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八方墨缘 喜庆家国

        为喜迎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应广大青少年书法爱好者的要求,北京晚报将举办第二届“墨缘杯”青少年书法比赛。征稿事项如下:

        一、举办单位

        主办单位: 北京晚报。

        支持单位: 北京书法家协会、北京艾莱发喜食品有限公司。

        二、组织机构

        1、组委会: 由北京晚报等单位共同组成。

        2、评审委员会: 特邀《墨缘》专家顾问组成。

        三、征稿要求

        1、征稿范围

        居住地或学籍在北京市的中小学生可以个人名义报名参赛;各中小学、社会组织或校外教育机构可团体参赛。

        2、投稿方式

        (1)个人参评: 扫描二维码(见上图),下载填写《北京晚报第二届“墨缘杯”青少年书法比赛投稿登记表》并打印,连同个人参赛作品、学生卡复印件,一并寄送至收稿地址。

        (2)集体寄送: 由学校将参赛作品及相关材料收齐后,统一寄送至收稿地址。

        (3)作品一次性寄出,不接收第二次投寄。征稿期间不办理换稿、退稿等。

        3、作品要求

        (1)投稿不限书体,篆书、草书须加释文。一律毛笔竖式书写。

        比赛分为小学组(7至12岁)和中学组(13至18岁),年龄以2019年9月1日为界。作品内容要求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古典诗词、名家格言(注意使用权威版本。提倡自作诗文)。

        (2)作品尺寸不超过136cm×68cm;小学组不少于4个字,中学组不少于8个字。

        (3)每种书体限投一幅,投稿总数不得超过两幅;一律不退稿。

        (4)所寄作品请勿装裱。不符合要求者,不予评选。

        4、填写信息

        (1)凡投稿者,须在作品背面右下角用铅笔注明:学校或培训机构、姓名、性别、年龄、身份证编码、家长电话、辅导教师电话。

        (2)为便于准确登记,及时联系作者,请认真填写《北京晚报第二届“墨缘杯”青少年书法比赛投稿登记表》,并用电子邮件方式发送至收稿邮箱。

        本次比赛不收取任何参赛费用。

        四、活动安排

        1、报送阶段: 6月1日—9月10日;

        2、评选阶段: 9月11日—9月15日;

        3、颁奖时间: 10月20日;

        4、展览时间: 10月20日—10月31日。

        将择日面试。

        五、奖项设置及奖励办法

        1、学生奖

        以小学组和中学组为单位,各设金奖2名、银奖5名、铜奖10名、优秀奖20名。颁发获奖证书和奖品。对获奖作品和优秀作品进行装裱、展览;印制《北京晚报第二届“墨缘杯”青少年书法比赛作品集》;部分获奖作品将在本报“墨缘周刊”登载。

        2、园丁奖

        获金奖和银奖的辅导教师,由主办单位颁发“优秀辅导教师”荣誉证书。

        3、团队奖

        由主办单位对组织参赛作品数量及获奖作品数量较多的学校、社会组织和校外教育机构,颁发荣誉证书。

        六、征稿日期

        即日起至9月10日止。以邮戳或快递公司受理日期为准。

        七、收稿信息

        收稿地址: 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6号新闻大厦23层艺术馆

        邮政编码: 100005, 联系人: 金姗姗

        电话: 18500232603、 010-65297696

        邮箱: bbthuodongbu@163.com

        八、其他事项

        1、所有来稿必须符合本启事要求。

        2、凡投稿者视为认同并遵守本启事各项要求。

        3、本征稿启事解释权归北京晚报。

  • 提笔转四锋

        张伯荣

        用好笔锋是习书的一把钥匙,有了这把钥匙,才能迈进书法之门。写字常用的有中锋、逆锋、偏锋、侧锋四种,能灵活用锋是写好书法的关键。 

        例如,笔正管直是标准的中锋用笔。但写字始终保持笔管的直立状态,原则上说很难办到。就像公路弯道处有向内侧的小斜坡一样,在笔画转折时笔管需要向弧内侧斜,笔毫主毫会偏离笔画中线,失去了中锋用笔的条件,转而为侧锋状态。有正有偏是运动中的物体所具有的普遍现象,纯惟正或纯惟偏是极特殊的情况。清代书法家、收藏家朱和羹曾以老鹰抓兔子为例说明了这个问题:“余每见秋鹰搏兔,先于空际盘旋,然后侧翅一掠,翻然下攫。悟作书一味执笔直下,断不能因势取妍也。”他说,苍鹰袭兔并不是正身直下,而是侧翼一掠,这样才能够势大力强。联想到写字用侧,也是这个道理。 

