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探访三个碧水攻坚治理样本

        北京依水而建、因水而兴,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口的增多,沿河环境一度日趋恶化,有的河道甚至成了臭水沟。

        治理水环境,本市一直在行动。截至6月底,本市基本完成第二个“三年治污行动方案”。在这为期三年的治水行动中,我们的城市又增加了26座再生水厂、升级改造了8座污水处理厂、新建了1956公里污水收集管线、解决了864个村的污水收集处理问题……别小看这些数字,本市水务部门通过加强污水管网建设、清淤疏浚河道、统筹流域治理等方式,还清黑臭水体、提升河湖水环境、恢复城市生态功能,提升了市民的生活品质。

        这场碧水攻坚战,让我们的城市因水而美,更因水而繁荣。

        探访地1

        朝阳坝河 新添“守门员”兜底处理污水

        ■新颜

        自从去年10月开始,坝河流域甚至是坝河下游温榆河的水质,开始发生了变化。水不仅不黑不臭了,水量大了,水清澈了,连两岸的景色也都和以往大不相同了。记者上周来到位于东坝地区的坝河一河段,河两岸满眼绿树,清澈的河水倒映着岸上的绿树,野花盛开,绿草丛生。有人在河边儿吊着嗓子,有人在岸边等鱼上钩,有人带着孩子在小桥上散步,别有一番情趣。“我们实在太喜欢治理后的坝河了。”在周边居住的居民们回想起过去污水横流的河道,再看看眼前的美景,满足感倍增。

        ■旧貌

        坝河曾是2016年上了市级黑臭水体“黑名单”的一条河,时常可见浑浊的污水从直排口流入河中,河水浑浊不堪,甚至有大块油污漂浮,臭味明显。但两岸污水直排只是导致坝河污染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流域内污水处理厂能力不足——污水处理能力赶不上污水产生量。

        ■治理

        坝河流域面积大,沿线有北小河、酒仙桥和高安屯一期再生水厂来处理流域沿线产生的污水,然而这三个再生水厂的总处理能力加起来,也不能完全“消化”污水。因此,高安屯再生水厂二期工程应运而生。

        高安屯再生水厂厂长陈靖轩告诉记者,坝河流域的污水主要来自亚运村、望京、东坝、金盏、草房等地区,经过北小河、酒仙桥和高安屯一期三个再生水厂处理之后,每天仍然有六七万立方米的污水无法满足处理的需求。自去年10月高安屯再生水厂二期建成投用之后,新增污水日处理能力为18万吨,可一举缓解坝河流域污水处理设施超负荷运转的压力。

        走进高安屯水厂,二期的水厂外观呈深红色,地上建筑物高三四米,地下部分深五六米,是一座典型的半地下再生水厂。透过顶层玻璃,可以看到生物池内混浊的污水正在翻滚,但鼻子里闻不到污水的臭味,耳朵边也几乎听不见污水处理过程中产生的噪音。经过这儿处理的再生水,将通过管线流入下游温榆河。

        高安屯再生水厂二期可以说是坝河流域最后的“守门员”,它地处坝河流域末端,扮演着兜底处理的角色。目前水厂处理的高品质再生水,约三四万吨用于园林绿化,其余部分约10多万吨将退回河道,持续更新坝河水体,确保高品质再生水汇入温榆河、流向副中心。

        探访地2

        大兴岔河

        昔日臭水沟 变身荷花带

        ■新颜

        76岁的高连生是大兴区安定镇后野厂村土生土长的村民,老爷子身体硬朗,吃喝不愁,没事儿的时候,最爱到家门口的岔河河边儿坐着。“坐在这儿,看着荷花儿,听着鸟叫,就是舒坦。”高连生眼前,就是治理后的岔河,虽然水面不宽,只有六七米宽,虽然水流不大,只有几十厘米深,但两岸护坡环境整洁,绿植遍地,河道里种植着大量荷花,大部分已经绽放花蕊,在岸边棕色木栈道上慢步,一派安逸闲适的景象。

        ■旧貌

        但是在一年多前,这里并不是这番模样。岔河起源于青云店镇王各庄村,向东流经魏善庄镇、安定镇、青云店镇、长子营镇和采育镇,于沙窝营村处汇入老凤河,是一条陪伴当地多年的老河道。“这条河虽然改过道,但是从小就在我们身边,可以说是看着我们长大的。”高连生还记得这条岔河原来在村北,为了行洪改到了村南,一直是现在的位置。

        近些年来,岔河一直是村民眼中的臭河沟。由于当地不是建成区,没有专门收集污水的管线和设施,当地村民洗澡洗菜用过的污水,随便接根塑料水管,就捅到了河道里。尤其是夏天的河道里,混合着河底淤泥和污水的臭味从河道里飘出,让村民不敢靠近。

        ■治理

        2017年,岔河被北京市水务局列为黑臭水体治理重点,大兴区水务部门为其制定了详细的实施方案。大兴区水务局供排水科负责人杨再俊介绍,岔河的治理方法并不复杂,首先就是要把河底十几年尚未清理过的淤泥给清理干净,其次对沿线村庄建设污水收集措施,最后再清运垃圾、种植水生植物等等。

        岔河治理段有18公里长,流域覆盖48平方公里。杨再俊告诉记者,为了了解具体情况,水务人员做了详细调查,逐一排查河道具体有几个排污口,明排还是暗排,哪里经常有垃圾,甚至具体到每户的门牌号、倒垃圾点位和次数、排污口位置,实现了台账的精细化管理。

