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榛峪:一城三关口

        上接34版

        磨石口两侧筑有镇关楼

        穿过大榛峪村的西台子自然村,走过一段林荫路,便走进了大榛峪口。放眼望去,眼前山峦叠嶂,树木茂盛,杏树、核桃树、栗子树、花椒树漫山遍野。转过一个山弯,再走不远,只见前面山上的长城沿山脊直插谷底,然后掉头向上,翻山而去。而北侧的两座高山像是屏风一样遮住了半边天空。正对着眼前的是两山之间的峡谷,好似被巨斧劈开,十分险要。谷底的长城不知何时被洪水冲断,露出了巨石垒起的长城断层。村里老人说,这里就是大榛峪口的位置所在。在当地,大榛峪口也称贾家口关子,是因早年附近住有贾姓人家而得名。

        大榛峪口基座为条石,城楼为砖体,有砖砌拱门洞,可通车马行人。西面有一石碑,长七十厘米,宽六十厘米,可辨认“万历四十二年孟夏”等字样。另外,在大榛峪口所属的西大楼上亦有一块石碑,碑体从中折断,碑文清晰,为“万历四十二年九月”立,所记内容为修边将领的姓名及边墙空心敌楼的建筑尺寸。在大榛峪口附近还建有堡城一座,供守口官兵换防居住之用。其堡长宽各60米,呈正方形。如今早没了踪影。

        在大榛峪长城中,还有磨石口关。磨石口位于响水湖风景区水库大坝处。这段长城的魅力不在于长,而在于险,其总体走向呈“V”字形。北侧是惊险巍峨的驴鞍岭山巅,南侧是扶摇直上的南大顶。而中间的谷底,就是昔日的双口坐落处。

        磨石口关两侧山腰之上,各筑有镇关敌楼一座,北侧的镇关楼保留着原始风貌,而南侧的镇关楼则被修缮一新。此外,这里广为流传着众多的民间传说,如“响水湖”的来历,就是一段与长城有着紧密联系的民间故事,给长城赋予了生动的传奇魅力。

        磨石口始建于明永乐二年(1404年)。关城从山谷中拔地而起、甚为壮观,被称是明长城枢纽工程中“北京结”附近的边关要塞。因隘口陡峭狭小,常年流水冲磨,两边石头被磨光而得名。磨石口关南北两侧的长城沿着高耸的山峰陡然而下,城楼下面是端急的溪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又因此地建有瓮城,设有两道关口,所以也称“双关子”和“龙门水关”。关城南北两侧,各有一块天然石龟,背负长城,卧伏于山岩之上,形成“双龟锁城”之奇观。北关神龟之上是长城精华所在——双马道,悬崖上的长城呈“U”字形状,倒挂在半山腰,十分壮观。

        距磨石口关西南不远处,有明万历戊寅年(1578年)河南灵宝人许茂杞在担任昌镇游击都指挥期间,亲手书写的摩崖石刻“天设金汤”四个大字。其字长、宽各约80厘米。许茂杞为何在此石刻?史载:明万历六年秋(1578年)。许茂杞巡游磨石口关时,见此处长城地势险要,形如天堑,便在磨石口城堡西北的一块巨石上,书写了摩崖石刻“天设金汤”四个大字。

        说起当年修建磨石口关城的事,在当地还有一个“两将赌命修双关”的故事。

        相传明代长城修至这里时,两位督官为了关城从哪里修的事发生了争议。由于此地地势险要,两侧为悬崖峭壁,施工难度极大。因此,这段长城应该从哪儿修?到底怎样修?二人意见严重分歧。没办法,两人便打起赌来。如果按谁的方案修不上去,另一方便将其就地斩首。

        开始,是按甲的方案去修,结果没能修上去,乙便将甲处死,并将甲的尸体埋于城墙内。后来,采用乙的方案去修,结果更无法修通。再次根据此地地势策算后,乙重新按甲的方案施工,几经周折之后,终于获得成功。这样,被处死的甲便成了屈死鬼。后来,每逢下雨时,掩埋甲尸体的长城悬崖上便流出红色的雨水,如同鲜红的血迹,以显苍天有眼,为甲鸣冤。故事是真是假我们无从考证,但磨石口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却是不争的事实。由此也可以看出,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下建造关城,其施工难度是不言而喻的。

        在磨石口关西南300多米远的地方,有一古堡遗址。为何称其为堡?当地老人介绍:古代开三门为城,开一门为堡,一般来说堡小于城。这里的古堡原名磨石口堡,是当年守城将士驻守之处。它东西长80米,南北宽13.5米,砖石结构,有南门一座,遗憾的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只是古堡的墙体废墟,不过现存的遗址残迹仍是游人寻觅考证之处。

        由于磨石口关之上沟域狭长,流域面积较大,新中国成立后,每逢洪水暴涨,人们途经此地,都要绕道南山敌楼东侧的低洼处,穿越城墙豁子而过。特别是1972年7月28日的山洪爆发,洪水裹挟大树横在关口,将此关口冲毁。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有关部门又在此处修建了边坑水库,使昔日的水关瓮城全貌荡然无存,惟独保存下来的是水库大坝后面东北角的一处残破不堪的拱门洞。

        本文照片为魏明俊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