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上海电影节落幕伊朗电影获最佳

        昨晚,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颁奖典礼在上海大剧院落幕,各个主竞赛单元的奖项评出。最终,伊朗电影《梦之城堡》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三大奖项,成为最大的赢家。96岁的中国台湾演员常枫和伊朗演员哈穆德·贝哈德同时获得了最佳男演员奖。莎乐美·戴缪莉亚凭借合拍片《呼吸之间》获得最佳女演员。

        今年有15部中外影片入围金爵奖主竞赛单元的角逐,其中包括3部中国影片《铤而走险》、《拂乡心》、《春潮》。

        《梦之城堡》讲述了一个缺席三年的父亲与子女重建亲情的故事。妈妈生了重病住进了医院,已生命垂危,此时,抛弃家庭已久的爸爸终于现身。他焦急万分,又犹豫不决,别无选择之下,他决定将一双儿女带在身边。而妈妈此前用谎言为孩子们塑造的慈爱父亲形象,将随时面临崩塌。这部影片取材于伊朗普通百姓生活,聚焦了一段家庭矛盾。导演雷萨·米尔卡里米曾经执导《简单》、《在月光下》等影片,并获得多个国际奖项,本片借用了公路电影的外壳,父亲在前妻死后开着车带两个孩子回家,一路上遇到了自己的情人、前妻的雇主、前妻兄弟和警察等人。被问及为何会想到采用公路片的形式时,导演雷萨·米尔卡里米表示,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角色之间的距离变近了,情绪就更容易被放大。

        这是导演雷萨·米尔卡里米第一次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他从评委会主席努里·比格·锡兰手中接过奖杯,称自己也是锡兰导演的粉丝,“今晚太激动了,这是多么美妙的夜晚啊!”雷萨·米尔卡里米也凭借《梦之城堡》获得了最佳导演奖。

        今年的上影节还举办了“聚焦伊朗——中伊电影人对话”活动,雷萨·米尔卡里米在活动上说,中伊两国有共同的文化、共同的文明,“伊朗电影专业人才水平比较高,尤其是在动画制作上,我们最希望是跟中国合作,尤其是和亚洲国家进行合作。”据悉,在伊朗有四所电影大学,有30个摄影棚,有很强的人力资源。目前中国已经与22个国家签署了官方合拍协议,跟伊朗的合拍电影协议正在双方协商文本过程中,双方基本上达成共识,估计今年内可以签署。

        96岁台湾金钟影帝常枫凭借作品《拂乡心》,与伊朗演员哈穆德·贝哈德一同获得最佳男演员殊荣。《拂乡心》是秦海璐导演的处女座,同时这部影片也是常枫的封山之作。1923年出生的常枫拄着拐杖上台,他激动地说:“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好了,说话啰里啰唆!上海电影节跟我有默契,我这么大的年纪,能够站在这里领奖,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也非常谢谢各位评审。”全场观众起立为这位老演员鼓掌(上图)。

        《拂乡心》讲述了1949年大陆青年蒋生为救老乡黎耀军颠沛流离到了台湾,与亲人永别。但西门町“红包场”的老歌让老兵沉浸在思乡情愫里,他们诞生于战火,成长在迁徙中,却像野草般坚韧,回家是他们永远的盼望,人生的一切终将释怀。该片从孤寡老人蒋生的晚年生活出发,将焦点放在时代变迁下的个人命运波澜,情系异乡异客的归根乡愁。

        导演秦海璐在采访中表示,“红包场”是台湾老兵聚会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只要拿出红包,就可以要求台上的人唱一曲大陆的地方小调,台湾老兵以此来纪念对大陆的思念之情,“这个形式是时代的产物,最终会消失,我希望能够记录下来。”

        常枫深情讲述了接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他和秦海璐两人此前根本没见过面,也不认识,一个偶然机会认识后,秦海璐说,自己这个剧本还没有写好,但早就预定了常枫来演蒋生这个角色,常枫跟她讲,“你看我步履蹒跚,走路都走不了,站也站不了的”,但秦海璐不管,一定要他先看看剧本。他拿到剧本之后,不仅喜欢剧本,也喜欢角色,“我考虑再三,跟家里人也研究了很久,最终接受了。接受后我就下定决心要把这部戏演好,因为这是我的封箱之作,也是秦导演的处女作,我一定要和大家努力把这部戏做得像样,这是我的希望!”

        艺术贡献奖由印度电影《木生日光下》获得。最佳摄影奖由中国影片《春潮》的摄影师杰克·波洛克(包轩鸣)获得,该片由杨荔钠执导。

        最佳编剧由俄罗斯电影《兄弟会》的两位编剧亚历山大·伦金和帕维尔·龙金获得。而最佳女演员莎乐美在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后激动地说:“这是改变我人生的一天!”

