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寻找镇罗营的遗迹

        ▌高文瑞

        镇罗营是平谷北部大镇,古代也是军事重地,别看与将军关相近,在军事上却另有所属。蓟镇分东协、中协、西协,将军关属中协马兰路,镇罗营则属西协墙子路。《四镇三关志》记:“墙子路,关寨一十一。”镇罗营分管5座关寨:灰谷口寨、北水谷关、南水谷关、熊儿谷寨、鱼子山寨。

        就位置而言,镇罗营位于平谷北部山区,与密云接壤,为京城东部边关。此地无天险可依,难于防守,为保障关口的安全,在防线东北建起上关城。相距不远,建起几座城堡,层层保护,足以说明位置的重要。在分管5座关寨之外,镇罗营还负责“边城一百四十五里,空心敌台十座”,管辖范围甚广,是这一带的军事中心。

        镇罗营之名说来有趣,多有衍化。最初的名称并不好听,据《四镇三关志》载,“原为猪圈头营”,不知何因而起了这样的奇怪名称。这里虽为边关,却无天险,光绪《顺天府志》中记,明弘治七年(1496)有人描述这里,“故猪圈头关,平漫难守”,因此容易被北方民族选为攻击部位。嘉靖二十三年(1544),果然有蒙古朵颜部率兵进犯,结果那一仗全部成了俘虏。明军大胜,为了庆贺并纪念,此地改称镇虏营。清人入关后,认为这样的名称不好听,便取谐音改为现称。

        作为军事防御重点,当然要有防护措施,于是,明朝初年在此地建起城堡。《四镇三关志》载:“镇虏营城堡一座,永乐年建。”顾炎武在《昌平山水记》写得更为详细:“墙子岭南三十里为镇虏营,有新旧二城,各二门。”文内提供了详细信息,先后建起两座城,可能是扩充兵力,面积不够用,再建新城。每座城开有两个城门。

        带着探寻的希望,笔者前往镇罗营,寻找历史的遗存。

        上下两营据守镇罗营

        根据史书记载,镇罗营分为上下二营,东为上营,西为下营,上营与下营经东西城门贯通。现今正好有上营村与下营村,两村紧密相连,中间相隔不足百米。上营村是历史上镇罗营的中心。因两个村子太大,不能合并,村名也沿袭称谓,所以没有镇罗营村名。但是,镇罗营在历史上极为重要,所以被用作管辖范围更广的镇名。

        在这阳光明媚的夏日,笔者来到上营村。上营村是个经济条件较好的村落,街道整齐,房舍很新,地基多有大块方石,錾痕齐整,为城墙所用。村委会大门的过门石为大块石板,石面古旧,也是当年城堡留下来的遗物。上营城墙东西长约500米,南北宽约300米,为砖石结构,规模不小。墙基以大块条石垒砌,上为砖筑,只有东墙部分地段用粗糙山石垒砌。城墙上设有东、西、北三门,北门上镶嵌“镇虏营”石质匾额,该匾额现被平谷上宅文化陈列馆收藏。城门与顾炎武所记小有不同,是否两门相接,或是后来又开出一门,也未可知。

        50多岁的老张曾是镇罗营镇党委委员,生长于斯,对镇域内的事情无比熟悉,人也热情,他主动引领笔者寻找上营村的古迹。出了村委会,向东拐进一条小胡同,看到了一段残墙,约长20米,三四米高,上面石块巨大,足有上千斤重。石面整齐,定然錾过,如此整齐,在这一带城堡中少见,进一步说明了此地的重要,因而有了经费上的保证。石块结实,且取自当地,仔细端详,有的石块中间竟然还包着鹅卵石。山石证明了此地的古老,不知经过多少万年,经历了怎样的地质变化,才能生出这样的山石。曾经的沧海,而今变为桑田。几百年前,为了军事防御而把山石开采出来,建造城堡。老张说,南墙处原有一敌楼,日本侵略军也曾在敌楼驻守,现已无存。

        上营曾有不少寺庙,如关帝庙、城隍庙、龙王庙、水月庵、文昌庙、马王庙、山神庙、菩萨庙等,说明了上营当年的规模之大。几座寺庙中,规模最大的是关帝庙,民国《密云县志》绘有关帝庙的平面图,这可能因地处边关,防御征战是第一要务,因而首尊关公吧。现在这些寺庙大部分已无存,只有个别残留遗迹。

