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李倩跟资深前辈合作受益匪浅

        在北京卫视播出的《神探柯晨》中,李倩饰演的“菜鸟”侦探向羽武力高强,短发飒爽,颇有几分“项羽”式的英雄气概,李倩也笑称这回“确实是想力拔山兮气盖世”。出道近二十年,在观众眼中,李倩似乎一直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姑娘。而这种“小女孩的感觉是否会形成一种局限”?李倩否定了这个说法,直言从未对自己设限,也从未停止学习及挑战。

        “为什么女孩就不能做警察?”这个在第一集便出现的发问,奠定了向羽与众不同的气场走向。在李倩眼里,她是一个摆脱了年代标签的、不同以往的少女形象,虽是一个富家小姐,却并非符号化的传统人设。“她是一个侦探,是一个有社会属性、有作用的人,而不只是一个谁谁家的小姐或女儿。”剧中的向羽身手了得,热情满满,擒得了贼,破得了案,以女性独有的敏感和细腻,协助柯晨侦破了一个又一个案件。李倩认为,向羽打破了观众对民国时期女性的固有印象,既不是风情万种的交际花,也不是饱读诗书的文艺青年,而是警察身份赋予其的社会含义。“她丰富了观众对于那个时代女性的想象,她想做那个时代的新女性。年轻又有热情,再加上女生天生的第六感,会让她在不同的角度上对于侦破案件有灵感或有帮助。”

        初期的向羽因为自作主张犯下过不少错误,连李倩都忍不住吐槽“太菜了,她就是一个职场菜鸟”。但随着一桩又一桩案件的发生,不断接触到每一个案件、每一个凶手背后的故事,向羽最终扭转了自己非黑即白的绝对世界观,学会从人性角度去辨别善恶。“所有的人都最终让她有一个成长,让她对社会和人都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

        《神探柯晨》将故事定位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当时的天津“九河下梢连着海,七十二沽屯着人”,风气开化,社会百态。为了融入角色,同时也为更突出向羽民国新女性的特质,李倩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留了多年的长发剪短,以求在外形上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我从小学之后就没有剪过短发了,但是对向羽来说,她就应该是短发,就是因为‘打破’,打破人们对当时女性的直观感受。”

        李倩透露,关于短发的设计还有一段小插曲,最开始的提议来自于剧中颠覆性饰演交际花的柯蓝。“这个事我真的特别感谢柯蓝姐,当初长发、短发都想过,包括短发的假发,造型师在我头发上都有试过。但是大家都很犹豫,因为如果剪了就回不去了。但柯蓝姐很肯定地说一定要剪,说你相信我,剪完之后你就会变成向羽那个人物。”剧集播出至今,向羽侠气直爽的一面在短发的衬托下更为直观讨喜。

        对李倩而言,能够搭档黄志忠、吴刚等这样一群影视行业的资深前辈,是件非常幸福的事,“他们在片场的状态放松又认真,是跟你开着玩笑的同时,又非常认真负责的在自己的人物里面。而且是不论你怎么演,他都能包容你并且托着你走。”

        戏里,向羽崇拜福尔摩斯渴望成为一个出色的警探;戏外,黄志忠、吴刚等人的敬业,则让李倩尊敬又深受触动。她回忆说,拍摄时黄志忠痛风病复发,有很长一段时间痛到只能依靠轮椅行动,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咬着牙边导边演。“在拍摄的时候我其实特别心疼他,他在现场很辛苦,又很努力,那个轮椅就在画面的边上等着,看着就让人觉得难过,但他又不会给你很大的压力,很幽默也很顽皮,还让你很轻松。”拍戏之余,只要没有自己的戏份儿,李倩就会一直坐在监视器后面,认真观摩揣度每一个人的表演,“那个过程太幸福了,你能感受到这份职业的魅力,同时你也希望能像他们那样,无论这份工作做了多久,都还能保持那份态度和热情。”

