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司机肇事逃逸 两小时被抓获

        货车撞人逃逸,司机跑了8天后,被交警追了回来;傍晚7点多,轿车在天色明亮的石景山古城撞死行人,两个小时就被抓了。今天上午,市交管局发布了两起恶性交通肇事逃逸案的侦破详情。

        醉驾闯红灯撞死人

        合谋逃逸两人落网

        交管局事故处今天上午通报说,6月6日19时45分,在石景山古城西街南口,一辆深色轿车高速闯红灯,将沿人行横道过马路的三名行人同时撞出,其中两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件发生后,交管部门立即与石景山公安分局的治安、刑侦等部门联合行动,在极短时间内找到了肇事车。视频显示,这辆车逃逸之后,很快藏进了附近一个大型厂区。警方立即发动厂区内的治保积极分子,将厂区的几个大门监视起来。

        通过档案信息,警方很快找到了肇事车的车主。此时满身酒气的车主张某正准备回现场打探情况,见到交警他稍微有点诧异:“这么快就找来了?”面对交警询问,他回答得很痛快:“我当时在车上,但不是我开的车。”紧接着,同样满身酒气的肇事司机兰某某也被警方找到。

        经查,兰某某今年39岁,来自黑龙江。事发当天下午,他和车主张某及曲某吃饭喝酒,接着又去唱歌。19时30分许,由兰某某驾车,3人回暂住地时,在古城西街南口闯红灯,撞飞行人。

        随后,兰某某和车主张某合谋驾车逃逸。没想到,短短两小时就被抓获。民警通过对两人的血液酒精含量检测,兰某某体内血液酒精含量为253.2mg/100ml、张某体内血液酒精含量为239.3mg/100ml。兰某某为醉酒驾车。

        目前,兰某某、张某某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刑事拘留。

        绿色大货肇事逃逸

        抽丝剥茧查出嫌犯

        和这起事故相比,6月18日发生在京开高速主路出京方向的货车肇事逃逸案复杂多了。

        当天凌晨,有市民报警说,主路上发现一具女性尸体,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这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事故。通过现场散落物,民警初步判断肇事车辆是一辆绿色大货车。但事故现场附近没有监控探头,同时没有其他见证人报案,案件线索一度处于中断状态。

        经过大量排查,一辆京A号牌重型自卸货车被民警发现存在重大嫌疑。这辆车在案发时,曾经出现在现场并且曾经突然减速,然后又停了车。很快,民警在房山葫芦垡附近找到这辆车的司机。司机卢某某满脸惊慌,说话颠三倒四,但是他所驾驶的车子上毫无撞击痕迹,各种迹象显示,他确实不是肇事司机。据他讲,当时他路过现场,发现了一个物体,本以为是从其他货车上掉下来的什么东西,想捡个便宜,结果停车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吓了一跳,赶紧跑了。

        已有30年办案经验的民警察觉,这些话就算是真话,也是打了折扣的真话。通过进一步侦查,办案民警发现,卢某某经常和另外一辆京A号牌重型自卸货车一起出行,为同一公司干活。事发时,两辆车一先一后经过了现场。根据线索,专案组在京深路的一处大院内发现了第二辆重型自卸货车,车辆有碰撞痕迹。车型、颜色都与现场遗留物极为相似,司机张某某在驾车准备出行时,被蹲守的办案民警当场控制。但张某某说,撞人那天是同事凡某开车,他在案发后就逃往外地了。办案民警通过多方工作, 6月26日上午,凡某来到丰台交通支队事故科投案,对自己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并逃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成功告破。

        重大事故肇事逃逸

        15名司机终身禁驾

        交管局上午同时发布通报,近期本市又有15名驾驶员被终生禁驾。这15名驾驶员均属于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后逃逸且构成犯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他们被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且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本报记者 安然 警方供图

  • 模仿微信表情红包 “青曙”侵权

        本报讯(记者徐慧瑶)今天上午9时许,腾讯科技公司(全称为腾讯科技有限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全称为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青曙公司(全称为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公开宣判。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就被告使用腾讯微信表情的侵权行为,被告青曙公司向原告腾讯公司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以及诉讼合理支出10544元;就被告使用微信红包相关设计的行为,判决被告青曙公司向腾讯科技公司赔偿侵害网络传播权经济损失10万元,向腾讯计算机公司赔偿不正当竞争经济损失40万元,并赔偿二原告诉讼合理支出94896元。

        腾讯公司此前向法院诉称,被告青曙公司在开发运营的“吹牛”软件中,使用的红包界面设计、红包聊天气泡、聊天表情和腾讯公司的10幅美术作品实质性相似。记者了解到,“吹牛”软件也是一款即时通讯的工具,目前已经停止服务。该案曾于2019年4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

        腾讯公司认为,自己对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权和排他使用权,被告的行为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公司还认为,被告作为同类产品、服务的经营者,从红包发送页、红包聊天气泡、红包开启页、红包查看详情页整体抄袭、全面模仿微信红包的全流程设计、软件界面及图标设计,容易造成消费者混淆、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二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二原告涉案作品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500万元。

        而被告青曙公司则辩称,在涉案作品登记前,已有在先相同或近似作品公开发表。电子红包不具有独创性且原、被告的电子红包存在差异,故被告行为不构成著作权侵权。此外,被告还认为用户在使用“吹牛”软件时,能够准确区分软件运营主体,不会产生混淆,同时,由于电子红包的性质和使用方式所限,二原告要求立即停止使用易构成垄断。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其行为是软件的用户,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微信表情,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不过,针对腾讯公司的索赔金额,法院认为缺乏充分依据,数额偏高,酌定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万元。

        那么,被告软件中红包的相关设计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呢?审理过程中,法院对比了微信红包与被告提出的电子红包相关页面,认为二者结构布局具体设计均一致,视觉效果构成近似,可以认定被告使用了微信红包的特有装潢。被告的上述使用方式存在导致相关公众发生混淆误认的可能性,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吹牛”应用软件的提供者与微信应用软件的提供者存在某种特定联系。

        据此,针对红包设计的争议,法院也最终判决被告青曙公司向腾讯科技公司赔偿侵害网络传播权经济损失10万元;并支持了腾讯计算机公司要求被告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判决被告向腾讯计算机公司赔偿不正当竞争经济损失40万元,并赔偿二原告诉讼合理支出94896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