众需要,建议将正阳门城楼也同时对外开放……把箭楼恢复到解放初期的活动形式,作为文艺场所,演出电影戏剧等。”

        这份报告对每日参观者人数进行限制,规定内宾、华侨、外宾售票进入参观,以主动的姿态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形象、展示北京的形象。“那时,很多参观者都十分激动,在留言簿上留下感受、记录心情。可以说这是一份北京现代历史和北京旅游史上的重要史料。”档案馆有关专家介绍道。

        密云水库封山育林▶ 50年前提出保护绿化成果

        密云水库是北京的重要水源地。在北京市农林局1962年的一份题为“国营北京市密云水库林场关于确定林权、保护绿化成果的请示报告”的档案中,可以看到上个世纪60年代,北京市相关部门对于保护密云水库的绿化成果所作出的努力。

        根据档案内容,1960年为了利用荒山、保持水土,2万多名工人完成了在荒山造林2000万株的成绩。但是,造林容易守林难,加之水库移民大量回迁,开坡燎荒、放牛放羊,如何护绿护林成为林场的头等大事。经过统计、分析和调查,为了平衡社员割草、挖药材、打猎、采集林副产品的需求,密云水库林场提出适当划清林牧界限、封山育林的科学化管理模式。“这与现今倡导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思路可谓不谋而合,有着同样的效果。这份档案充满数字与细节,是反映上世纪60年代初林业发展的一份饶有趣味的史料。”市档案馆的专家指出。

        修复老危八里桥▶ 16万元精打细算组织施工

        从北京城区沿京通快速路前往北京城市副中心,必然经过通惠河上的八里桥。八里桥原名永通桥,始建于1446年,因距通州八里而得名,是全国重点文保单位。

        从一份1984年题为“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关于送上修复八里桥(永通桥)的预算请示及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北京市财政局的批复”的档案中,可以看到当时八里桥的基本情形,“通惠河上的八里桥是一个老旧危桥,每逢河水上涨,该桥严重阻水。近几年来,市政工程管理处计划改造修复,但由于该桥属文物而未能按计划进行。”为了尽快落实桥的修复问题,1984年1月召开了市政局、文物局、规划局等8个单位的会议,决定由市文物局组织设计和施工,并要求早日提出方案。

        1984年5月28日,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向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报送了修复八里桥的预算方案,并陈述修复中存在的困难。“由于我局没有搞过修复古桥工程,并且也没有这方面的技术人员,同时对施工单位也不熟悉。现联系到市友达服务社东方艺术雕塑厂承担这项任务”,请示是否可行,并请求批示。

        这份档案记载,1984年6月,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市财政局对这份预算请示签发了批示,表示同意。在当日关于“修复八里庄桥所需费用的批复”中提道,“关于修复八里庄桥所需费用问题,经研究同意援给16万元,望认真组织实施,精打细算,充分发挥资金效益。”

        在此后的数十年岁月中,八里桥几经修缮一直使用至今。

        勇斗歹徒壮烈牺牲▶ 为公交售票员曹振贤立碑

        “当一段历史渐行渐远的时候,再次回顾与凝视,我们会从中体会到一个时代的脉动,其中的激情与静穆、荣耀与遗憾,都化为一首凝固的史诗,铭刻于史册之中。”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秘书长吴洪亮曾经这样说过。

        而在1984年一份题为“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首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关于国庆前夕建成九座城市雕塑保护问题的通知和九座城市雕塑名单、曹振贤烈士纪念碑碑文”的档案中,则记述了在新中国成立35周年国庆前夕,在市区公园绿地内陆续建成了9座城市雕塑。如今,这些雕塑已成为呈现北京文化特色的名片。这份档案中列举了当年新建雕塑的具体位置,其中包括位于会城门公园的曹振贤烈士纪念碑。