        16岁出道,出演《武林外史》中小泥巴一角,此后又在《李卫当官》、《天下粮仓》、《大唐双龙传》等古装剧中出演了一系列小女孩形象,回顾自己的演艺之路,李倩表示,虽然过往的角色不少是小女孩形象,但自己也尝试过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所以并没有觉得只给大家呈现了活泼的李倩。“每一个人物的性格其实都不相同,都是不一样的人生,都有她的魅力。而我始终会保持的是童心,我认为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都得留一小块童心在,那个对真挚的表达是有帮助的。”本报记者 邱伟

  • 刘敏涛自认跟剧中角色性格反差大

        在东方卫视播出的《带着爸爸去留学》中,刘敏涛是12岁儿子的“陪读妈妈”,她饰演的刘若瑜让孩子按照自己设定的轨迹成长,最终把儿子教育成人,自己也完成了蜕变。而在生活中,刘敏涛则是位温暖严厉兼备的母亲,在她心中,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中描述的亲子关系最为完美,“我理想中的亲子关系就是钱锺书先生和杨绛先生,还有圆圆,他们这一家三口的相处方式,让我觉得很完美,很理想,很渴望。”

        以往刘敏涛的角色,温婉从容是大多数,而此次《带着爸爸去留学》中的刘若瑜,却有着极强的个性。“当时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原因是她与别人的不同。”毒舌、敏感、洁癖、神经质,剧中的刘若瑜与戏外的刘敏涛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与性格过于精细的刘若瑜相比,我私下里则大大咧咧,不爱操心,讨厌斤斤计较,反差还蛮强烈的。”

        为了将刘若瑜的性格游刃有余地展现给观众,刘敏涛在角色的刻画上下了很多功夫,“剧中说粗话是下意识的,当你进入角色当中,它就自然而然脱口而出;为了体现她性格上的‘拧巴’,我在人物细节上进行了一些设计,比如她有洁癖、强迫症,生活中却又很接地气。”在刘敏涛看来,刘若瑜身上也有很多迷人的部分,包括她的小缺点,都让这个角色非常可爱,“这个人一直是用鼻孔看人的,她有点高冷、不屑一顾那种,但这也是表达她心情的一种方式,其实她内心很暖,很热情。”

        剧中,刘若瑜本是一个出色的脑外科医生,优渥的生活条件和光明的职业前途,让她成为他人榜样;然而为了陪伴12岁的儿子出国留学,她毅然决然地走上了“陪读妈妈”这条路,在国外一待就是8年。对于这种“奉献型”的教育方式,刘敏涛表示并不赞同,“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愿意放弃现在的工作和事业。”此外,刘敏涛也觉得孩子12岁就去留学确实有点太早了。“这件事因家庭情况而异,但我女儿12岁,我肯定不会让她出国读书。”在刘敏涛看来,在陪伴子女留学的过程中,家长不应该只是家长,“他们也是孩子的朋友、伙伴,要适当在孩子面前示弱,寻求他的帮助,让孩子觉得你也是需要依赖和支持的,这样孩子也能得到成长和历练。”

        生活中身为母亲,刘敏涛坦言,她与女儿的沟通方式是温暖和严厉兼而有之,“女儿已经11岁了,所以光和她做朋友是不行的,还需要更严厉的方式,跟她讲道理。”

        近几年通过数部热播剧走入大众视野的刘敏涛,被贴上“大器晚成”的标签,对此她表示:“这都是观众对我的厚爱,在我看来,那些年的‘沉寂’,其实都是我该做的,顺理成章的事情。”回望过去,刘敏涛始终没有丧失对生活的热爱,她坚持“懂得感恩,就不忘初心”,认为“只要认真专注地做事情,危机就不复存在,梦想早晚会成真”,在塑造角色前,先塑造自己。

        “不能让角色靠近我,而是我要努力地靠近角色。”刘敏涛说,“在表演上,我没有犹豫过一分一毫,一直抱着专业的态度来做这件事。”为了能塑造类型更多元的角色,她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知足常乐,生活有规律,不碰烟酒,少食,适当做一些有效的运动,良好的生活习惯既能保持身材,提升生活质量,也能让自己心态更愉悦。”生活经历是财富,也让身处中年的刘敏涛更泰然自若,“所有的经历都能让我得到成长,产生蜕变,对我有着很大的帮助。正像剧中的刘若瑜那样,踏踏实实,和孩子一起成长。”本报记者 邱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