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市民送别百发老市长

        张百发同志遗体送别仪式上午举行

        本报讯(记者王皓)今天上午8时30分,北京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张百发同志遗体送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张百发同志”,横幅下方是张百发同志的遗像。张百发同志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早上7时35分,各界群众已经在礼堂外排起了长队,大家胸佩白花,自发前来为张百发同志送别。

        张百发同志因病于2019年7月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

        今天上午,数千名首都各界干部、群众自发赶来为心中的这位“平民市长”送行。

        9时许,人们缓缓走入吊唁厅,向张百发同志致上最后一个敬礼,也与他们的老领导、老市长、老朋友做最后的道别……

        送送我们的老朋友

        评剧泰斗、89岁的张德福老先生来送老朋友张百发了。凝望着百发同志的遗像,老先生说,7月5日,惊闻老朋友张百发过世,非常的震惊。平时身体很好的他,怎么突然就走了呢?从此,戏曲界失去了一位老朋友,中国传统文化失去了一位推动者。

        “我和张百发是60多年的老朋友了。当工人时,他就爱看我的戏……”排在吊唁的队伍中间,张德福老先生回忆,当年,我演《刘巧儿》里的赵柱儿时,张百发正在人民大会堂建设工地。每逢休息,他就咬着干粮来到鲜鱼口大众剧场看戏,他一生都痴迷评剧呀!退休后的张百发对戏曲文化的推广更加关心。

        送送我们的老市长

        王奎荣、李金斗、孟凡贵、董聚苍……北京跤界的百余位同行来送跤行的老朋友张百发了。

        站在东礼堂前广场上,孟凡贵激动地说:“他曾是中国式摔跤协会的名誉会长,对中国式摔跤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所以今天北京摔跤界的各路精英健将都来了,送送我们的百发老市长。”

        从小长在张百发家里的中国表演艺术协会副会长王奎荣老先生说:百发,好人呀!虽然当了领导,但接地气!

        董聚苍老先生回忆:“年轻时的张百发喜爱摔跤,1963年,他就在跤行摔跤。后来,他当了领导,也没有忘记我们。在北京跤行老人们的眼中,他既亲民,又非常的实在,也很讲诚信。老百姓有事求到他,他能办则办,不能办也会实话实说。”

        送送突击队的老队长

        原三建公司构件厂老工人、73岁的王宗茂说,听闻他们的老队长走了,难受呀!心里始终不能平静的他,今天带着老伴儿来看看老队长,来和队友们一起送送他。

        1965年参加张百发青年突击队的王宗茂回忆,“我是突击队中最小的队员。50多年来,张百发每见到当年的队员都很热情,跟我们像亲兄弟一样。即便是后来当了领导,也经常地回到队里看望大家,关心工人的生活和工作,谈谈心,问问生产革新的情况。闲暇时,还和工人们一起唱唱歌、打打球,一点儿领导的架子也没有。”

        送送建委的老同事

        “张百发,人太好了……”原国家建委的老同事们也来送张百发了。胡绍友介绍,1974年到国家建委工作时,就认识张百发,当时他已是领导,但一点儿架子都没有。“中午,我们在机关里一起打球。此后很多年,每见到我们这些老同事,他都会下车跟我们打招呼。”

        胡绍友还记得1976年,唐山大地震,他们都跟着张百发去了唐山赈灾现场。张百发是唐山建设总指挥部总指挥,天天盯在现场,到现场调研,在机场指挥部的大棚里协调各方面的赈灾工作,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经常顾不上吃,顾不上喝。

        “今天,老市长走了,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再看看他,送送他,再和他说上几句心里话。”

        本报记者 龙露  刘平 摄

  • 什刹海文化展示中心今天亮相

        本报讯(记者张骜)六大陈列展厅,包括百余件展品,配备数字沙盘、手机AR、多点触摸屏等多媒体展示手段……今天上午,什刹海文化展示中心在位于烟袋斜街的广福观内正式落成,未来这里将成为什刹海历史文化的展示中心、保存区域文化记忆的载体、地区文化服务的传输和配送枢纽、弘扬爱国主义和发扬传统文化的基地、区域资源优化共建的平台。