        古人写字灵活用锋,书法家写字通常以某一用锋为主,兼有其他用锋。朱和羹认为,古人写字就是正锋(中锋)偏锋杂用,偏正不分家;王羲之是正偏锋兼用,他写的《兰亭序》中“取妍处时带侧笔”;宋代的苏、黄更是兼用。另外,朱和羹还观察到,在书法家的作品中“有同一字而用笔绝不相类者”,更说明了用锋的灵活性。杨守敬也认为不能笃定中锋用笔。他认为王羲之是中侧兼用,他说:“古人所贵能用笔者以此。若锋在画中,是信笔而为之,毫必无力,安能力透纸背?且亦安能有诸法之妙乎?” 用锋变换,自有契机。一是不同用锋之间存在着过渡途径。例如中锋用笔与侧锋用笔都是直腕下笔,中锋与侧锋容易过渡,当笔管向旁侧倾斜的角度不大时,侧锋近于中锋。逆锋用笔与偏锋用笔比较接近,两者都是铺毫,都为张力作用力,在龙门石刻中,逆锋用笔与偏锋用笔并呈。 

        中锋用笔离逆锋、偏锋较远些。但中锋用笔若是偃笔写法,例如从左向右写一横画笔管向右倾斜,是偃笔。如果接下来转而写竖,那么向右倾斜的笔管正是向下写竖的偏锋用笔姿势。反之亦然,从偏锋用笔转而为中锋偃笔也很自然。

        若是实现逆锋、偏锋、侧锋向中锋的过渡,还有更为简捷的办法,只需将笔管提起来即可。笔管一旦提起,铺毫、裹毫状态转为聚毫状态,可以行使中锋用笔。 

        所以说,虽然四种用锋方式各有界限,但转换契机仍然存在。借助这些契机,实现用锋的变换并非难事。    

        在写字过程中怎样变换不同的用锋方式?主要在于起笔和笔画转折处,所以习书者应特别注意这两个节点的用笔。 

        起笔是用锋的开始。笔毫触纸之后应迅速地调整笔毫状态,使用不同的用锋方式行笔,产生所需要的作用力。笔画的转折处也可用来变换用锋方式。在转折处变换用锋,要点是“笔断而后起”,朱和羹说:“作书须笔笔断而后起,言笔笔有起讫耳。”笔断而后起是实现用锋变换的保证,因为若是笔不断则无法改变笔毫状态,无法进行不同的用锋,只有把笔毫按下触纸,才能分别笔毫的不同状态,达到不同用锋的目的;也只有把笔提起来,才能撤销原来的笔毫和用锋状态,以便为下一步变换笔毫和用锋做准备。特别是在笔画转折处和作用力改变的地方,提笔是变换用锋的方便途径。 

        “笔断而后起”和“落笔要有力量”都是正确用锋的保证。朱和羹讲到自己写竖的体会时说:“执笔贵紧不贵松。实现用锋的灵活性,勤学善用必不可少。这方面古人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古代书法家善于汲取别人的用锋长处,以弥补自己的不足。    

        (作者: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专著有:《中国书法笔力分析》、《中国书法笔力详解》、《中国书法笔法探讨》、《中国书法用锋汲要》、《艺石诗文集》、《瘦金体技法分析》、《中国书法技法读本》等。)

        宋  米芾

        米芾草书《吴江舟中诗》(局部)。为米芾晚年力作,既有中年书风的痛快淋漓,又有晚年的笔墨酣畅,笔法跳宕,变化极大,全卷不拘绳墨,至“战”字达到高潮,绞转方折,变化莫测,将米芾此时激动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米芾(1051-1107),

        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

        释文: 

        (叫)噉如临战。

        傍观莺窦湖,

        渺渺无涯(岸)。

        现代  吕凤子

        吕凤子行书《题赞仲谋花卉四屏》(局部)。不仅碑帖相融,还做到了多体相融,比起郑板桥,格调高出许多,已无生硬之色,将各体关节打通而妙用,笔锋劲健,老辣纷披,极尽变化。用笔灵动,笔画粗细对比大,字形纵横扁沓,正斜欹侧,各呈其态,最终团成一气,和谐共处,堪称妙笔生花。虽为题跋,但是可以独立成作。

