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杭州一小区装47个朝天摄像头

        住在高层小区,高空抛物一直是让住户们烦恼的事,除了污染环境,还很有可能导致火灾、伤人等严重后果。不过,杭州余杭区昌运里小区的住户却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这归功于小区里47个特殊的摄像头。昌运里小区是一个拆迁安置小区,流动人口较多。小区里共17幢楼,都是20层的高层,为了防止有人高空抛物,街道特地出资购置了47个“防高空抛物监控”,这些广角摄像头安装在每幢楼南北两侧的地面立杆上,距离单元楼10米左右,呈60至80度角仰拍,正好可以将整幢楼的窗户和阳台包入拍摄范围。

        小区居民入住的时候,防高空抛物摄像头同步启用,这些摄像头后台连接到小区物业设备管理平台、街道管理平台和区政府统一管理的平台。监控内容在物业管理平台上的存储时长为一个月,平时,物业工作人员在值班室也能查看实时监控情况。

        □成效 目前未发生过高空抛物

        安装防高空抛物摄像头有没有效果?数据说话。小区自2018年年底交付一直到现在,总共1500多户住户,从未发生过一起高空抛物事件。这批摄像头是街道统一出资、提前规划、安装的,小区住户基本都持支持态度。租客入住时会被告知楼前楼后都有防高空抛物摄像头,在行为上也会约束很多。

        小区网格长俞陈郑说,防高空抛物摄像头除了可以拍下高空抛物,在防盗方面也有很好的效果,尤其是翻窗入室盗窃等入室侵财类案件,小区至今零发案。小区物业说,这些摄像头安装后发挥过作用,不过不是因为高空抛物,而是风大的时候,有高层住户的被子和衣服被吹落下来,物业工作人员通过查询监控,很快就找到了失主,并把衣服和被子还了回去。

        □困境 商品房小区装摄像头程序相对复杂

        据悉,昌运里街道还出资购买了5年的相关维修保养服务,也就是说,从摄像头的安装到日常的维护、维修,都不用住户自己掏钱。目前,余杭区已建成类似昌运里的智慧安防小区18个,接下来还将在全区全域逐步推广。

        余杭区相关部门表示,目前由街道出资对摄像头进行统一规划、安装还仅限于安置房小区,一般的商品房小区如果要安装防高空抛物摄像头,程序相对来说要复杂一点。首先,摄像头的购买、安装、维护都需要资金,比如要靠小区物业专项资金或业主筹集资金等;其次,安装摄像头要征得小区业主和业委会的同意;通过前两项流程后,才可以招标寻找对应的公司。

        据都市快报  

        链接

        南京8岁男童高空抛物 10岁女童被砸血流不止

        6月19日下午3点多,在南京市东宝路时代天地广场,一名蹦跳着的女孩突然倒在地上,头部血流不止。当时不知从楼上哪层“飞下来”的不明物件,砸中了这个放学回家的10岁孩子。女孩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据了解,该楼有22层,是商住混合楼。据一位业主称,高空抛垃圾等现象曾发生过,只是一直没找到人,物业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记者找到物业公司,但物业公司的一名男子只是检查了记者的证件,之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跑开了。记者离开小区时,不少住户已经下楼,民警开始排查是否有抛物行为。傍晚6点多,记者赶到南京儿童医院河西院区,受伤的女孩已经被送到四楼手术室,正在等待手术。

        今天凌晨1点55分,南京鼓楼警方发出通报称,女童经过时不幸被楼上8岁男童高空抛物砸中。受伤女童目前生命体征平稳,暂无生命危险。

        据现代快报   

  • 小伙19年前遭绑架 人工智能助一家重团聚

        因为19年前的一个疏忽,儿子被人绑走,从此徐某夫妇踏上了寻子之路。昨天,失联19年、已长成22岁小伙子的何某某,在深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市公安局罗湖分局的帮助下,回到亲生父母的怀抱。

        儿子被绑票“人间蒸发”

        2000年12月28日,在深圳水库新村开小店的徐某某一如往常出去送货,爱人在家看店带孩子。可当徐某回来时,却发现3岁的儿子徐某成不见了。就在此时徐某某接到一个电话,称孩子在对方手里,要他出20万元“赎回”孩子。“那个声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绑我孩子的人之前在小店里买过红牛和绿箭口香糖!”

