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金耀华:布为画笔的退休生活

        走进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的生活体验馆工艺美术精品区,有六幅绮练嵌塑艺术画作引来不少参观者的围观。恬静的祈福少女、目光炯炯的雄鹰、独木成林的榕树……制作它们的人并不是什么非遗传承人,而是一名60多岁的退休干部金耀华。“这真的全部都是用布料做的吗?”每每听到有观众发出疑惑的声音,金耀华就特别自豪,半路投身艺术创作的她,在传统的布艺堆绣画基础上,又加入了自己新的工艺和技法。在她看来,非遗不仅仅要靠传承,还要靠不断创新才更有生命力。

        如今,得到不少专业大师肯定和赞誉的金耀华在老年大学和社区里做了老师,她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的技艺。即使是做公益讲座,她也很开心:“能看到这么多人喜欢中国传统工艺,我很高兴。”

        自学绘画半路入门

        走进金耀华的家,仿佛进入了一座艺术品的博物馆,客厅的展柜里,满满当当全是泥塑人物作品,性格迥异的金陵十二钗、美得各有特色的中国四大美女、潇洒飘逸的唐宋诗人、栩栩如生的外国影星……在客厅和卧室的墙上、书柜里全是她创作的绮练嵌塑艺术画作。不知道金耀华的人,会以为她出身于艺术或者非遗传承的世家,然而这些泥塑和绮练嵌塑画作品全是金耀华自学自创的。

        半路入门,为什么能够做出这么多精致的艺术品?这还要从金耀华儿时的经历说起。小时候,金耀华住在什刹海,特别喜欢绘画。“也可能是因为父亲的影响,他喜欢画,家里也挂满了不少名家画作赝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坐不住、到处玩耍的年龄,可是金耀华却坐得住,她能在家里半天不动地儿,临摹挂在墙上的那些画。天赋加勤奋,这些画被模仿得惟妙惟肖。

        后来,赶上了“文革”,社会浮躁动荡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爱好,她主动寻师学艺并在家里专心画画、读书。正是能沉下心来认真钻研,那段时间,她掌握了不少绘画和浮雕的技巧。

        初中毕业后,金耀华去了工厂上班,有一次厂里出黑板报,她自告奋勇。板报画的什么内容,金耀华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当时,不少老师傅围着黑板报赞叹:“画得真像,你看那人就跟活了的似的。”

        对传统工艺进行创新

        虽然工作后,金耀华没怎么再拾起画笔,但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艺术梦。十多年前,她在单位的文体处工作,单位请来布艺堆画的老师教单位离退休干部们学习。第一次接触堆绣画艺术,其华丽精致的画面让金耀华一下子就入了迷。

        退休后,闲下来的金耀华有些不适应了。“从紧张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确实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感,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带来的却是无所事事的茫然和恐惧。怎么打发今后的日子?” 伴随着焦虑,金耀华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好在,年轻时绘画和泥塑的爱好让她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的退休生活。原先工作忙,没有时间去进行艺术创作,如今退休了,不正好拾起自己儿时的梦想和爱好吗?就这样,金耀华开始琢磨起布艺堆绣画来。

        传统的堆绣画,基本是平面的,无论是植物、动物还是人物,立体效果不明显。金耀华便进行了大胆的创新,她将堆绣与浮雕绢人的部分工艺技法融合在了一起,让人物的脸颊更立体更生动,让植物的茎叶有了层次感和纹理感,让画面中的花朵呼之欲出。在画作栩栩如生的背后,这里面也有金耀华自己研究的独门技巧,三层不同材质的布料,一边画一边粘合、填充,层次分明却又和谐统一。在世园会展出的老鹰作品中,老鹰身上的羽毛乍一看就像是用真羽毛贴上去的,然而这些羽毛其实是用布料一根根“撕”出来的。也正是因为加入了绢人和浮雕的技法,金耀华接受了业内权威专家的建议,将原来的布艺堆绣画更名为绮练嵌塑艺术画,绮练是指制作作品的材料,而嵌塑是指作品制作时使用的技法。

        义务给社区居民讲课

        在客厅的一隅,摆放着一张大大的书桌,上面放着放大镜、照片架、画笔和颜料盘,这就是金耀华用来做绮练嵌塑艺术画的地方。她正在做的是一幅水仙的盘子画。画面里有两株水仙,水仙的鳞茎球因为叶子和花茎的冒出,层层剥落,坚挺的花茎上,水仙花已经傲然绽放。“这还没有弄完,我还要在下面放两片掉落的花瓣。”每幅画作,金耀华都要仔细琢磨,除了画面的内容和布局,激情也是很重要的创作部分。

        在卧室的书柜里,有一幅齐白石的盘子画让人过目不忘。即使不看人物肖像旁边的文字,你也能很快猜出人物的名字。“制作小一点儿的画,快的只需要两三天,慢一些的需要一周多,但是琢磨人物的特点和造型,需要的时间就不好说了。”金耀华说,很多画是感觉来了之后,她才开始制作的。有些作品,她不仅仅根据照片来揣摩人物的神态,像她制作的宋庆龄泥塑作品,创作前她买了一本传记来对人物进行了解。

        因此,别看是半路出家,但金耀华制作的作品已经达到了专业的艺术家水平。她的作品充满了灵气,不仅多次获得各种奖项,还得到了不少专家的高度评价。充满四合院生活情趣的《盛世莺歌》、《猫》、《柿子》、《葡萄》、《茉莉花》等作品入选首都博物馆《读城—发现北京四合院之美》展览。去年12月中旬至今年3月中旬,她的26幅绮练嵌塑画在紫竹院行宫致养斋展出,观展近两万人次。

        渐渐地,金耀华的绮练嵌塑画有了名气,她不仅在老年大学当老师,还在社区里义务开班讲课。金耀华很开心,因为有的学员跟她学习后,可以把自己精心制作的作品,赠送给家里的长辈。有一位学员跟她学习制作了一幅寿桃,作为寿礼送给了90岁高龄的老师,别致的作品让老人爱不释手。“现在很多礼物都可以用金钱买到,但是自己动手做的却是一份难得的心意,这其中的快乐是用钱买不到的。”

        每次创作作品,金耀华都会记录作品制作的每一个步骤。这倒不是她想发朋友圈展示什么,而是打算将画的制作过程收集出书,让更多喜欢传统艺术的人来观摩学习。

        对于将来,金耀华有自己的想法。“非遗技艺如果想要有人传承,除了沿袭精妙的技法,还需要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这样才能让它不断发挥自己的生命力。”在金耀华看来,如果能让这些传统技艺形成产业化,能够创造价值,就会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学。

        本报记者 李环宇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