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百年冬荣园 张家姐弟的外婆家

        (上接34版)

        叁 陆公馆易主,未来有望成立艺术馆

        昔日的陆家公馆冬荣园的产权现属于国有,并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虽然只剩下了部分建筑和并不完整的地块,但冬荣园遗韵尚在,典型的扬州古典建筑,漂亮的硬山顶,粗大的木梁和木柱,精美的砖雕和木雕。花厅与花园之间的月洞门尚在,只是已经被封上了,门上留的砖额“拳石”二字风韵依旧。所谓“拳石”即小型的园林假山,白居易曾有诗句“拳石苍苔翠,尺波烟杳渺。”

        在大门和二道门处还尚存有精美的汉白玉料门墩,上雕刻有寓意吉祥如意的花纹和凤凰。高高的门槛似乎还在提醒游人们,这里曾是一代煊赫世家。

        每次有陆家人或张家人到来,现租用冬荣园的主人都会热情招待。这位经营者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理清陆家的文化历史,并分几期规划和完善冬荣园的使用功能。当他接手时,陆家屋内空无一物,很多建筑构件还是破损的。现在进去可以看到陆家和张家文化的展示和介绍,这里仍然保护着原有的雕花门头,并添置了先进的消防器材,还把陆家和张家人喜欢的昆曲和扬州戏曲引进了老宅,全国的曲友曾多次在此雅集。陆家的花园也在一点点恢复中,美丽的扬州琼花悄然盛开在清雅的湖石假山之上,就连陆家房屋里时隐时现的家蛇都不会驱赶走。

        陈致远走进昔日的外婆家,感到亲切又惋惜,他说几乎全变了,尤其是花园的部分全都变成了现代居民区,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随母来过几次,还从这里带走一把陆家收藏的扇子,由此也成为陆家唯一幸存的扇子。而且巧合的是,现在这里经营的一项主业也是售卖各种扇子。

        陈致远带着我走进陆公馆,进门穿厅,走过夹弄,一一看过去,这里正在发生着变化,巨大的变化,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里正在被用心修复中。经营者希望未来这里不只是一个单纯的经营场所,更是一座艺术馆和雅集基地。也许是看中了经营者对此宅园的倾心保护,当地文化部门才决定将此地租给他使用。扬州市文联原主席刘俊先生介绍说,冬荣园未来有望成立一座艺术馆,把陆家的文化与相关的扬州地方文化一一展示出来。

        如今,扬州文化界正在积极寻找有关陆静溪的史料,希望在未来能有更多的呈现。在扬州盐商的宅园有很多,但盐官的宅园并不算多,尤其是像陆静溪这样有着独特家族历史的更是值得追溯和保护。

        肆 百年兴衰,丽桂树之冬荣

        据了解,冬荣园现存建筑面积1692平方米,建筑大多被改建,不过保存较为完整。前几年扬州名城建设有限公司对冬荣园实施了修复工程,并且采用“揭瓦不落架”的手法进行修缮,希望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青砖墙体和古式木装修。

        根据《扬州园林志》记载,冬荣园于1958年私房改造时,大部分房产被作为食品厂职工宿舍使用,2009年,古街区改造时,陆家后人迁出原居。另据记载,冬荣园园名出自屈原《楚辞·远游》“南嘉州之炎德兮,丽桂树之冬荣。”在志书上还详细记录着陆家建筑的结构和尺寸,“宅坐北朝南,分东、中、西三路。首进为主门楼,上世纪60年代拆改。门内为南向仪门,磨砖对缝砌筑,门头上端为磨砖重叠三飞式飞檐,匾墙内镶刻磨砖六角锦,额枋中间点缀深浮雕寿鹿图案……(西路)前有天井,后为花园。园北为花厅……厅北有月洞门通大花园。”

        此志书还记录说“张允和、张充和等四姐妹曾居于此”,此说或许不错,因为陆英曾携孩子们前来为母亲祝寿,当时还留下一张珍贵的合影,照片里的允和不过三四岁的样子。扬州作家韦明铧曾在早期走进陆公馆并采访了陆家后人,当时他看到陆家后人藏有一本通讯录,里面记着张允和、张充和、沈从文、周有光等一长串人的通讯方式。陆家人告诉他,“沈从文曾经送她父亲一套书,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沈从文小说选》第一、二集。第一集扉页,两行苍劲的钢笔行书映入眼帘:‘君强表弟惠存。从文,八三年春节。’”

        韦明铧在文中无限感慨地说:“至此我终于确认:东关街98号就是沈从文先生岳母陆英女士的故家。(《东关名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