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雨后,家门前的道路又成河

        近日,12345市民服务热线接到不少市民来电,反映家门前的低洼路又变成了“雨后小河”。因为地处两区交界,积水路段“两难管”,所以,一些问题至今难以找到解决办法。

        这条积水路该归哪儿管?

        东城区东中街113号楼居民向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楼院门前的低洼路段逢雨就积水,由于道路归属模糊,属于东城区与朝阳区交界,该谁来解决是居民们最头疼的事儿。记者向相关部门咨询,分界问题确实比较繁琐,而百姓集中反映的低洼路段,至今不清楚该归谁管。

        上周末,记者冒着大雨来到了东中街113号楼。别看楼名带着“东中街”,门口的路却已经是朝阳区吉市口路。其实,东中街与吉市口路在电子地图上看,是同一条路,呈南北走向,只不过在中央歌剧院东侧附近,一分为二,各取其名。113号楼与吉市口路之间有一段低洼路,居民出了小区要先下一个斜坡,再爬上一个斜坡,才能走上吉市口路。而这条无名便道恰恰成为了最容易积水的地方,也是管辖权争议最大的一个地方。

        采访当天,随着雨量加大,积水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这段低洼路还是一条断头路,南面是一堵墙,周边的积水逐渐汇聚到小区门前,很快就聚成了一个水坑。“这个问题我反映好几年了,今天打了12345,再试试看吧!”雨中,居民王先生举着伞出了门,专门来查看门前积水的情况。王先生告诉记者,近年来,小区门前的低洼路逢雨必积水,居民们出行困难,大家都希望能在这里增加排水设施,或者将路面垫高,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这个问题正在解决,已经跟相关部门沟通好了,马上就修路。”小区家委会成员这样答复记者。不过,听闻这个答复,很多居民仍不放心,“哪儿那么好沟通啊,归哪儿管谁能说得清?”记者调查发现,居民们的顾虑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居民们向12345反映相关问题后,该问题本交由东城区来负责,随后,又转到了朝阳区。因为两区交界,难治难管的例子还有不少。

        “这条线就是我们这儿的一个典型。”113号楼居民领着记者查看门前的这条马路,一条“黑线”横跨机动车道,居民们说,去年朝阳的工人们把路修到了家门前,再往北的路则不再修了,新老路段一对比,就有了这条黑线。随后,相关部门向记者证实了居民说法,路上的这条黑线正是东城区与朝阳区的边界线。居民王先生说,若不是在此住了61年,他见证这里幢幢高楼拔地而起,否则,在这条路上很难有人分得清界限,所以才造成了大家有诉求不知道找谁的情况。

        记者从朝阳区市政市容管委会了解到,目前这条低洼路尚无修缮计划。工作人员介绍,居民们所反映的低洼路工作人员逢雨必盯守,初步分析,积水与道路南头墙壁有一定关系,墙壁断路造成水流无法排出。居民们提出的垫高路面的建议,目前实施起来有一定难度,虽然问题由东城区转到了朝阳区,但是,这条低洼路从规划上看也并不属于朝阳区,究竟谁来管确实比较模糊。

        这条坑洼路一下雨就积水

        “平日走路易崴脚,雨天积水更难行。”这是大兴区宣颐家园居民对小区东侧小红门路的印象。每当天公不作美,人行便道就会出现一个个水坑,为了避免湿鞋,行人只能在便道上“左摇右摆”,寻找“浅水区”前行。

        上周末,根据市民反映,记者来到了小红门路宣颐家园东侧路段,这条道路为南北走向,两侧便道由红色及灰色两种地砖铺成。无论是马路沿线的红色地砖,还是街边底商门前的灰色地砖,均存在较为严重的破损,不少地砖已经不翼而飞,还有些则变成了大小不一的碎块。

        宣颐家园东北角,便道与底商的交会处,车来车往,上述现象更为凸显。居民们说,遇到降雨这里容易产生积水,平日里走在此处也有崴脚的风险。

        居民李女士的印象中,小红门路路面破损、便道积水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年夏天,这里的情况和今年差不多,一下雨就积水,等到雨过天晴,这些小坑里的积水也还要等几天才能彻底干掉。”李女士说,虽然这些年这条路也有过多次小修小补,但都没有解决实质问题。

        记者就此事分别联系到了大兴公路分局及旧宫镇政府,了解到该条路红色地砖部分由公路局管辖,而灰色地砖则由属地负责管理。

        大兴公路分局工作人员回复称,2017年6月,鉴于道路破损状况,大兴公路分局曾计划对该道路实施大修工程,恢复路面使用性能。在征询意见过程中,旧宫镇政府提出改扩建该道路的需求,经与亦庄基建办沟通协商,三方达成合作共识,一致同意对道路实施提级改造,并由亦庄基建办同步实施地下排水管线工程。工作人员表示,其实早在2017年底,整条道路大修的相关设计工作就已经完成,但因亦庄基建办相关管线手续办理进展缓慢,地下管线铺设未实施,造成路面及人行便道等附属设施滞后。虽经多轮协调,改造工程仍无实质进展。为保障周边群众出行安全,2018年7月和2019年6月大兴公路分局针对管辖范围内的路面严重病害、步道严重破损等问题,实施了日常维护工程。

        针对上述情况,今年年初,大兴公路分局再次与旧宫镇政府沟通协商,并对道路实施大修工程达成一致意见。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大兴公路分局今年年中再次启动该道路大修工程,并已将计划上报市交通委。工程主要内容将包括排除路面积水的雨水工程、路基病害处理、道路铣刨罩面、路缘石和人行步道修复等。预计大修将会彻底解决此前存在的问题,并为周边居民提供一个良好的出行环境。

        截至发稿,由属地管理的灰砖,具体该由哪个部门负责、是否有相关修缮维护措施等问题,旧宫镇政府尚未进行回复。

  • 这事给您办了

        花海黑车乱象得到治理了

        乘坐S2线去往八达岭体验“花海火车”是很多人的选择。今年3月,记者暗访发现,霍营地铁站G4出口离黄土店临客站(市郊铁路S2线始发站)约190米,这条路上被层层设卡,游客出了地铁,难以找到近在眼前的火车站。指路标牌被小广告故意遮挡,黑车司机以车次取消等说辞忽悠乘客揽客,并收取两倍于火车票价,还胁迫附近公交场站的保安向旅客提供虚假信息。

        该报道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回访中记者发现这些乱象已得到治理。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报道后,昌平区委经核实,已对于非法揽客行为进行调查取证,并已对从事非法运营人员进行了治安拘留,并在车站与地铁站内通过广播和标语等提醒乘客注意乘车安全,避免上当受骗。

        电子停车有疑惑有处可查

        此前,有市民反映,宣武门东大街路南路边的电子停车设备已经投入使用了,路侧停车位却还保持着旧有的规格,没有施划新的白线,更谈不上“白虚线”,这条街路侧怎么收费,不少车主犯糊涂。本报曾以《路侧停车电子收费车主不明白》为题报道了此事。

        经西城区核实,宣武门东大街路段自2017年开始使用矮桩视频实现电子计时收费,可记录车辆进出停车位的时间,统一计算停车时间和费用。视频设备旁的白实线车位主要用于出行停车,2017年至今均为正常停放状态。如车主在停车缴费过程中发现问题,可向北京交通APP中提供的咨询电话查询,后台工作人员可按车主实际停车情况作出调整。工作人员表示,宣武门东大街路段目前未有施划白虚线的计划,西城区将继续做好居民停车位需求情况征集工作。本报记者 景一鸣 陈圣禹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