        什刹海文化展示中心所在的广福观始建于明代,是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地处大运河文化带和北京中轴线的交会之地,与恭王府、宋庆龄故居等众多文物景点为邻。广福观建于明代天顺三年(1459年),历史上曾为总理全国道教机关“道录司”的所在地,后逐渐变为民居。2007年,西城区政府启动了烟袋斜街特色街建设工程。在什刹海街道的努力下,于2008年顺利完成了广福观内的住户腾退,开启了广福观的修复工作。在修缮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了多组清代彩绘。2008年8月,广福观修复后首次开放。2011年,被认定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自2017年开始,西城启动什刹海文化展示中心的策划,经过两年多的筹备与建设,什刹海文化展示中心正式亮相。什刹海文化展示中心占地面积1530平方米,建筑面积753平方米,共有六大陈列展厅,包括百余件展品,配备数字沙盘、手机AR、多点触摸屏等多媒体展示手段。

        今年是西城区实施“十三五”文物保护行动计划的第三年,通过2017年、2018年两年的艰苦奋斗,西城区计划实施的52处直管公房文物腾退项目已全部启动,提前超额完成计划目标,文物腾退成果显著,腾退比例90%。其中,京报馆(邵飘萍故居)、绍兴会馆等27处文物全部实现腾退。

        在大规模实施文物腾退的同时,西城区也在积极推进腾退后文物的合理使用,特别是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探索文物活化使用方面进行了有益尝试。在实践的基础上,西城区积极总结经验,研究制定了《北京市西城区关于促进文物建筑合理利用和开放管理的若干意见》,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到文物资源利用中来,打造更多优质项目,让文物活起来,实现文化传承传播价值最大化。

  • 84家特色文化产业园区投入运营

        本报讯(记者左颖)记者昨天从朝阳区政府了解到,截至2019年5月底,朝阳区注册文化企业达到80698家,聚集了98家上市企业(含新三板),引进培育了快看漫画、罗辑思维、马蜂窝等一批独角兽企业和成长速度快、发展前景好的高新技术企业。另外,朝阳区作为北京市曾经的纺织、电子、机械、化工、汽车五大工业基地,老旧厂房资源丰富。近年来,朝阳区坚持非首都功能疏解,深入实施减量发展、集约化发展,积极探索形成老旧厂房转型文化产业园区的“朝阳经验”,截至2018年底,朝阳区已有798、751、郎园、莱锦、懋隆、塞隆、吉里等84家特色文化产业园区(基地)投入运营,形成了错位、协同、融合发展的良好格局。

        记者昨天在天海科技广场看到,作为曾经亚洲最大的气瓶厂,企业搬迁后,园区已被打造成以自主创新为核心的文创产业综合集聚产业园区。园区内不仅有万平绿茵、千米曲径,还有错落百景。更让人惊艳的是,这里利用曾经的工业生产遗迹,如各种气瓶以及气瓶制造机械构成了园区的主要风景。各种工业气瓶琳琅满目,巧妙地融入到了建筑和绿地之中。地面上,天车轨道巧妙分隔开草坪和步道,五颜六色的气瓶零散摆在了休闲广场和喷泉池中;抬头仰望,喷漆线悬挂链、悬臂吊、天车等设备在蓝天白云映衬下相得益彰。

        据朝阳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心负责人介绍,2019年北京市认定了首批33家市级文化产业园区,其中朝阳区有10家。未来朝阳将引导园区促进夜间文化消费,繁荣“夜间经济”,聚焦高端活动发布、文化演艺、休闲娱乐等文化活动,引导协调751时尚设计广场、郎园、三里屯地区等有条件的园区、功能区发展夜间经济,打造“24小时不夜街区”、“24小时书屋”等文化消费空间,促进园区城市服务功能提升。

        同时朝阳区还将力争到“十三五”末,打造100个产业集聚度高、产业特色鲜明、服务体系完善、管理运营规范、社会效益突出、示范带动作用强的文化产业精品园区,不断扩大朝阳区文创园区“朋友圈”,在全区打造形成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文化产业“百花园”,服务首都全国文化中心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