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徐嘉余志在卫冕百米仰

        昨天,中国国家游泳队公布了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的43人名单。这份名单中,孙杨参加200自、400自、800自和1500自四个单项,是全部参赛运动员中个人报项最多的选手。此外,个人报项达到三项的选手还有徐嘉余、季新杰、王简嘉禾、李冰洁和叶诗文等。不过孙杨却未必是本届世锦赛中国队的第一劳模。因为据徐嘉余介绍,如果国家队最终安排他参加多项接力,他在光州可能要比6项

        2017年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徐嘉余以52秒44的成绩夺得男子100米仰泳的冠军。此次光州游泳世锦赛,他毫不讳言自己的目标就是卫冕,“我就是去冲击100米仰泳世界冠军的!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徐嘉余的话给自己留了余地。这主要是因为男子100米仰泳这个项目的竞争太激烈。尽管今年男子100米仰泳的世界第一好成绩52秒27就在他的名下,但这个成绩领先列第二的澳大利亚名将拉金也仅有0.11秒。去年的杭州短池游泳世锦赛前,徐嘉余也曾在日本的短池世界杯分站赛上游出了48秒88的世界纪录,但最终在家门口,他仅以49秒26获得银牌,冠军被美国名将瑞恩·墨菲以49秒23夺走。

        胜负就在光电火石之间,这让徐嘉余每逢大赛都会格外紧张。“我还是紧张。我已经在进行心理上的训练了”,徐嘉余话锋一转,“希望在这次比赛中能有好的表现。如果不行,我们就还是以东京奥运会为主。”徐嘉余的每一堂训练课和每一次比赛,都是在为东京奥运会做准备。“这是往上跃的台阶,就看能不能跳上去了。”他说,“我们准备四年就是为了奥运会的这一跳,跳上去就成功了。”

        但世锦赛的重要程度还是让他无法完全释然,因为他毕竟夺得了中国男子的首枚仰泳世锦赛金牌。如今的徐嘉余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初出茅庐、毫无顾忌的徐嘉余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前一年,徐嘉余将踏上自己的第四次世锦赛之旅。 如果可能,他会在光州参加包括接力在内的6个项目,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男子100米仰泳。“现在,我的训练和备战都还不错。”他说,“我希望能够顺利地出征,顺利地完成比赛,那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本报记者 李远飞

  • 汪顺这次想要金色的

        2015年喀山游泳世锦赛、2016年里约奥运会、2017年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汪顺在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项目上获得的都是铜牌,这次光州游泳世锦赛上,他的目标很明确:“连续三年的大赛都是拿了200米个人混合泳的铜牌,这次世锦赛我希望自己能获得更好的成绩,希望去冲击一下金牌。”

        汪顺的信心来自于之前为期6周的美国特训。与以往以长距离为主的训练不同,这次他在美国的训练重点是短距离,重点练200米的能力。“这次更多的是补速度的短板,把200米的速度提上去。”他说,“那边安排每天两三堂的强度课,都是在早上进行。我们中国运动员在早上出状态方面比较欠缺,这样就是为了调动我的状态。”这次的美国集训还有一点与以往不同,那就是朱志根教练不在汪顺的身边,两人之间需要通过远程沟通,交流训练情况。“基本没有影响。”汪顺说,“我已经是老队员了,很多训练还是从自己的实际需要出发,不像小时候,教练说什么就做什么,现在更多的是与教练沟通,把自己的想法及时表达出来,做到相互交流,而且还有于诚教练在我身边。”

        从2011年上海游泳世锦赛到这次光州之行,这是他的第五次长池世锦赛了。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始,汪顺的父母就开始去现场看他的比赛,此次也不例外。汪顺笑着说:“他们多少有‘比一次少一次’的想法。”作为一名老将,汪顺心中何尝没有这种念头?这么多年比下来,他也希望能够突破。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他游出1分57秒05夺得200米个人混合泳铜牌;次年的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他再次以1分56秒28夺得200米个人混合泳铜牌。汪顺这次想要一枚金色的奖牌,但如果拿不到,他也希望能够在成绩上有所突破,他说:“我给自己定的成绩目标,是希望能够游进1分56秒以内。”本报记者 李远飞

  • 刘湘期待好运常在

        弹力带的一段绕在泳池出发台上,而另一端系着刘湘。这位在去年亚运会上打破了女子50米自由泳亚洲纪录的广东姑娘,昨天在完成了力量训练后,在主管教练何新中的指导下,在泳池中完成抗阻力带的训练。“比完全国冠军赛,我的肩膀伤了好几处。”她说,“我有一个多月没有练上肢了。”

        去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刘湘打破了由乐靖宜保持的尘封了23年的亚洲纪录。“这样能把她的肩膀练好一点,就不容易伤了。”何新中说,“就好比盖房,直接用砖砌当然盖得快,但还是应该先往下挖。”

        在女子50米自由泳这个欧美选手的传统优势项目上,刘湘想要提升成绩非常难。两年前的世锦赛上,她获得50米自由泳的第六名。这次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争取比上次好一点”。“现在状态正常,心态也还好。”她说,“我现在对自己最大的要求是保持好心态。这个项目有难度,有时候我确实不自信,会怀疑自己,现在我就是要多给自己一点鼓励。”

        刘湘右手的手腕上文了马的图案,她称之为“幸运神兽”,还将一个维尼熊的毛绒玩具带在身边,她说:“全运会是我好运的开始,从那时我就将维尼熊带在身边,好运也一直陪伴着我。”本报记者 李远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