        本报记者  王金跃

  • 东方梦工厂推出 “东方梦想三部曲”

        本报讯(记者王金跃)前天,由东方梦工厂主办的“万象东梦”发布会在上海举行,正式揭晓了“东方梦想三部曲”——《雪人奇缘》、《奔月》(暂定名)和《齐天大圣》(暂定名),围绕中国元素打造别具一格的动画电影,向全球观众讲述中国故事。其中首部原创动画电影《雪人奇缘》在中国的上映日期为今年10月1日,张子枫加盟给中文版女主人公小艺配音。

        东方梦工厂首席创意官周珮铃介绍,《雪人奇缘》是“写给中国的情书”;《奔月》由奥斯卡得主、传奇动画大师格兰·基恩执导;动画片《齐天大圣》是跟周星驰联合开发,并现场首曝概念海报,“这部影片讲述了孙悟空偷走龙王金箍棒的故事,带有周星驰本人鲜明的电影风格。”

        东方梦工厂首部原创动画电影《雪人奇缘》导演及编剧吉尔·卡尔顿率先登场,她透露,自己是个动物爱好者,养着许多大型犬,从这些宠物身上,得到了《雪人奇缘》中小雪人大毛的灵感。她一直想做一部有关中国的电影,她喜爱中国的大好河山,因此将小雪人的回家之旅设计在当代中国,并穿越了3000公里的中国大好河山。

        张子枫首次携手东方梦工厂担任动画电影的女主人公中文配音,她坦言自己从小有一个冒险梦,通过这部电影她算是“完成自己长久以来的梦想”。

  • 《长翅膀的红舞鞋》关注留守儿童

        本报讯(记者李俐)日前,第一届“中国国际少儿微电影艺术节”启动仪式暨公益电影《长翅膀的红舞鞋》开机发布会在京举行。该片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大力支持,由公益影视与文化艺术专项基金、广西贵港市文化旅游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小雅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是一部呼吁全社会共同关注关爱留守儿童成长教育的电影。

        影片《长翅膀的红舞鞋》由孙海涛担任总导演,剧本由著名儿童影视作品编剧冉红与广西新锐编剧罗劲梅联合创作。总制片人程毅介绍,该片将以儿童细腻的心理行动描写为着重点,通过留守的姐妹花在支教老师的帮助下不断突破自我,最后达成美好心愿的结局,希望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关注贫困地区留守儿童的成长以及心理健康。

        据了解,影片将全部在广西取景完成拍摄,在仙境山水之称的北帝山风景区、层峦叠嶂的鹏山、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国安和马练瑶族乡等地的优美风光和淳朴民风中展开故事,用孩子的视角引领观众进入广西多民族地区独有的神话故事、丰富的民族文化、多彩的音乐舞蹈等场景中,展示中国西南地域的原生态风情。

        影片预计于2020年六一档在全国院线公映。

  • 李少红接拍战争题材电影《解放了》

        本报讯(记者王金跃)由韩三平任总策划、李少红任总监制及总导演、常晓阳任导演的战争巨制《解放了》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发布了电影海报和首支预告片。李少红说,“《解放了》对我们这代人,对这个国家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是不同凡响的,是新的纪元开始的时刻,这三个字意义非凡。”

        《解放了》讲述了平津战役末期,解放军炮兵连长蔡兴福(周一围饰)与有正义感的国民党军需官姚哲(钟汉良饰)临时组队,为了所有人的解放,与敌人同归于尽,解救孩子的感人故事。

        “我刚开始是不敢拍的,我没有接触过战争题材”,李少红说,是韩三平最终说服了她,“他说这个题材特别适合你来拍,你可以把握人的情感,可以拍出温度来,可以拍出温情,这是影片的精髓,”听了韩三平鼓励的话后,李少红才接受这个任务。李少红说,开拍之后让她焕发出来很多情感,这个情感是电影里面最想传达给观众的,尤其是影片最后拍摄一家五口听到毛主席在天安门宣布新中国成立的画面,拍摄的时候,所有演员都融入当中去,每一个人都兴奋和欢呼。”

  • 米拉·乔沃维奇参演中国电影很开心

        本报讯(记者王金跃)由袁锦麟编剧导演,王大陆、张榕容、米拉·乔沃维奇、许魏洲、刘美彤领衔主演的《素人特工》7月12日上映。以《生化危机》系列被中国影迷喜欢的好莱坞女星米拉·乔沃维奇昨天现身上海电影节,为自己参演的的电影《素人特工》宣传。

        这是米拉·乔沃维奇首次拍摄中国影片,被问及为何想出演这部电影时,米拉表示,自己非常喜欢袁导之前的编剧作品《捉妖记》,自己也一直是中国文化的粉丝,这次能够拍摄一部中国电影,是一个圆梦的过程,很开心。

        作为一部充满欢乐的动作喜剧,米拉也在电影中贡献了自己很少尝试的“喜剧表演”。米拉透露,片中自己有满头扎针灸的戏,喜感十足,“我在看剧本时就被这场戏吸引了,当我头上扎满针灸在布达佩斯街头拍戏时,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这是一次很新鲜的挑战。”

  • 章家瑞导演新片 聚焦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活

        本报讯(记者王金跃)作为本届上海电影节的开幕影片,电影《穿越时空的呼唤》在电影节期间得到了广泛的关注。《穿越时空的呼唤》由姚笛、宋宁峰、夏梓桐等主演,讲述了一位90后女孩艾米(姚笛饰)沿着长江寻找亲生父亲的故事,由此揭开了三十多年前航道学院四个男女大学生一段不为人知的情感秘密。

        章家瑞表示,影片主要讲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几个大学生的爱情、青春、事业和梦想,作为那个时代的大学生,章家瑞很早就有拍一部那个时代大学生电影的想法,“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影片采用时空交叉的线索,姚笛在片中分饰母女两个角色。一个是90后女孩艾米,一个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母亲许蓝青。对于这种时空交叉的结构,章家瑞坦言,自己以往在《红河》、《芳香之旅》等影片中都是采用单线的叙事,这次尝试也是试图适应现在年轻人的观影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