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三幅字画三位儒医

        ▌张永和

        因为犯腰病,我找到高中同学、北京中医医院退休名老中医陈勇先生,求医问药。在他家里,我看到墙上挂着的三幅字画,一幅是89岁的关幼波所作的鲜艳的牡丹花;一幅是焦树德先生所书的字条幅;再一幅是题款为“漓江一曲千峰秀”的山水画,落款“写于首都 东阜”。

        诊病之后闲说话,我问起这三幅画有什么讲究,老同学笑着告诉我:“这三幅字画,和我都有最近的关系,说来话就长了。”

        画牡丹花的关幼波,曾任北京中医院副院长,是国家级的名老中医,也是海内外治疗肝炎病的大专家、肝病患者的大福星。而我的老同学陈勇,20岁便拜关幼波大夫为师,成为关老的大弟子。关老将治疗肝病的经验,倾囊予以了这个弟子, 所以陈勇也成了治疗肝病的专家。关老这幅牡丹花,是送给树德老弟80大寿的礼物。树德,是陈勇的岳父、国内治疗风湿病的大专家焦树德。那时他在卫生部所属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担任中医科主任,用中医药治疗风湿病是一绝,有许多宝贵的行医经验,著书出版了7本医学专籍。其中,他对治疗尪痹、强直性脊柱炎这些疑难大症,留下了很多经方。

        这幅牡丹画如何得来的呢?原来,那年焦老80大寿,卫生部为焦老举行了隆重的祝寿会,焦老欲请好友也是女婿陈勇恩师关幼波老大夫参加寿筵,特派陈勇到关老家中去请,关老虽然很想参加,但老大夫已经高龄89,行动有些迟缓。考虑再三,还是不太敢去参加那么隆重的大会。关老虽然未能亲身参加,但还是为寿星老画了祝寿的牡丹花,题款“牡丹国色富贵花”,“辛巳春月,树德老弟,八旬大寿,北京八十九岁 关幼波作”。祝寿会那天,许许多多名医前来道贺,焦老大夫十分激动,心存感恩,连说:“我焦树德何德何能,惊动这么多的同行和前辈!卫生部主办这样一次祝寿会,不仅仅为了我个人,也是对整个祖国医学的重视和关怀。”

        三幅字画中那幅字,就是这位国家级名老中医焦树德所书的。焦老有很深的传统文化底蕴, 著书立说甚多,撰写了很多讲解中医各学科的讲义,门人弟子极广,他的这幅字就很有学问,比如开头二句,上联是“杏林新叶接陈叶”,下联为“橘井湧泉继后波”。杏林、橘井指的都是中国古代名医,一个叫董奉,一个叫苏耽。董奉治好病人,只要病人给他栽一株杏树;苏耽治好病人,只用井水一升、橘叶一片。这两个传奇人物,不仅成为医林佳话,也是中医界很有趣味的典故。焦老在字幅里还巧妙地把爱婿陈勇的名字和其收徒传承中医这件事都“嵌”了进去,嵌得非常奇俊,非常合乎逻辑——下面的文字是:右录陈勇贤婿为收徒喜拟联语,书祝贤婿陈勇喜收王吹俊先生为徒,传授中医学术。再下面是年月日,落款“焦树德”。

        另一幅青绿山水画“漓江一曲千峰秀”,是陈勇大夫的父亲,也是名老中医陈东阜所绘。这其中也有故事。是在上世纪60年代,陈东阜大夫出差广西桂林参加学术会议,会后乘船游览漓江,不由为秀丽甲天下的桂林山水所深深感染。爱习绘画的陈老大夫将那山那水默默记在脑海之中,日夜不敢忘。“当时没有条件。如果我父亲是现在去漓江,可以手机可以照相机,哪还用脑子死记?何况,再好的脑子,也不能记得十全呀!”陈勇说。

        返回北京后,陈东阜老大夫马上凭记忆绘就了这样一幅山水画。那已经是60多年前的事情了。陈勇大夫说:“这画其实并不是画得多么好,为什么我家历经变迁而能保存下来?因为我们这个医学之家,既有对祖国山水的热爱,也充满对祖国、对中医、对绘画的一片情怀。”

        三幅字画, 都和陈勇有很近的关联——一个是师傅、一个是岳父、 一个是父亲,三幅字画一片情, 不仅表达出他们对中医学的执着,同时也体现出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

        谈及这三幅画的时候,老同学陈勇神态庄重,心情激动,他说:“每当我面对这三幅画,我对三位老人的怀念便油然而生。他们是我从事医学之路的关键之人。我常常对我的子女、亲戚、朋友讲:父亲把我领上学医之路;师傅教我做明医,不是知名的‘名’,而是明白的‘明’;‘岳父扶我上讲坛’,我所以能到中医院校讲课,岳父在讲义上对我帮助极大。今天我在中医医学上能够有一点小小的成绩,与这三位长辈的传帮带绝对分不开,我怎能不怀念他们!”

        陈勇的父亲和师傅都是高龄谢世,寿享92岁;岳父焦老也活了将近90岁。为什么他们都如此长寿?他们的养生之道是什么?这个问题恐怕大家都感兴趣吧,我便径直问了我这老同学。陈勇想都没想就爽快地回答如下——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养生之道。但他们仨有几个共同点。首先,他们都非常乐观,任何事拿得起放得下。关老常说的一句话,我是“没心没肺”;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我是“傻吃闷睡”;焦老常说的一句话,我是“无忧少虑”。这些话看似很平常,听着很幽默,就像老百姓的口头语。其实,这几句话包含了一个共同的哲理,就是每天活得要愉快,心胸要开阔,要拿得起放得下,吃得饱睡得香。胸中坦荡,所以不得病,少得病。三位老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什么呢?他们都热爱国粹京剧,都爱好拉京胡。关老还能跟着胡琴唱老旦,最擅长演唱《钓金龟》选段,这是中医医院人所共知的。另外,他们都爱好书法绘画、诗词歌赋,祖国的民族艺术绚烂多彩,开阔了他们的心胸,陶冶了他们的情愫。所以他们没有时间斤斤计较一些零碎小事,他们都活得愉快,真正是愉快度过每一天。当然他们也做适当的锻炼。关老和我父亲,快80岁还骑自行车上班、上街。有一天我父亲骑自行车回家,为抄近道逆行了,被负责任的民警喊住:“老先生,您家有儿女吗?你这么大岁数骑车上路,儿女放心吗?”我父亲被问了个大红脸,为不给儿女找麻烦,从此才不再骑车出行。关老晚年行动不便,还发明了一套床上八段锦,搓手、搓脸、搓脚,对血液流畅、通经活络很有好处。我岳父坚持每天拉二胡、拉小提琴,中外乐曲一起操作,既是娱乐也是锻炼身体……

        三幅字画,三位名医,他们的故事,让人感受到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对所从事的祖国医学的热爱……

        插图 王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