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让职业院校成为工匠“摇篮”

        贾亮

        大国工匠作用无可替代

        需要一流职业教育培养

        据本报报道,北京市将重点建设10所左右世界一流职业院校,按照每所学校最高1亿元的总额予以支持,以期逐步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高地。在各大院校纷纷发送录取通知书的当口,这则消息似乎不大引人注意。其实,这样的大手笔,同样涉及未来众多考生的命运,将给更多的年轻人提供受教育和找工作的广阔空间。

        在大学文凭已成人生标配的当下,职业院校被很多家长学生轻视,在一些地方政府那里也属“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优惠政策不多、支持资金寥寥。很多职业院校出来的学生,即便专业扎实、特长明显,可选择的机会也不多,自己都有些抬不起头的感觉。

        这种现象,即便不是唯学历论下的偏见,也是不折不扣的误解。近几年推出的大国工匠中,很多人第一学历就是职业院校,他们以无可替代的技术实力告诉人们:在卫星、导弹、高铁等等最高精尖的科技领域中,并不都是科学家的天下,也不都是先进机器就能包打一切。他们不是科学家,但作用无可替代。

        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焊工李万君职业高中毕业后从事焊接工种,总结并制定了20多种转向架焊接规范及操作方法,技术攻关100多项,其中21项获得国家专利,被誉为“工人院士”,具有我国自主研发知识产权的中国标准动车组上,就有李万君的重大贡献。全国人大代表梁兵最初也是一名技校生,作为一名数控铣工,加工零件精度能达到0.008毫米,也就是头发丝的十分之一,卫星里的信号采集就是依靠他们加工的产品。无人否定起点的重要,但同样要承认那不是决定人生高度的核心要素。

        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是青年通往成功成才大门的重要途径。因此,职业教育不仅大有可为,也应当大有作为。使“中国制造”更多走向“优质制造”、“精品制造”,使中国服务塑造新优势、迈上新台阶,需要培养一大批怀有一技之长、职业素养良好的劳动者。北京市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是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优化教育结构的重要举措,也是促进职业教育与其他类型教育有机衔接,畅通人才多元化成长渠道的战略选择。

        一切劳动者,只要肯学肯干肯钻研,练就一身真本领,掌握一手好技术,就能立足岗位成长成才,就都能在劳动中发现广阔的天地,在劳动中体现价值、展现风采、感受快乐。全社会也要树立正确人才观,破除三六九等、高低贵贱的落后观念,让各方力量携起手来,共同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给每一名劳动者以人生出彩的机会。

  • 别睡啦

        据报道,海南海口一些小区公共健身器材年久失修,无人维护,沦为“晾晒地”。其实,公共健身器材疏于管理无法使用,已成为全国性公共管理难题;健身器材由于年久失修造成的安全事故甚至极端案例也多有发生。公共健身器材的设置是便民利民的好事情,服务和管理工作应该跟上。李嘉

  • 炫富不妥,醉驾才是焦点

        王钟的

        发生在河南永城的“玛莎拉蒂撞宝马”交通事故,成为连日来舆论热议的焦点。据警方通报,玛莎拉蒂的驾驶人谭某为女性,今年23岁,案发后经检测其血液酒精含量远超醉驾的认定标准。目前,谭某已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喝酒不开车,是每个驾驶人都知道的常识。尤其醉驾入刑以来,全社会对酒后驾车危害的认识有了新的提高,酒后驾车的现象得到有效整治。在这样的背景下,夺走两条生命的肇事者谭某确实不容宽恕。

        不过,事件目前所引发的舆论关注,已明显超出交通事故本身的范畴。“玛莎拉蒂撞宝马”给人的财富想象,肇事者谭某被曝其微博多为炫富内容,以及其优越的家庭背景,都触动着舆论敏感的神经,成为网友议论纷纷的对象。

