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榛峪:一城三关口

        ▌魏明俊

        明朝年间,榛子开始成为宫廷享用的一种野生坚果。据说怀柔区渤海镇大榛峪村的得名,就源于村北山谷中的一片榛林。

        当年,明代筑城将士来到此地,见有一片茂密的平板榛林,便摘果充饥。因这里的榛果皮薄个大,色正味香,很快被传入宫中。后来朝廷还专门在大榛峪村建立了筛选榛果的榛厂,为宫廷及皇陵提供贡品和祭品。

        除了榛子,大榛峪村还以长城著名。这是个被长城环抱的村庄,自西向东,长城绵延4公里,除了著名的西大楼、驴鞍岭之外,沿途依次设有三道关口,远远望去,长城蜿蜒起伏,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大榛峪长城为三峰三谷

        明时,大榛峪村为京师北门之一,南护皇陵,北御外夷,属要冲之地。为此,明朝廷曾在该村村北的山谷之中建有大榛峪、驴鞍岭、磨石口等隘口。在怀柔,乃至在京北,一村并列设有三个关口的现象,实属罕见。由此可以看出当年大榛峪村地理位置的重要。

        大榛峪长城属怀柔境内的重边长城,从西大楼下的大榛峪口到响水湖景区内的磨石口,可分为三段:第一段是西大楼——贾家关口;第二段是贾家关口——牛犄边——驴鞍岭口;第三段是村东的旺泉峪——磨石口。地势西高东低,最高点西大楼海拔为986米。

        纵观大榛峪口两侧的长城,至少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从谷底向西侧延伸的长城并未沿着山脊继续向上修,而是从中间的绝壁突然向下拐了个九十度的弯,之后才沿着谷底盘旋而上;二是这里的长城东西两侧建筑形式基本一样,而谷底这段长城却明显不一样,其建筑制式和质量标准远远高于两侧的长城;三是这里的敌楼规模较大,门洞保存也基本完好。

        史书记载:明朝万历年间,朝廷大修京北长城时,大榛峪一带的长城也在此时得到了修复。据说,修长城时,每经过一个山谷,必建一座水关,而水关之上又必有瓮城,大榛峪口也不例外。在沟谷的最低处,也建有一水关,雨季时可做泄洪之用,无水时可通车马。

        双边垛墙是大榛峪一带长城的重要特征。虽然在其他段也不是没有,但像大榛峪这样大范围的却不多。一种猜测是东边的箭扣长城段和西边的铁矿峪长城段太过险峻,被突破的可能性要小于大榛峪,所以大榛峪一带的城墙高且宽厚。其作用在于关口一旦被突破,仍然可以向关内持续攻击,以达到阻碍敌人进攻速度的目的。

        在大榛峪段长城中,西大楼鹤立鸡群,高大宏伟,其周边城墙有很多造型精美的箭孔。箭孔上方城砖雕刻的图案像是两条弯弯的眉毛,而眉宇之间还刻有“方胜”传统图案。方胜,乃为中国古代的一种饰物,据说如今的中国结就普遍采用了方胜的造型。由此可见,明代修筑长城时,工匠们不乏采用了中国传统、浪漫的雕刻工艺。

        除此之外,“西大楼”城墙段,还出现了为数众多的文字砖。砖上几乎全部镌刻着“右部”的名号。在长城上看到文字砖,是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触摸年代久远的字迹,仿佛穿越时空隧道与古人交流对话一般。

        大榛峪长城像是一个由左向右倾斜的“W”。依着左西右东的顺序,“W”上方的三个制高点分别为:西大楼、牛犄边、驴鞍岭;下方的三个谷底分别为:大榛峪口、驴鞍岭口、磨石口。堪称三峰三谷,连绵纵横。

        大榛峪长城风景如画,起伏多变,可谓一步一景,处处风光。最佳瞭望角度分别为海拔711米的牛犄边和海拔986米的西大楼。站在牛犄边之巅,东眺箭扣、擦石口、耷拉边、旺泉峪、磨石口等长城段,驰骋盘桓;西望西大楼山峰形如屏障,高矗云天;立于西大楼之上,可谓“地到无边天作界,山登绝顶我为峰”,放眼长城,四下再无高点,可尽情饱览群峰叠翠,巨龙蜿蜒。

        如果说箭扣长城带给人们的印象是大气磅礴,那么旺泉峪长城就是清灵俊秀。一个豪迈,一个婉约,形成鲜明的对比。旺泉峪长城并不算太长,共分布着8座敌楼,以谷底的旺泉峪关为界,西面山峰上有2座,东面山峰上有6座。虽然总体长度不足2公里的距离,但海拔落差却达到了390米,大于北京结到擦石口长城330米的海拔落差高度,因此走起来会让人感觉很累。

