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瘦西湖引出的张家故事

        ▌王道

        扬州瘦西湖景区里有个著名的徐园,这个园中园颇为精巧雅致,吸引了很多游人前去观游。一位名为“上善若水”的网友曾讲述了这么一件事,说小时候常常陪着奶奶去扬州冬荣园串门,接待客人的是陆家姨奶奶,说家里还接受过陆家送的一张八仙桌。说有一次陪陆家姨奶奶去瘦西湖徐园游园,姨奶奶神秘地说这里的桌子和椅子都是陆家的。姨奶奶为了证实此事,还特地指了指桌子背后的一个字“陆”,说是在家具搬走前特地做了记号。

        这位陆家姨奶奶就是扬州晚清盐官陆静溪的后代,陆家还有一个园林名曰冬荣园。这座园林与合肥四姐妹家族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而且张家姐弟都曾经在这座园林里游园合影。准确地说,这里就是张家四姐妹的外婆家。

        为此我找到曾在冬荣园居住过二十多年的陆家“永”字辈陆永斌女士核实此事,她说这个姨奶奶估计是与她同辈的妹妹,至于说家里的老家具,反正是一批批流失掉了,瘦西湖的家具可能是在我们拆迁时搬走的。

        陆家的一个后代也提供信息说,陆家这种“海绵木”(指紫檀木)家具四处流落,就连建筑结构也被搬走了。据说陆家一个大花厅被整体搬迁到了瘦西湖景区。我在一个叫“走街串巷”的公众号看到这样的介绍:“西园曲水景区之‘濯清堂’,1983年拆自冬荣园花厅(有说是楠木厅,存疑),1984年在西园曲水用原花厅构建改筑,冬荣园花厅原为硬山顶,1984年迁建改为歇山顶,四面置廊道,栏间增美人靠。”

        为此我特地去寻找瘦西湖的西园曲水景区,当时买了门票逛了一圈后才发现它是非收费区,而且当地单体建筑很多。我在兜兜转转之中终于找到了“濯清堂”,它没有出现在景点介绍牌上,现在是一家茶社,但已是铁将军把门,而且门帘子遮挡很严实。

        我扒着正门门缝才看到“濯清堂”三个大字。随后我与管理人员商量开门进入,得以一睹它的真颜。高大粗壮的木柱都被涂了红漆,栋梁皆是粗实,都是大料,架构阔气,使得厅内空间格外开阔。厅堂两头有宽阔精雅的花窗,花窗雕刻有传统图纹,如寿桃、石榴。

        室内建筑配有一排精美雕花的槅扇门,门上雕刻有清雅的盆景。室内尤其使人注目的是一副书法对联:“十分春水双檐影,百叶莲花万里香。”据悉这副名联曾被录进名著《扬州画舫录》。

        这处厅堂式建筑面水倚山(假山),一侧附有长廊伸向远处,两侧山墙有砖雕为“双凤缠枝纹”,雕刻精美绝伦,与歇山顶的优美线条相映成趣,为整个新修复的西园曲水平添雅美。

        根据《扬州园林志》载:“园林(冬荣园)部分于六七十年代湮没,改建为住宅楼,园内花厅1984年移建至瘦西湖西园曲水。”

        为了求证此事,我特地去拜访了研究扬州园林历史的专家朱江先生,朱江今年年逾九旬,是最早记录冬荣园档案的专家。这位师从梁思成、夏鼐的考古专家于1961年走进冬荣园,他说冬荣园的花厅被移到瘦西湖景区倒是有可能的,当时在修复瘦西湖景区时的确是做了一些不规范的动作,现在的西园曲水可以说是拆迁户的集成。

        根据朱江的介绍,当他第一次走进冬荣园时,看到的是荒芜的花园和破损的住宅,他在1962年出版的《扬州史料——园林实录》中记载:“冬荣园,在东关街九十八号,今由侧门八十四号进出。园在住宅之后,坐北南向,园门有额,题‘冬荣’两字。园中,垒土为山,怪石错落,旧时广植松梅,今尚有老本残枝,漫植其间。土山孤峰,结茅为亭,痕迹犹在。低阜自西南向东北移去,与园后小园馆舍相接。院中,南向有馆舍三间,两侧有抄手游廊环绕,馆舍之前,叠石作坛,东植老松一本,西栽黄梅一株,老松枝干虬张,黄杨枝条夭矫,如伞如盖,均属百年以上的旧植。“

        朱江后来又在《扬州园林品赏录》中指出,冬荣园遍种松梅,而以“梅作主人”。“这山林作法,与它园迥异,虽完全出自心裁,但恰是仿自古法。”他还在《扬州园林丛谈》中谈及冬荣园林垒山手法及其风格,说很是特别,为扬州清代园林结构的研究,保留下了一个难得的孤例。”只是“解放后,园宅皆归公管,改为员工宿舍。寓公无意于风雅,遂致三径就荒,亭园将芜。”如今,就连那些百年古树也都消失不见了。

        朱江先生根据清代盐商居住区的迁移趋势预测,冬荣园宅园应该建于清早期或中期。

        现在则被这样介绍:“文学家沈从文的岳母家”。这样看来似乎有些戏谑的意味,但古宅院要打名人牌也是自然的道理。只是冬荣园的历史似乎长久被忽视了,在这座以盐商宅园著称的古城,像冬荣园这样历经兴废的宅园不知几何,更何况宅园的主人陆静溪的个人历史又被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中。

        (相关阅读见34、3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