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布局京津冀 协同谱新篇

        在2019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上,与会嘉宾通过精彩的发言、思想的碰撞,共同探讨京津冀三地在政策协同、产业协作、创新引领等方面取得的宝贵经验,为务实合作、共同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建言献策、提供借鉴。

        北京市经信局副巡视员 陈志峰

        产业协同推动京津冀高质量发展

        北京市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依靠京津冀协同发展,而京津冀协同发展重要内容之一就是产业协同发展。推动产业协同发展一靠政策,二靠各方面工作,三靠市场机制。市场机制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发挥着根本作用。

        几年来,北京市委市政府出台了许多政策鼓励企业向津冀地区疏解转移。政府各部门通过制定规划,签订协议,互派挂职干部等工作推动了三地之间的协同发展。北京市经信局这几年组织了100多次产业对接交流,近千家企业参加了这些活动,一大批重大项目包括首钢京唐二期项目,沧州现代四工厂项目落地投产。并与津冀共同建设了河北曹妃甸现代产业示范区,张北大数据产业园,滦南大健康产业园,滨海新区中关村创新园等,一大批北京企业入驻这些园区,有效地推动了京津冀产业协同实现高质量发展。

        北京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助理 沈立峰

        京津冀三地协同推进乡村振兴

        党的十九大以来,北京重点从六大方面扎实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一是切实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二是扎实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和农村人居环境提升;三是着力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四是积极促进了农民增收;五是深化农村改革促进城乡要素流动;六是夯实基层基础提高乡村治理能力,严格落实“五好、十不能”资格条件,落实“街乡吹哨、部门报到”。

        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指示精神,北京市不断增强政治自觉和责任担当,聚焦重点、善作善成,协同推进乡村全面振兴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和工作重点之一。在继续做好对口帮扶打赢脱贫攻坚战、京津冀现代农业协同发展、农业科技联盟建设、共建科技集成示范基地、规范农药管理联防联控、动植物疫病联防联控、生态协同、信息协同等工作基础上,我们将不断深化与天津、河北在促进乡村全面振兴方面的协同发展,并积极引导我市农业企业参与协同发展。我坚信,有了京津冀的深度协同发展,三地一定能够共同尽快描绘出现代版的《富春山居图》。

        首创经中总经理 吴怀量

        六年奋斗开拓京津合作示范区

        2013年,为贯彻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国家战略及京津“双城记”的重要指示精神,京津合作示范区应运而生。从两市谋划的目标蓝图到共同推进实施,从荒芜寂寥的芦苇滩涂到潜力可期的产业乐土,首创人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奋斗了6年。在新的历史时期打造一个“生产与生活平衡、人文与科技平衡、城市与生态平衡”的新标杆,以新的发展理念促进新的文明。目前,京津合作示范区已累计投资40亿元,园区良好形象初步显现,产业落地条件日趋完备,2019年,首创集团将继续加大示范区开发建设力度,全年预计新增投资30亿元,累计投资将达到70亿元。

        我们始终坚持“产业先行、产城融合”的思路,形成了承接非首都功能疏解和市场化引入“两条腿”发展的招商路径,积极引进先进制造业和高端现代服务业企业。目前,京津合作示范区已成为“北京+天津”的政策高地,入驻企业可享受京津两市政府涵盖减费降税、人才激励、金融支持、科技创新等多个方面的叠加优惠政策111项。

        北京市发改委协同综合处处长 周浩

        继续完善京津冀产业协作平台

        北京一方面在做疏解,同时也要坚持做好提升工作。疏解不是说不发展,关键是怎么更好地发展,要减量发展、创新发展、高质量发展。

        我们今年还打算做一件事,就是继续完善京津冀产业协作平台。去年北京市发改委牵头,天津、河北大力配合,对三地协同办联合印发的加强京津冀产业转移承接重点平台建设意见中提出的46个专业化平台做了一次摸底调查,其中在天津选了12个园区、在河北有34个。我们调查发现,有些平台仍然存在同质竞争,还有一些存在相关配套设施跟不上的问题。这样的话,有可能就导致部分产业、企业落不下,对于这个区域的产业升级、带动也是一个挑战。今年,我们就想在去年调查的基础上,联合天津和河北一块对这些平台再做一次系统的评估,做一个动态调整,把一些做得好的纳入进来。

        同时,我们还做了好几个重大的课题研究,比如跟长三角和珠三角做一些产业链方面的比较、分析、研究,旨在积极借鉴长三角和珠三角产业发展方面的好做法,推动京津冀产业对接协作再结硕果。

        首经贸特大城市研究院执行副院长 叶堂林

        完善协同机制 构建利益共同体

        京津冀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稳步提升,社会民生状况持续改善,非首都功能疏解取得阶段性成效,生态文明建设扎实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成效显著,区域协作格局初步形成。

        不过,协同发展仍面临一些问题。就京津冀三地政府而言,虽然在协同发展目标上已达成共识,但在跨界生态、跨界基础设施建设、产业转移与承接等方面缺乏紧密的合作机制。

        建议按照问题区域的性质和严重性,将京津冀两市一省中的环首都贫困带、重化工业退出区、非首都功能疏解区等问题区域作为重点援助对象,构建纵向和横向相结合的区域援助机制与政策。

        建议根据京津冀不同地区的发展现状、资源环境禀赋和发展潜力,进行主体功能区划分。完善协同机制,构建利益共同体。

        此外,应在发挥政府在生态补偿方面的主体和主导作用的同时,完善市场运作的生态补偿机制。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包括建立公共服务互惠机制;建立高层次医疗、科技、教育人才共享机制;建立统一的就业服务信息平台等。

        京投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策划师 戴嘉宁

        “对城市发展有帮助”才算高质量

        京投发展专注于轨交车辆基地一体化开发,目前做得比较多的是地铁车辆段上盖的开发。

        现在我们做的TOD领域当中,专注于轨道交通车辆段上盖进行一体化的开发,对于土地的价值,对于地铁附近人民生活品质的提升非常有帮助。

        我们会选择把我们做的上盖开发作为拳头性产品,集中性地运用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当中。

        高质量发展是比较大的发展观概念,不是狭隘地去想某一个项目是不是赚钱了,能否实现快周转。我们要考量的是这个项目是否对周边的城市发展有帮助,是否对生态涵养、环境保护有贡献,是否对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有实质性的指标。

        此外,对于建设和开发的成果应该是有一个考量和评估的机制,以此来判断我们做的这件事是不是真正高质量的,是否达到了设想中的成果。

        在交付以后,还应对项目进行进一步的改造和升级,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持续的高质量发展。

        本报记者 陈静思 王歧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