        下营在上营西侧,我还想去看。老张说:当年下营城堡南北约长250米,东西约宽200米,由东向西逐渐变窄,设有东西二门。西门上镶嵌“北边雄镇”石质匾额,也由上宅文化陈列馆收藏。西门外曾有一大片衙门地,还有校军场等。现残存部分西墙、北墙、南墙,各长约20米。残墙都一样,实在没啥可看,还不如去看看烽堠。

        出村向南,有一片庄稼,走不多时,果然见到一座烽火台,在山顶傲然矗立,周边绿色植物衬托着烽火台的灰色建筑,格外醒目。那就是烽堠,又称墩堠、瞭望台、瞭望塔、望楼、监视塔、烽火台,是高耸而可以供人瞭望周围环境的塔楼式建筑。此外的烽堠并不与管辖的100多里边城相连,从这里发出信号,镇罗营及周边定然看得到。这是镇罗营的一个附属设施,又称镇罗营敌楼,是现存惟一完整的建筑。

        烽堠用以传递军情,一般建于长城或两侧营寨附近的山巅。台上有守望的铺房和燃放烟火的设备。镇罗营烽堠保存基本完好,外观为方形,单体建筑,四面各开三个窗口,通高9.1米,上下两层,基础为大块条石,上为砖筑,券顶底部11米见方,顶部10米见方,东北角顶毁。内有两道隔墙,将其分为三室。镇罗营烽堠为明洪武年间的建筑,保存得如此完好,甚为难得,当然,此外烽堠也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镇罗营上下两座营寨,屯下重兵,再有烽堠通信,形成体系。驻守的将领为“提调一人守之”,级别不低,担负着保卫边境以至京城安全的重任。

        上关城在关上村东

        镇罗营辖区城堡为数不少。古时在镇罗营防线东北前沿建有上关城,笔者从图片上看到过该城,平谷文物部门于2008年前后对长城进行调查时也有上关城。从行政地图上查看,上关城处在镇罗营东北,于是开始寻找。热情的老张愿意带着笔者同行。

        关上村被群山包围,虽是山村,却在镇罗营镇最大。村中新房成片,有的人家门前还堆放着砖灰,准备改善居住环境。据介绍,古时的上关城就在关上村之中。此处会有古迹?正在猜测,老张直奔一所房子的墙侧,指着一堆土石说:这就是城墙。走近细看,一人多高的土石上长着荒草,不说明,还很难确认。爬到土石堆上,能看出纵向的一溜,并不长,前面已让房舍阻断。遂问道:“这是石城?”老张回答:“外面包砖。”说着在周边的房上探看,果然房檐下砌着几块,真是旧城砖。

        在村内行走,发现一户人家门外有老城砖砌的一面墙。细看,砖质整齐细密,质量上乘。这就是上关城吗?心中寻思着。老张说,以前村子叫横城子,后来改的名。正好院中走出一位老人,抱着孩子,看出来意便说:“院里还有城墙。”她家这段与刚才看到的正好在一条直线上,只是高矮已贴近地面,如一摊在地上的一片碎石,四周砌着新墙。

        打探得知,老人叫张国凤,六十多岁,年轻时嫁到这村时,还看到过城墙。那时的墙有两丈多高,还有城门。她介绍说:“这是城西的墙。”至于城东的墙在何处,则说不出位置,也记不清哪儿还有遗迹。这墙有多长?她说:一直修到山上。笔者心生疑窦,四面有墙才是城,哪怕对面有墙也能证明。长长的墙直修到山上,怎能是城?老张也有了疑惑,与老人说了几句,好像记起了什么,继续带着笔者前行。

        出村东行,走了约1里多路,老张停下脚步,看着山坡说:“印象中在山上。”便先行探路,几步上了山坡,没了身影。坡路有些陡,并不好走,只能小心前行。山坡上种着株株桃树,鲜红的果实挂在树上,很是诱人。边看边想着一个词,秀色可餐,这要比望梅止渴现实了许多。

        忽见老张在山坡上露出身影,伸手招呼。赶紧上坡一看,竟是一片平地,种满各种果树。这里的桃树规模小,棵儿也小,密度不高,要比那成片的好吃。

        过了一条小路,老张指着一片碎石说:“就是这儿。”零碎的石块摊在地上,延伸开去。顺着前行,如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高高低低,只有走到中间从侧面看,还有墙的感觉。碎石塌得圆滑,很像自然风化,是年代久远的迹象。这就是上关古城吗?笔者心中不断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