        吕凤子(1886-1959),中国近现代著名画家,书法家和艺术教育家,职业教育的重要发轫者,“江苏画派”(“新金陵画派”)的先驱和最重要缔造者之一。以其罗汉画和“凤体”书法取得了一生中艺术的最高成就,培养了如朱德群、吴冠中、李可染、刘开渠、王朝闻等一大批当代中国美术大家,在中国美术史和美术教育史上留下了重要一页。

        释文:六朝浓抹,元还浅;染至勒,白破黑,花卉设色固多术矣!此则染半涂半 ,别饶韵味。凤先生。

  • 文抄公难怀书卷气

        张瑞田

        不久前,在“源流·时代——以王羲之为中心的历代法书与当前书法创作暨绍兴论坛”上,陈振濂主持了“思辨与追问”的论辩单元,这个单元触及当前书坛若干焦点、热点问题,因此显得活跃、紧张,颇多深思之处。 

        有一个问题让我警觉起来,那就是对书法作品书卷气的认知与理解。在现场,陈振濂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用小楷抄写字典,是否有书卷气? 

        开始,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浅简,甚至有轻视与会者的智商之嫌。可是,陈振濂话音刚落,参会的一千多人的书法家代表,竟然有很多人回答:有。也就是说,书法家用小楷从第一个“阿”字抄起,抄一千个字,能抄出书卷气。 

        无独有偶,陈振濂要求我回答一个问题,这是一位书法家提出的问题,与书法作品的书卷气有关:打乱文字顺序,或写一篇完全没有意义的文字,能否写出书卷气,有感染力的书法作品? 

        我走向讲台,不客气地表示,这个问题有点脑残。第一,问题的逻辑是错位的;颠倒的文字顺序,是需要修正与还原,何谈书卷气。第二,既然是一篇没有意义的文字,一定是没有意义的结果,与感染力风马牛不相及。 

        从陈振濂的“假设”,到书法家的提问,我觉得对书法的书卷气存在误读和误解。认同抄写字典能抄出书卷气的书法家们,他们把书卷气理解成笔墨的客观运动,只要有手稿、手札一样的形态,便是有了书卷气。我所面对的问题,也是从这个角度看待书卷气的——无法读通的文字,或者是像字典一样排列成行的文字,经由书法家的笔,能否写出书卷气。

        我哭笑不得。我以脑残回应,算是客气了。 

        那么,我们要问,书法家的书卷气究竟是什么?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了解书法的本质特征。我一直强调,书法是综合艺术,它是文学、文字、宗教、篆刻的共同体,文学是其灵魂,文学不在场的书法,是不完整的书法。同时,书法审美心理学也在告诫我们,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的关系,不是外在的关联,而是内在的互动,不是审美主体的一家之言,而是主体与客体的相互作用。书法审美对书法作品的要求是,书写性是外在的表达,是审美主体的视觉呈现。到这里审美过程没有完成,它要接续笔墨形质展现的文辞,深刻、隽永,尽览人生况味的文辞,是实现书法审美的高潮,就如同一部戏剧,开场与中场的情节铺垫,是为高潮部分服务的,观众的期待,恰恰是这一个“高潮”时刻。 

        书法的书卷气,与载道精神息息相关。首先,是思想深度和艺术感染力的体现;其次,是笔墨与文辞结合所生发出来的人格魅力,其中包括书法家的文化修养与艺术素养;第三,符合艺术规律的技术表达。这是书法书卷气的衡量标准,也是书法艺术作品的衡量标准。从这个标准审视当代书法创作,我们会遗憾地发现,除了第三条有着清晰的表现以外,第一条和二条极度缺乏。粘贴、拼贴,抄写一篇永远正确,也无法读懂的诗文,甚至堕落到抄写字典和抄袭秩序颠倒文字的程度,并且还要贴上书卷气的标签,令人汗颜和痛楚。 

        当代书法书卷气的缺乏,是书法作品个性模糊、感染力不强的原因;对书法书卷气的误读与误解,是当前书法创作的文化障碍。只有搬开这个障碍,我们才会形成正确的艺术观,才能创作出不负时代的优秀书法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