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隋代佛像流失海外之谜

        佛像系被分为三段运出国

        为此,卢芹斋通过当时的中国驻伦敦公使郭泰祺表达了自己的“献佛”意愿,并且提议捐献此像之后应予必要的介绍辞,要求明确介绍“提供者:卢芹斋公司”。一开始,英方不同意这样的介绍辞,认为以古董商公司名称列入,有失体统。

        几经周折之后,终于确定介绍辞为“卢芹斋先生赠送给中国政府,后由中国政府于1938年转赠大英博物馆,以纪念1935-1936年伦敦中国艺术世界博览会”。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卢芹斋还被当时的中国政府授予了奖章,对其“献佛”之举以及别的慈善行动予以表彰。据查,1947年的《国民政府公报》第2931期之上,确实印有一条“国民政府令”,此令称“授予卢芹斋七等景星勋章”云云。景星勋章属文职勋章,分一至九等,授予对国家政务有勋劳的公务员,或对国家社会有重要贡献的非公务人员及外国人士。

        事实真相如此,终令笔者恍然大悟。之后,又偶然得观一份《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年刊》(1936年7月刊),发现庄严所撰《赴英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记》一文,实首发于此,比之先前获见转载此文的《美术论集》(1983),印制时间竟早了近半个世纪之久。因为庄氏所撰此文首发刊物《年刊》的发现,笔者决定再仔细查阅此刊,期待有更进一步的线索可循。

        果不其然,细读原刊,很快就发现先前没有注意到的一处细节——庄氏在文中早就介绍过卢芹斋。文中称:

        我国有古玩商人卢芹斋氏,西人称之曰C.T.Loo, 设肆巴黎,今数十年,既雄于姿,又富眼力,与日人所设之山中商会,同为欧美在中国古玩商。因卢氏对此次展览甚为努力,而国人知之者尚少,为文及此,故附记之。

        不过,遗憾的是,庄氏后来在文中并未对卢氏再详加记述,“卢氏对此次展览甚为努力”的种种细节,读者再无从得知详情了。除了庄氏所撰文章之外,《年刊》中还有一篇傅振伦(1906-1999)所撰《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参观记》,其中就明确提到了会场中的隋代大佛造像,在此文“会场布置”一章中,开篇即提到:

        大会门首,悬中英国旗。与学会会徽,随风飘扬。进门而前,中厅陈列之隋代造像,(插图一)首入眼帘。其雕刻于庄严之中,寓秀丽之姿,瞑目含笑,似欢迎吾人之参观者。

        查看文中提到的“插图一”,图注为“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场内部之一”,图片拍摄角度即为由展场大门直观中厅展场,可见那一尊隋代巨佛,即矗立厅中。诚如傅氏所见所言,极为醒目,颇为引人注目。

        事实上,随文附有八张插图,除“插图一”之外,“插图六”为此隋代巨佛的全身像,图注更直接标明为“隋开皇弥陀佛造像,卢芹斋藏”。如此一来,可知当年赴展中方人士,对后来“卢芹斋献佛”一事,应当皆是知晓内情的。只不过,当此事遽然向公众报道时,由于没有来龙去脉的背景说明,难免会让人莫明其妙、不明就里了。更何况,80年后如笔者这样的后世读者,就更感云山雾罩,疑点重重了。

        无独有偶,笔者又在上海《永安月刊》第十二期之上(1940年4月1日印行),发现了著名作家与画家黄觉寺(1901-1988,字菊迟,别署今画禅室主,吴江人)所撰《伦敦中国艺展巡礼》一文,文中亦有对隋代巨佛的记述。原文如下:

        (展厅)末为一大Salon,陈列隋代佛像一尊,硕大无朋,当余等于翌日参观地下层Royal Academy School时,见一大木椿柱,直立室中,询知是支撑上面大佛像用的,可以想见其大了。闻这也是美国收藏而出品该会的。

        如今,每一位进入大英博物馆的参观者,都能看到这尊馆内最大体量的展品。此像被置于楼梯转角,跨越两层楼,无论是首先进入底楼的参观者,还是沿楼梯拾级而上的参观者,视线都会自然而然地触及这尊巨像。巨像下方的介绍文字中,卢芹斋(C .T. Loo)的名号赫然在目,而80年前的那一桩“卢芹斋献佛记”,又有多少人会知晓,会在意呢?至于卢氏是如何把5.8米高的佛像分割为三段运出国的,外人更是无从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