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法院曝光ofo家底:没钱了!

        6月1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执行裁定书,将小黄车的“家产”曝光。执行裁定书显示,小黄车供应商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向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标的2.498亿元。不过,法院认定,ofo已“无财产”,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法院认定 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

        今年,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曾作出调解,天津富士达与东峡大通的一份民事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津民初35号民事调解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因被执行人未履行义务,申请执行人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以(2019)津执2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由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于2019年4月16日立案执行,申请执行标的为人民币249821023.90元。

        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进行了查询,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到被执行人住所地的不动产登记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查控,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无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提供,法院亦已对被执行人申报的财产进行核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已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消费令。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法人被限制出境 多名高管被限制高消费

        2018年,搬离总部、用户排队退押金、限制消费……关于ofo小黄车的新闻不断出现。

        2018年10月19日,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核准变更为陈正江。当时,小黄车表示,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发“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戴威,不得实施相关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来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的信息显示,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陈正江出境。并请执行联动机制成员单位,基层协助执行网络成员和社会公众协助法院执行。

        陈正江是东峡大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还担任东峡大通全资子公司成都智客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案件信息显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陈正江本人已有16条被列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ofo的多名主要管理人员也都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

        去年年底,ofo小黄车的押金问题备受关注。不少用户反映ofo退押金难,在申请退押金多天后仍未收到退款。

        前天下午,一位ofo小黄车用户表示,她的小黄车使用押金至今仍未退回。据该名用户提供的退押金进度显示,截至6月18日下午3时许,其排在820多万位。

        据中国证券报  

  • 抢购和加价倒卖助推“网红”虚火

        抢购“网红”联名系列衣服,顾客从门下爬进店内;为喝“网红”奶茶,动辄要排三四小时的队……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一些“网红”产品背后已经形成一条利益链,助推着“网红”的虚火。

        衣服遭哄抢 奶茶排长队

        近日,优衣库与潮流艺术家KAWS的联名合作系列产品发售。线上发售没多久便被“一抢而空”,网友拍摄的视频和图片显示,有的门店卷帘门还未完全开启,顾客就从门下爬进店内开抢,甚至扒走模特身上的衣服。

        不少消费者惊呼“看不懂”。“不就是一件印有特殊图案的衣服嘛,有啥好抢的。”在上海工作的潘成说。

        与优衣库火爆程度不相上下的还有大白兔奶茶店。记者在位于上海马当路的凯德晶萃广场3楼看到,尽管是工作日下午1点多,这里依然排长龙,在队伍最前面的顾客排队时间超过3个小时。工作人员表示,店面通过发放手环的方式排队,每人限领一次手环,不可重复领取,一人限购两杯奶茶,每小时大约发放100个手环。

        没有买到的消费者翘首以盼,买到的消费者第一时间拍照发朋友圈。“大白兔是童年的记忆,只吃过糖,没喝过奶茶,很想尝个鲜。”上海市民陈女士说。

        推手、跑腿、黄牛“一条龙”

        有的“网红”背后是一条完整的利益链:社交媒体上的水军推手炮制热点,跑腿代购助推排长龙,黄牛加价倒卖甚至已经“App化”。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意打造为“网红”的店铺和品牌,一般在新进入一个城市或者发售新的系列产品时,会提前联系生活方式类和美食类微信公众号、微博账号、抖音账号投放软广告,通过一些强烈刺激性的词语宣导,为品牌和产品贴上“流行”“当红”“火爆”等标签,吸引消费者前往实体店消费。还有一些品牌,为了强化“大排长龙”的噱头,甚至还会雇用“黄牛”来捧场,刻意营造出“产品非常抢手”的形象。

        一名网络平台的跑腿代购员告诉记者,一杯19元的大白兔奶茶、21元的大白兔提拉米苏奶茶,在线上可以卖到60至80元,消费者可以直接通过App里的“跑腿代购”下单。“我接单,找几个亲戚一起排队,一天可以送出去大约10杯,赚几百块,比跑腿送其他商品强得多。”

        记者在某交易二手潮流品牌的App上看到,炒作“网红”限量产品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发售不过两天,优衣库本次联名系列已经被加价销售超过1400单。部分优衣库联名系列的产品被炒到一倍以上的价格,还提供平均成交价格供消费者参考是否需要“逢低买入”。

        一名资深“黄牛”认为,一般加价余地大的是发售量小的全球限量联名系列产品。“这种一般不安排补货,加价余地更大;知名品牌都提供七天无理由退货,即使最终无法加价卖出去,也不至于砸在手里。”

        过度依赖营销迟早会凉

        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等科技革命不断激发出新灵感,服务创新业态层出不穷。衣食住行行业更是容易产生“网红”的温床。只是,当一阵风吹过,还有多少人愿意为“网红”买单。

        其实,“网红”过山车似的由盛而衰的案例并不少。一种是新鲜劲儿散得快。另一种是品质不过关,比如“Farine”面包店因使用过期面粉被监管部门勒令关停;“一笼小确幸”中央厨房违规加工一款名为“拿破仑”的点心,加工过程中受到沙门氏菌污染,导致71人食物中毒。

        “网红”该如何摆脱被下一波“网红”替代的命运?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沈国麟认为,想要告别短暂的“保鲜期”,需要的是真实的口碑和忠实的顾客群,要练好内功。

        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会长齐晓斋表示,消费者在选择“网红”时看重的是创意、颜值。“网红”也要有“内核”,过度依赖市场营销等外部烘托,迟早会凉凉。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