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冬奥支线串起首钢北区五大功能区

        作为11号线的先期实施工程,冬奥支线计划于2019年开工,2021年底建成通车。昨天,冬奥支线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披露,11号线西段(冬奥支线)工程线路长度约4公里,增加0.4公里,设站4座,换乘站2座,分别在金安桥站与6号线和S1线换乘,在首钢站与规划中的R1线换乘。值得一提的是,未来冬奥支线计划灵活编组运营,列车将采用3A或6A的方式编组运营。

        建成后的冬奥支线将串联起首钢北区的五大功能区,站点750米覆盖范围达74.2%,同时也将近距离接驳北京冬奥会,服务赛时大客流集散。

        冬奥支线长4公里

        环评报告披露的规划显示,冬奥支线长4公里,全部为地下线,设车站4座,平均站间距0.97公里。4座车站中,有两座换乘站。

        该线北起石景山模式口地区,在模式口大街与石门路交叉口北侧设置金顶街站,出站后沿石门路、金顶西街向南敷设,过阜石路、大台铁路、S1线后设置金安桥站,与运营的6号线和S1线换乘,出站后线路由北辛安路转向首钢主厂区,在规划四高炉南路与规划修理厂西路路口南侧地块内设北辛安路站,之后沿规划的修理厂西路向南,并在长安街西延北侧设置首钢站与规划R1线换乘,出站后过长安街西延后沿规划二炼钢南路南行,在现在的镀锌板车间东侧设置地下临时停车区间。

        初期4分钟一趟车

        施工方面,环评报告披露,4座车站均采用明挖法施工,影响范围比地面现浇施工法小。地下区间多采用矿山法或矿山法+盾构法施工,对地面环境不产生噪声影响。线路计划今年开工,2021年底建成通车。

        不过,区别于此前的地铁线路,11号线将采用更为灵活的编组运营方式。根据环评报告,冬奥支线的地铁列车仍然采用现阶段地铁列车普遍采用的A型车,但列车编组有3A或6A两种模式。换句话说,未来冬奥支线的列车可以是3节车厢,也可以是6节车厢。据悉,冬奥支线开通当年将采用3A编组运营,初期、近期和远期则采用3A或6A灵活编组运营。

        环评报告显示,11号线列车设计最高速度是100公里/小时。初期(2022年)高峰时段每小时发车15对,相当于4分钟一趟车;近期(2025年)是每小时发车18对,相当于每3.5分钟一趟车;远期(2032年)是每小时24对车,每2.5分钟一趟车。运营时间上,早上5点30分发车,23点30分结束运营,全天运营18小时。

        串联新首钢各功能区

        根据《新首钢高端产业综合服务区交通专项规划》、《新首钢高端产业综合服务区轨道交通系统规划研究》的客流需求研究结果,远期首钢主厂区的交通出行总量约为35.8万人次/日,内部出行占23%,外部出行占77%。其中,轨道交通的出行量约14.5万人次/日,轨道交通对外出行需求12.9万人次/日,高峰小时需求约5.4万人次/小时,对外出行需求强烈。

        冬奥支线的开通,将服务首钢北区及东南区,带动区域改造及开发建设。同时也串联起首钢内部各功能区,站点750米覆盖范围达74.2%,基本全部覆盖首钢区域建设用地,线网密度1.1公里/平方公里,将极大地促进首钢地区的融合发展,满足居民的出行需求。

        冬奥会开幕前通车

        按照计划,冬奥支线将在2019年开工,2021年底建成通车。也就是说,将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前通车。

        该工程连接了首钢北区的5大功能区。同时,线路也与外围的1个换乘中心金安桥站实现接驳,并与两条中大运量地铁线(S1线、6号线)实现换乘,将成为区域内南北骨干线,也将是北京地铁线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车站布局上看,冬奥支线金安桥站紧邻北京冬奥组委办公区东侧,最近距离410米;冬奥会单板大跳台观赛区出口距离首钢站1公里,距离安保区约600米,既符合比赛场馆周边安保距离要求,又易于大型赛事活动大客流聚散的交通疏导,能够保障北京冬奥会期间高效的轨道交通服务水平。

        本报记者 胡德成  

  • “量身定制”打赢蓝天保卫战攻略

        进入夏日,不少市民又晒起了蓝天。6月份,北京PM2.5平均浓度为39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9.3%,上半年,北京PM2.5累计浓度46微克/立方米,创历史同期的最佳水平。蓝天真的越来越青睐北京了。

