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俄接回滞留格方游客

        俄罗斯针对格鲁吉亚局势发布的两道禁飞令8日生效,俄方客运航班不得飞往格鲁吉亚,格方客运航班同样禁止入境俄罗斯。俄罗斯交通部7日确认,将继续帮助滞留格鲁吉亚境内的俄罗斯游客回国。俄罗斯8日谴责格鲁吉亚一名媒体记者言语侮辱俄罗斯总统,指认这是格鲁吉亚极端政治势力蓄意挑衅,意在煽动破坏两国关系。

        俄方 禁飞令生效 继续撤人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6月21日签署命令,为保护俄罗斯公民人身安全,自7月8日起禁止俄罗斯客运航班飞往格鲁吉亚;俄罗斯交通部次日发布命令,自7月8日起禁止格鲁吉亚两家航空运营商的客运航班飞往俄罗斯。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2006年、2008年关系紧张之际,俄方发布类似禁飞令。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6月下旬出现示威,促使俄方再度发布禁飞令。示威者抗议一名俄罗斯议员赴格出席一场论坛期间坐在格鲁吉亚议会议长的座位发言。

        格鲁吉亚是俄罗斯人的热门旅游目的地,示威正值旅游旺季。俄方没有说什么时候撤销禁飞令。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格里戈里·卡拉辛3日说,俄方正在等待局势恢复正常。

        格鲁吉亚旅游局预期,如果俄罗斯禁飞令持续至今年底,赴格鲁吉亚俄罗斯游客将减少100万人次,格方因而损失7.1亿美元收入。

        俄罗斯交通部长叶夫根尼·迪特里希7日确认,禁飞令生效后,俄方将继续投入资金,以帮助滞留格鲁吉亚的俄罗斯游客在从8日开始的一周内回国。

        格方 一名记者言语侮辱普京

        俄罗斯8日谴责格鲁吉亚一名媒体记者言语侮辱俄罗斯总统,指认这是格鲁吉亚极端政治势力蓄意挑衅,意在煽动破坏两国关系。

        俄罗斯外交部在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说,发生在格鲁吉亚的事件说明了“偏激反俄情绪将通往何处”,“我们认为这是格鲁吉亚极端势力设计破坏两国关系的又一次蓄意挑衅”。

        格鲁吉亚鲁斯塔维-2电视台7日晚间播出一档直播电视节目,记者乔治·加布尼亚用污言秽语谈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格鲁吉亚总统萨洛梅·祖拉比什维利和总理马穆卡·巴赫塔泽随即予以谴责;格外交部发表声明,称这一言论煽动情绪,目的是加剧业已紧张的格俄关系。

        被问及俄方对上述事件的看法时,俄罗斯外交部女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回应:“格鲁吉亚的问题。”扎哈罗娃没有再作更多解释和回应。俄罗斯国家杜马、即议会下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成员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认为,应彻底冻结俄格关系。“诚然,格鲁吉亚总统谴责了加布尼亚,但(格方)没有道歉。”

        加布尼亚的节目播出后,数以百计示威者在鲁斯塔维-2电视台大楼外集会,要求电视台解雇加布尼亚。鲁斯塔维-2电视台一度暂停播出,直至8日晨恢复。据新华社

  • 抵御压力 伊朗再抛“选项”

        伊朗官员8日说,伊朗方面正在讨论将浓缩铀丰度提升至20%甚至更高百分比的可能性,重新启动IR-2和IR-2M型离心机是所讨论的选项之一。法国、德国、俄罗斯和欧洲联盟就伊朗提升浓缩铀丰度的举动表达“关切”,呼吁伊朗撤回相应举措、继续履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 

        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贝赫鲁兹·卡迈勒万迪8日确认,伊方所生产浓缩铀丰度已经突破伊核协议规定的3.67%上限,超过4.5%。卡迈勒万迪说,伊方正在讨论后续选项,包括重启离心机以及将浓缩铀丰度提升至20%甚至更高。“有20%和(丰度比20%)更高的选项。”伊朗国家电视台援引卡迈勒万迪的话报道,“重启IR-2和IR-2M型离心机是一个选项。”

        伊朗2015年7月与美国等六国签署伊核协议,换取联合国解除制裁。依据协议,伊朗可制备浓缩铀丰度的上限是3.67%,远低于武器级浓缩铀所需的90%。签署伊核协议前,伊朗浓缩铀丰度一度达到20%。这一丰度的浓缩铀可以驱动舰船。一些分析师解读,伊朗突破上限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旨在为对话协商留余地。

        路透社报道,伊方提及的选项颇为“模糊”,既没有说明将提升多少数量的浓缩铀至更高丰度,也没有给出打算重启的离心机台数,为自身留下转圜空间。据新华社

  • 日媒公布侵华日军使用毒气证据

        日本共同社7日深夜报道,日本历史研究学者松野诚也近日发现一份记录侵华日军曾在中国战场使用毒气弹情况的“战斗详报”。

        松野表示,这是首次发现日军毒气部队自己记录的使用糜烂性毒气等相关信息文件,铁证如山。文件可能被个人保存才幸存至今。松野表示,侵华战争战场的实际情况,“已弄清的只是冰山一角,有必要弄清事实,从中吸取教训,不能再让悲惨历史重演”。

        松野提供的“战斗详报”照片显示,1939年7月,日军毒气部队“迫击炮第5大队”在中国山西省东部山岳地区作战时,共向中国军队发射231枚可强烈刺激呼吸器官的“红弹”,以及48枚可令皮肤及黏膜溃烂的“黄弹”。“战斗详报”还评价,首次使用“黄弹”“效果非常好”。

        日本《东京新闻》8日刊登相关报道说,“旧日本军”为严格保密,将装有糜烂性毒气的弹药称为“黄弹”,将“喷嚏弹”称为“红弹”,将装有剧毒氰化氢的弹药称为“茶弹”,将催泪弹称为“绿弹”。当时日本曾在广岛、大久野岛设立毒气生产基地,毒气运到福冈县后被灌装入炮弹再运往中国战场。

        松野是日本现代史研究学者,2010年在明治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出版多部关于日军生化武器的书和资料集。他将把此次发现的“战斗详报”详细内容与分析汇总成论文,刊登在日本月刊杂志《世界》八月期上。

  • 向叙派地面部队?德国拒绝了美国

        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8日说,德国将在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国际联盟的框架内继续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舆论解读,德方所言相当于回绝了美国提出的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要求。

        美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别代表詹姆斯·杰弗里先前要求德国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以协助美国扶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民主军”继续打击“伊斯兰国”残余力量。

        美国主导下,国际联盟2014年9月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发起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作为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成员之一,德国派出“旋风”侦察机和空中加油机、在伊拉克培训安全部队,任务定于今年10月31日结束,后续行动须得到德国联邦议院授权。

        德新社报道,杰弗里希望德方派出地面部队,接替部分美军士兵的任务。美方希望德国政府7月予以答复。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