        与此同时,在沿河的村镇,水务部门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在村镇建设了污水收集装置或者铺设污水管线,将污水引至附近的污水处理厂。最后,再通过上游小红门再生水厂每天给河道补给再生水,营造优美的水环境。

        在大兴区,这样的黑臭水体治理工程还有不少。在第二个“三年治污行动方案”当中,大兴区共有18条段黑臭水体整治任务,全长149公里,其中建成区10条段49公里、非建成区8条段100公里。截至2018年年底,大兴区完成了市、区两级要求的各项任务。此外,按照“河长制”工作要求,大兴区各属地落实专业管护队伍,对河道开展巡查管护,确保整治效果长期保持。

        探访地3

        通州北运河

        河长制联动治污 生态效应初显

        ■新颜

        长安街一路向东,快到东六环的时候,会看到一个非常开阔的水面,大桥横跨河道,水面碧波荡漾,刚刚下过雨,两岸美景如画。运河奥体公园里,广场上人们闻歌起舞,孩子们踩着水坑嬉戏玩闹。“我最近发现,河里居然有麦穗鱼了。”岸边,一位老大爷把鱼竿伸进水里,歪着头跟旁边的鱼友闲聊两句。这位老大爷在北运河边生活了大半辈子,曾经在河里抓鱼摸虾,也曾经历过河里鱼虾绝迹、群鸟逃离。麦穗鱼是他小时候在河里扑腾的时候捞过的品种,如今再次出现在河里,老人的兴奋难以言表。

        水质的清澈、麦穗鱼的回归、两岸环境的优美,这一切都与通州区近些年花大力气治理污水、打造水生态密不可分。

        ■旧貌

        通州区位于北京市河流下游,有“九河下梢”之称,中心城区90%的河流都要流经北运河最终出境,在这些流经通州的水当中,存在着大量的黑臭水体。在2017年市水务局公布的84条黑臭水体名单当中,有53条都在通州境内,可以想象通州治水难度之大、压力之大。

        ■治理

        声势浩大的治污行动由此拉开。首先,市水务局根据通州区实际,制定了“1626”工程,即通州区上游的16条河治理;建设北运河和潮白河两个生态带;将通州分成六个片区,主要涉及农村排污治理,包括管线、污水处理厂站建设等。截至2018年年底,北运河流域已新建再生水厂18座、升级改造污水处理厂3座,流域内再生水厂达到了60座,污水处理率大幅提升,挂账的53条黑臭水体全部还清,基本解决了城镇地区污水处理能力不足问题。

        治理工作并不简单,也遇到过不少阻滞。北运河管理处工程科科长杨子超告诉记者,通州境内的黑臭水体绝大多数都在非建成区,很多河道都有大面积的滩地,有些当地村民就钻了空子,占用滩地建房、搭建养殖场,不仅违反了河道滩地禁止修建建筑物的规定,还产生了大量污水。在漷县镇一村庄河段河滩地内,工作人员就曾经发现此处有个规模很大的畜禽养殖场,里面散养着鸡、鸭、鹅等两万多只畜禽。“这个养殖场特别隐蔽,在滩地的树林里,一靠近就能闻见鸡粪味儿,完全没有任何畜禽排泄物的收集设施,粪便全部直接入河。”杨子超曾去现场查看情况,至今对这个养殖场的臭味记忆犹新。“我们发现后就曾经多次与当事人沟通,但是效果并不好,好在河长制来了。”北运河管理处的市级河长联络办公室会同通州区属地政府,与当地的河长联合启动专项行动,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养殖场就实现了彻底清退。

        未来的北运河还将为市民呈现更多美景。杨子超介绍,计划到2020年初夏,通州还将选择绿化条件好、景观优美的区域打造一处精致小巧的滨水公园,设置下河台阶、汀步石,满足市民亲水的需求。由于穿越了北京城市副中心,北运河的防洪标准也将在这次治理中提升,通过扩挖河道、加高堤防的方式,确保百年一遇的洪水不漫溢。

        此外,对于影响主河道的170个排水口,北运河管理处采取高科技手段对排水口进行远程监测,实时回传数据,发现问题及时处理。与此同时,北运河管理处还与上游河道管理单位,例如清河、通惠河、凉水河、坝河等管理单位建立水环境联动机制,发现问题共同处理。

        攻坚目标 今年再解决300个污水收集处理

        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本市完成了16公里合流管线改造和中心城区445处雨污水混接点治理;新建污水管线58公里,完成了北苑污水处理厂升级改造,污水收集处理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围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美丽乡村建设,今年计划再解决300个污水收集处理问题,目前完成29个村污水治理任务,未来将开工治理172个村。

        目前市水务局正在组织制定第三个治污三年行动方案,重点围绕城乡结合部村庄、重要水源地村庄、民俗旅游村庄和人口聚集村庄,加快解决农村地区污水收集处理问题,开展城镇地区污水收集处理和再生水利用设施补短板工程建设,严格落实河长制,开展小微水体整治,加快改善首都水环境质量。

        本报记者 叶晓彦 汪丽丽摄 

        数说碧水攻坚战

        新建再生水厂26座

        升级改造污水处理厂8座

        新增污水处理能力约60万立方米/日

        建设污水收集管线1956公里

        改造雨污合流管线 50公里

        新建再生水管线430公里

        解决864个村的污水收集处理问题

        全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