        蓝天常驻北京的背后,是一批环保人的努力与付出,其中就包括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环境处的工作人员。作为北京大气治理的“参谋”,多年来,他们为了北京空气质量的改善,想尽了一切办法:煤、油、车、工业、扬尘……为北京“量身定制”打赢蓝天保卫战的攻略。就在今年6月,大气环境处荣获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称号。

        量身定制起草治污措施

        1998年前就生活在北京的市民一定不会忘记,每到秋冬季,如果猛地深呼吸,空气里总有一股涩涩的、呛人的味道。那时候,城区不少地方还是烟囱林立,每到供暖季,浓烟从烟囱口吐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烟囱作为工业化的象征,被不少城市视作发达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

        但从1998年起,北京决心甩掉这个“指标”,全面启动了一系列大气污染治理措施。当时,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就承担了各种治理措施方案的起草。“我们的前辈早早投入了污染防治攻坚战,他们一年年积累的经验,是我们如今开展污染治理的宝贵财富。”大气环境处处长李翔对记者说,一代又一代大气处工作人员因地制宜,先后创新提出平房煤改电、锅炉煤改气、低氮燃烧等一系列政策,低氮燃烧等不少措施在全国都属于首创。李翔说,实践证明,这些治理措施对于北京来说可谓是“量身定制”。

        走村串巷助力解决煤烟污染

        记者与大气处有8年多的采访交流,跟随工作人员走村进户近百次,清楚地知道没有一项措施是在办公室就能敲定的,必须深入现场。从村民的炕头,到胡同里市民的家中,到镇里的变电站、城里的供热厂,他们深入调研,实地解决管线铺设、锅炉设备改造等难题,还积极帮助企业申请补贴。带上早餐出门,没赶上回家的晚餐都是常有的事。

        如今,北京已经累计完成4万余蒸吨燃煤锅炉“煤改气、煤改电”,基本实现全市平原地区“无煤化”,制定的峰谷电价等补贴政策惠及居民超过30万户。

        数据显示,北京全市燃煤消耗总量从2013年的2019万吨下降到2018年的400万吨。1998年,北京空气中二氧化硫浓度还有120微克/立方米,2018年降到了6微克/立方米,与世界发达国家城市水平基本相当。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告诉记者,北京已经在我国北方城市中率先解决了燃煤污染。

        全身心投入污染防治攻坚战

        解决了燃煤污染,北京的大气治理还有新的挑战。2011年以来,以PM2.5为代表的大气污染备受关注。尤其是秋冬季,每每重污染来临,人们纷纷提出疑问:雾霾究竟何时能离我们远去,蓝天何时能常驻北京?其实,这也是大气环境处每一位工作人员努力的目标。

        如今的大气处可谓“重任在肩”,北京空气质量的管理职能在这里。全市所有乡镇街道都纳入了空气质量考核排名,对于排放靠后的乡镇街道,大气处要对它们开展帮扶,厘清症结,“点穴”治理,尽快提升空气质量。同时,全市大气污染治理规划的制定也在这里,包括年度治理的规划措施以及秋冬季污染治理攻坚的措施,涉及燃煤、车、餐饮油烟、工业生产、供暖等,用“参谋部”形容这里丝毫不为过。此外,重污染应急措施的实施和区域协调的职能也在这里。

        昨天下午5点半,记者来到大气处的一间办公室。2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里,5位工作人员还在忙碌,电话铃声、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虽已接近下班时间,但这里没有任何人收拾东西要离开的迹象。“晚上8点回家,属于正常下班,忙起来待到半夜也是常有的事儿。”副处长谢金开对记者说。

        虽然辛苦,但每个人都充满了干劲。来处里工作6年的谢金开说,这6年,自己和同事每一份精力的付出,都在北京的蓝天“成绩单”上得到了回报,空气质量一年比一年好,这让他们动力十足。

        谈及此次获得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荣誉称号,李翔对记者说,这是对大气处组建几十年来工作的认可,也令他们信心百倍,“我们会像珍惜自己生命一样珍惜这份荣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全身心投入污染防治攻坚战,为打赢蓝天保卫战出谋划策。”

        本报记者 张航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