        旺泉峪长城的精华,在从三截边到旺泉峪之间。这里有“御史楼”、“宾馆楼”等造型精美的敌楼建筑;还有“蝴蝶结”等堪称一绝的奇特景观。山下一村,有旺泉,故此得名旺泉峪。此段长城从永乐二年(1404年)一直修到万历八年(1580年),其间修修停停,共用了176年的时间。

        驴鞍岭堡曾经叫城

        驴鞍岭堡是大榛峪云岭自然村北的一座关堡,也是明代黄花路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功能就是守护驴鞍岭口。堡子东西宽60米,南北长68米,南向开设两门。如此狭小的“堡”,在初建时曾被称之为“驴鞍岭城”,这是为什么呢?

        既然朝廷将这一军事设施的功能确定为“城”,它就与堡或寨有所区别。堡寨是守兵就地驻守的场所,城则是战兵、营兵出战、出征后回营休整练兵之地。因此,当时的驴鞍岭城内所驻之兵,不但有临时外调而来的轻骑兵,还有五军营、神机营发来的战兵。其任务是备战大长峪、南冶、大榛峪、驴鞍岭、磨石口。

        然而,作为屯驻营兵的驴鞍岭城,毕竟狭小,而且地处山谷之中,不利军事调动。到了成化十二年,朝廷开始考虑在驴鞍岭口附近,再建一座更大的所城。以利于增营兵、聚粮草、储器杖、扩校场、练士卒。然而由于太监的处处掣肘,当时并没有实现。直至弘治十六年,“渤海守御千户所”城才得以告竣。至此,驴鞍岭城无需再担负“城”的功能,随之降格为驴鞍岭堡,成为守口官兵的驻防之地。

        驴鞍岭口位于大榛峪村三队北1.5公里处,属于大榛峪村北三个关口的中间位置。因数百年风雨侵蚀,加之人为损坏,这里的关口门洞已不复存在,但就其气势磅礴的轮廓而言,仍可想象出当年关口的宏伟轮廓。驴鞍岭口的美,可用12个字来形容:线条流畅、门洞圆润、关城宏伟。这里的长城与箭扣长城的棱角色彩比起来,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建筑风格。

        据史料记载,这段长城始建于明永乐二年(1404年),系明朝为护守边防而兴建。驴鞍岭口北的高山之巅是驴鞍岭长城,长城把身子探向山谷,形成了毛驴之鞍状,因此当地人称这段长城为“驴鞍岭”。久而久之,人们觉得这个名字太土气、太没诗意,便想着换个名字。从远处望去,驴鞍岭长城拔地而起,直冲云天,于是,人们便用充满文化气息的“连云岭”来代替,当地人又将其叫作云岭儿。不由得让人想起李清照的著名诗句: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连云岭一带的山谷,更是峰峦起伏、怪石峥嵘。那历尽沧桑而古貌依存的长城,如巨龙欲飞,直插云霄,雄城险关,甚为壮观。天然造化的“连云洞”更如鬼斧神工,观后令人心旷神怡。

        关于“连云洞”,当地还流传着这样的传说。修筑这里的长城时,正逢大旱无雨,筑城民夫兵将饥渴难耐。见此情形,督修官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这一天,正当修城的兵丁民夫因口渴而纷纷倒下之际,忽从连云洞内走出一青年女子,她手持一瓶,来到修城人群之中,说是来为修城的丈夫送水解渴,但找遍附近几道山梁,仍未寻见。于是她便想将瓶中之水赠与大家,也不枉来此一遭。筑城众人此时正口干如火,听罢此言,如遇救命之星一般。可当他们看到青年女子手中之瓶时,顿觉心灰意冷。区区一个小瓶,要解众人口渴,岂不是杯水车薪?见众人疑惑,青年女子将手中水瓶向一位民夫嘴里一倒,只见瓶水如注,长流不断。就这样,一传二,二传三,待众人解渴之后,瓶中之水仍在原来的位置。

        自此,青年女子天天来送水。这水,不但解救了山上筑城民夫兵丁的生命,而且也加快了修建长城的进度。后来,大家猜测,这送水的年轻美貌女子,定是连云洞里修行多年的观音化身,她为了普救众生,特来此地。而那永喝不尽的小瓶,就是观音菩萨手里的滴水宝瓶。

        这个美丽感人的传说,不仅再现当年修筑长城的艰难,也真实表达了当年筑城将士、民夫的美好愿望。

        如今,尽管驴鞍岭口与周边的长城有不少地方已经坍塌,但它丝毫未减长城的奇峻神韵。登临高处,展望远方,长城依旧随山峦起伏,心胸依旧随视野开阔。就像在历史长河中徜徉,别有一番感触。

        (下转3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