        “一九八零年二月十七日,春节正月初二之夜,鞭炮声声,万家欢腾。北京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售票员曹振贤,为照顾同伴回家团圆,主动代值夜班,奔驰在二十一路公交汽车路线上。行至终点站时,忽有歹徒四名登车寻衅,振贤挺身而出……”档案记录了来自河北青县21岁的青年曹振贤见义勇为的事迹。

        在1984年3月17日的《北京日报》头版新闻中,刊登了一则《市府决定为曹振贤烈士立塑像》的消息:“北京市人民政府决定,在曹振贤烈士牺牲地点附近的会城门公园内,为他建立大理石塑像,供广大人民群众瞻仰,以励后人。塑像计划于今年十月一日前落成。”如今,这座曹振贤烈士纪念碑被列为区级烈士纪念设施,成为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和共产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

        本报记者 孙乐琪  

  • 近视不只是眼睛的问题

        人物简介

        王伟明,北京中医药大学眼科学博士后,东城中医医院副主任医师,运用传统中医“洗、蒸、熏、灸、点眼、按跷、眼针”,外敷内服增视明目中药,形成一整套应用中医“六术”全息针灸疗法。擅长治疗青少年近视、弱视、斜视、散光、干眼症、眼底病、视神经炎、白内障、视网膜色素变性、虹膜炎、角膜炎、巩膜炎等疑难疾病。

        近视已经成为青少年的第一个健康隐患,每年暑期都是近视患儿就诊的高峰期。“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看病的常见思路,但在近视这个问题上,如果您认为近视只是眼睛的问题,就是把近视问题简单化了。王伟明说,很多家长对能够影响孩子视力的各种电子产品“严防死守”,但孩子还是近视了,而且眼镜度数不断增长。为什么同样的用眼强度,有些孩子更容易近视,有些孩子相对来说眼睛更“皮实”呢?王伟明解释说,眼睛疾患与脏腑功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儿童近视,通常分为脾虚型和气虚型,也就是说,一类孩子的近视与脾胃虚弱相关,另一类与肺气不足有关。如果孩子身体的整体情况不改善,脏腑问题得不到解决,眼部气血供养不足,就会造成度数不断增深。从西医的角度来看,西医强调近视的预防不仅要注意用眼卫生,更重要的是加强体育锻炼。这与中医的调脏腑、增加眼部气血供养不谋而合。

        目前多数家长对于中医治疗近视还局限在“埋耳豆”。王伟明说,中医治疗近视的手段很多,常见的包括针灸、艾灸、面针、推拿、梅花针……还有配合的汤药。中医五轮学说认为,五脏精气皆注于目,眼睛的不同部位相应分别对应五脏。正所谓“轮属标,脏属本,轮之有病,多由脏腑失调所致。”因此,可以通过调整脏腑功能,治疗眼睛各部位的疾病。在王伟明的门诊,每个孩子都有一套针对自身体质的治疗方案。一次门诊,从诊脉辨证到制定方案,再到完成全部治疗,不但与近视相关的穴位、经络可以获得充足的“正向刺激”,而且治疗着眼于全面调节孩子的体质,效果比单一治疗更加明显。

        有些孩子戴上眼镜之后,就不再注重近视的防治。王伟明提醒家长,青少年的视力发育通常到20岁左右才会定型,在4至18岁之间,眼球可塑性很大。通过有效手段干预,可以帮助处于近视初期的孩子恢复视力,也可以让已经发生高度近视的孩子降低近视程度,并且能有效遏制孩子视力下降的速度。戴上眼镜的孩子依然需要积极治疗,防止发展为高度近视。一旦近视发展成高度近视,就容易造成视网膜脱离,并增加白内障、眼底病变等的风险。因此,王伟明建议家长对孩子近视的干预治疗越早越好,这不仅仅是因为“病从浅中医”,更是从孩子的实际情况考虑,低年级时课业负担相对不重,治疗的时间和频率也比较容易保证。本报记者 贾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