        无论肇事者拥有怎样的身份,其家庭背景如何,都改变不了醉酒驾车的性质,都会对卷入其中者造成严重的伤害。炫富固然是公众舆论场中不讨喜的行为,也不为主流价值观所提倡,但毕竟是私德层面的事。过度关注炫富,很可能只是缺乏理性的仇富。关注“玛莎拉蒂撞宝马”,还是要回归到对交通安全本身的讨论上。

        在法律面前,每个人都应当得到公平的对待,肇事者谭某无疑不能例外。我们还期待,因事故受到伤害的人得到妥善安抚——死者获得合理的赔偿,伤者能够尽快恢复健康,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事实上,在事故中受重伤的谭某不仅是肇事者,也是醉驾受害者,舆论应当基于人文关怀希望她恢复健康,在此基础上,作出真心悔改,接受法律制裁,而不是无止境地对其日常生活方式进行扩大化的“审判”。

  • 缓解中青年不可承受之累

        张丽

        10天之内,3名青壮年医生猝然离世。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肖育众医生,31岁;同仁医院眼科青年医师王辉,32岁;河南省肿瘤医院医生张恒伟,48岁。英才早逝,对家庭、对医院、对患者,都是特别令人痛心的损失。相关报道提到,他们的去世,都和心血管疾病相关。虽然各有具体病情,但这背后,确实隐藏着青年学者普遍面临的过劳问题。

        理论上,对猝死知识了解得最多、最详细,同时也应该对预警信号最敏感的医生群体,反而接二连三有人因此去世,这种现状不能不引发思考。去年初,中国医师协会根据全国4.46万家医疗机构、14.62万医师调研结果发布了《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其中显示,我国二、三级医院医师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远超每周40小时的标准工作时间;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医师能够休完法定年假,甚至还有4.4%“不知道自己有年假”,休息权远未得到保护。作为健康的守护者,医师对自身健康却没有把握:14.6%经常熬夜,33.2%罹患一种疾病,5.9%罹患一种以上的疾病。以带病之身,为患者看病,精神可嘉,却不可取。

        纵观近年来的公开报道,包括医生在内的各界青年才俊、业务骨干都有猝然离世的情况,过劳正是中青年猝死增多的主因。这些人正处在业务上出成果、生活上挑大梁的阶段,经常是“5+2、白加黑”地连轴转。单位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之外,他们往往还给自己加码。过劳导致的亚健康几乎成为普遍现象,唏嘘同龄人离世的消息,转过头来自己还是要面对习以为常的压力。那些“健康最重要”的自我提醒,大约撑不到三分钟就被各种指标要求给覆盖过去了。这种现象也早已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新华社、人民日报都曾经发文批评过度加班现象,警示加班导致的健康问题,呼吁不要用加班掏空中青年生命。更不用说,《劳动法》早就对工作时长有了明确的规定。

        中青年作为社会中坚力量,作为家庭的顶梁柱,他们始终在关爱别人,其实,他们的身心健康,也应该得到更多更大的关爱。3名青壮年医生已经不幸离世,但愿能够警醒更多的人劳逸结合,健康地生活和工作。

  • 点到为止

        侯江

        打赏迷了眼

        近日,广东惠州铁路公安民警在站区巡查时,发现一名年轻男子形迹可疑,经查竟是一名涉嫌侵占百万余元的网逃。据悉,该男子侵吞所在公司资产高达百万元,原因只是为了博女主播一笑。频繁打赏女主播使他的生活入不敷出,最终走上歧途。打赏了女主播,最终“打击”了自己的美好人生。这样的荒唐悲剧,不知能不能惊醒还在花冤枉钱打赏女主播的人。

        打人迷了心

        7月4日晚,上海虹口区曲阳路街道赤一小区男子叶某,用破袋投放垃圾,因不合规范,受到垃圾分类点位指导员劝阻。叶某不仅出言不逊,还猛掐分类指导员脖子,致其呼吸困难丧失反抗能力后昏厥倒地,随后扬长而去。叶某因涉嫌故意伤害已被移交警方处置。有网友怒斥叶某也属于“有害垃圾”,需要被“强制分类处理”。话说的难听,但值得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