        熟人告诉徐某某千万不要给绑匪赎金,如果给了,也许绑匪会担心孩子认出他而“撕票”灭口。在与对方交涉和等待的过程中,绑匪在傍晚打来最后一个电话,称孩子病了,给5万元就会放人。然而,之后绑匪和孩子徐某成却“人间蒸发”般地消失了,从此再无音讯。此案的侦办工作也因此陷入僵局。

        此后的19年,坚信儿子仍活在世上的徐某某夫妇一直走在寻子之路上。他们不惜放下生意卖掉深圳两处房产,把钱用在印发传单、奔赴各地以及打赏提供线索的人上——尽管绝大多数线索一点都不靠谱。

        多年来,深圳刑侦局、罗湖分局同样没有放弃此案件的侦查工作,尽管办案人员的岗位调整了,但案件仍然被接力传递下来。

        19年后一家终于团聚

        今年上半年,根据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打拐办的工作部署,深圳刑侦局应用腾讯优图实验室计算机视觉人工智能技术,组织有关分局开展为期半年的“曙光”打拐专项行动。

        通过人工智能(AI)技术比对,警方从成千上万适龄人群中划出合计百余人的近似目标群,但如何确认其中哪一个是徐某某的儿子徐某成,没有捷径,只能用人力通过逻辑分析一一甄别。行动中,罗湖分局参战民警辗转广东6个地市,连续奋战50多天,最终将绑架被害人的可能范围缩小到4人。

        最后,警方在惠州发现与徐某成高度相似的何某某。民警介绍,无论是从何某某的年龄,还是从他被收养、上户口时间方面,何某某都与绑架案的案情高度吻合;更为直观的是,何某某与徐某某年轻时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警方在不惊动何某某一家的情况下,一方面获取了何某某的生物检材送回深圳进行DNA分析,一方面对何某某的养父母进行背景调查。DNA检验比对,最终确认何某某就是2000年12月28日被绑架的徐某成。此外,何某某的养父母是从当地孤儿院里领养的他,排除了犯罪嫌疑。

        徐某某一家得以团聚,而警方的工作仍在继续,19年前的绑架案正在进一步侦破中。

        据深圳特区报

  • 为了远征 那一场30年的情感坚守

        青山巍巍,松柏苍苍。位于福建长汀的中复村,距离松毛岭不远的地方,一方坟冢映衬萋萋芳草。

        墓碑的主人叫钟奋然,坟冢里埋的不是尸骨,而是几十件衣裳和鞋子。

        1934年,长征前夕,松毛岭保卫战在此打响。彼时,钟奋然刚刚度过新婚在家的两个晚上,便加入红军走上长征。自此之后的近30年里,妻子赖二妹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今年84岁的钟开衍在父亲离开一年后出生。他回忆,父亲走后,一家人陷入了苦难的生活。1935年,国民党占领长汀城后,不仅挖去奶奶的眼睛,还让母亲服劳役参加机场建设,在此期间,挑扁担的母亲曾被一枪托砸成跛脚,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只能靠板凳行走。

        “红军在的时候分田地,红军走后,家里又没了土地,母亲只能靠砍柴维生。”钟开衍说,我小时候,母亲会挑着柴走街串巷卖给大户人家,换来一点微薄的收入供养孩子和婆婆,“有吃的就吃,没吃的就饿肚子”。

        对于钟开衍来说,这个素未谋面的父亲,是一家人艰苦岁月里的信念支柱。“我们从没想过他会牺牲,觉得他一定会回来。”钟开衍说,为此,尽管家徒四壁,依照客家传统,母亲每年仍会为丈夫缝制衣服和鞋子。这一习惯坚持了近30年,直到1963年,一纸烈士证书传到家中。

        半个多世纪过去,钟开衍对那天的情形仍记忆犹新。“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母亲又哭又笑。”他说,哭的是这么多年一个人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却看不到他回来那一刻;笑的是父亲为党光荣牺牲,终于有了音讯。

        而后,赖二妹在离家门口50米远的地方为丈夫修建了一座坟冢,将30年来一针一线缝制的衣服鞋子埋在其中。从此,与丈夫坟对门,门对坟,生死相依永不分离。

        这个故事如今走出了大山,以此为原型,福建省歌舞剧院创排了民族歌剧《松毛岭之恋》,将闽西苏区的儿女情长带往全国各地。

        这是红土地上的儿女情,也是舍家为国的军民情。现在,钟开衍和两个孩子的房子都坐落在衣冠冢附近,平日坐在窗前,仍能望见这个不太起眼的坟冢。

        钟开衍的大儿子钟萌芳说,记忆里奶奶说了很多过去的苦日子,但他记得最深的是奶奶的嘱托:“要跟着党走,现在的日子是爷爷他们的牺牲换来的,以后一定要好好报效祖国。”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