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国男蛙21年后再摘牌

        在昨天的光州游泳世锦赛男子100米蛙泳决赛中,中国选手闫子贝以58秒63再次刷新亚洲纪录,获得铜牌。这枚铜牌意义重大,因为这是时隔21年后,中国男子蛙泳再次在世锦赛上摘牌。

        在参加决赛的8位选手中,闫子贝的身材看上去最单薄。这是他第二次站上世锦赛男子100米蛙泳决赛的出发台。半决赛中,他以58秒67刷新了自己6月份刚刚创造的亚洲纪录,当然,这未必意味着他会有一个更好的决赛成绩。

        两年前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闫子贝在蛙泳半决赛中游出了59秒15,以第五名的身份挺进决赛。但决赛中他却没能超越自己在半决赛的表现,以59秒42最终获得第七。“上一届其实也有拿前三的水平。”闫子贝说,“但是因为比较紧张,特别想要拿奖牌,结果反而阻碍了自己。”正因为如此,闫子贝的主管教练郑珊经常提醒他,要保持平常心,专注于自己,耐心一点。闫子贝说:“这届我没想过进前三,就想着只要能稳住成绩,然后逐步提高就好了。”

        决赛中,半决赛排名第二的闫子贝在第五泳道出发,他的一侧是卫冕冠军亚当·皮蒂,另一侧是日本名将小关也朱笃。皮蒂是前两届游泳世锦赛男子100米蛙泳的冠军、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金牌得主,在之前一天的半决赛中,他刚刚刷新了这个项目的世界纪录。小关也朱笃则在去年的雅加达亚运会男子100米蛙泳决赛中,以58秒86、近半秒的优势战胜闫子贝夺冠。如果在比赛中,闫子贝被身旁的两位高手带乱节奏,那么这场比赛他将很难取得好成绩。

        决赛的发令枪响后,闫子贝在前50米游出了27秒59,冲刺阶段他的成绩是31秒59,最终成绩为58秒63,继半决赛后再次打破亚洲纪录。“如果是以前,我可能就被皮蒂带到后面几名了。今天在60米游完后,我发现自己还有上升的空间。”闫子贝赛后说,“这次我没有掉链子!”

        中国选手上一次在这个项目中获得奖牌,还要追溯到21年前的1998年,当时曾启亮以1分01秒76夺得世锦赛银牌。而昨天,如果不是最后触壁时慢了下来,闫子贝也完全有机会摘得银牌。“后面有点累有点僵了,动作不舒展了。”他说。

        对于自己从上届世锦赛到这届比赛的进步,闫子贝说:“去年一年(成绩不好)对我的打击挺大的,我就想,既然还在练,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视觉中国供图

  • 叶诗文 我比以前更霸气了

        叶诗文开始冲刺了,自由泳是她当年在伦敦奥运会夺得两枚金牌的最强项目。她从第四位奋起直追,最终排名第二,2分08秒60!之前说希望自己能游进2分09秒以内,她做到了。

        这是昨晚光州游泳世锦赛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最后冲刺的情形。2011年世锦赛该项目冠军叶诗文,在仰泳、蝶泳两种泳姿均排在8名参赛选手中第七位的情况下,从蛙泳展开反击追至第四名,最终凭借自由泳冲刺拿下银牌。时隔8年,叶诗文再次站上世锦赛女子200米混合泳的领奖台上。

        “今天我的心态一直都挺平静的。”叶诗文说,“赛前我练得挺扎实的,结果在我的预料之中。”

        2011年世锦赛一鸣惊人,2012年伦敦奥运会大放异彩,但从此之后,叶诗文的状态却不断下滑。“我觉得其实这么多年,我的实力一直都是在的,只是之前心态没有调整好。”叶诗文表示,她曾经一度很害怕比赛,但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克服心态上的问题。“越害怕什么就越要去克服它,现在我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慢慢调整过来了。”

        其实这次光州之行,叶诗文是想去尝试挑战自己保持的亚洲纪录。但来光州前,她的身体状态一直不佳,靠吃感冒药强压着。“如果不是这样的身体状况,我觉得是可以去冲击亚洲纪录的。”她笑笑说,“今天霍斯祖的夺冠成绩是2分07秒53,其实和我的纪录(2分07秒57)很接近,所以有点可惜。”

        即便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叶诗文的心态也没有受到影响。“我觉得我的能力与巅峰时差得不远了,心态却比那时候还要好。”她说,“记得刚开始恢复训练时,我完全跟不上正常的训练安排,我每天都告诉自己,‘你很强大,你可以做到!’我觉得自己比以前更霸气了。感谢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泳池。”新华社图  

  • 霍顿拒上领奖台被国际泳联警告

        据新华社消息,昨天国际泳联发表声明称,针对光州游泳世锦赛男子4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上,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拒绝登上领奖台的行为,对澳大利亚游泳管理机构和霍顿提出警告。

        “国际泳联尊重言论自由,但它必须在适当的背景下进行。”国际泳联在警告声明中说,“霍顿抗议的事情目前正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审理过程中,在听证会前,国际泳联不对该事进行评论。”新华社图

  • 傅园慧出局不忘安慰记者

        走出泳池来到混采区的傅园慧一脸莫名其妙,“状态其实挺好的,练得也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游得那么慢!”她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说,“而且我游的时候感觉还挺好的,到池边一看成绩,惊了!”

        在昨天上午进行的光州游泳世锦赛女子100米仰泳预赛中,被安排在第六小组的傅园慧最终仅游出了1分01秒19,在所有参赛选手中名列第22位,无缘半决赛。这也是她4次参加世锦赛女子100米仰泳比赛以来,首次预赛出局。

        “不要那么惆怅好吗?我已经连续两年这个样子了。”傅园慧看到混采区的记者们有些消沉,还像平时那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安慰大家。

        从2013年开始,傅园慧的100米仰泳成绩开始腾飞:2013年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一路杀入决赛,那届比赛的最好成绩是59秒61;两年后的喀山世锦赛,傅园慧的决赛成绩是59秒02。2016年里约奥运会是傅园慧的高光时刻,使出洪荒之力的她以58秒76夺得了女子100米仰泳的奥运会铜牌,她也因赛后采访时的风趣和搞怪一举成名。2017年上半年,傅园慧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上游出了58秒72的个人最好成绩,刷新全国纪录,这让人们不禁对她在当年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的表现充满期待。但在布达佩斯,傅园慧在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中只游出了1分00秒39,无缘决赛。随后两年,傅园慧的状态起起伏伏,甚至在2018年提过退役。

        “来了之后腰很疼,这可能是一部分原因。”出发前,傅园慧曾扭伤了腰,在队内公开课时,她身上有很多拔火罐的印子,身上也贴了许多胶布,但她却说,“比赛时没有感觉特别疼,最多就是不能弯腰,弯腰就很疼,但我想也不至于这么慢吧!因为训练挺好的。不找理由了,应该是心理还没有准备好,太紧张了!”

        然而在出征前,傅园慧曾表示第四次参加世锦赛的自己,心态已经调整得非常好了。“因为没有什么期待。”她说,“成绩应该比去年好一些。”她当时给自己提出的世锦赛目标是进入决赛,因为她感觉自己此前一段时间的训练非常系统,也确实在6月的全国夏季游泳锦标赛上游出了59秒57的不错成绩。“还是准备准备50米仰泳吧!但如果100仰这么慢的话,50仰应该也很难。”她表示队里的混合泳接力应该是不会让她上了,“没办法了,到这个年纪了,我觉得能顶一枪是一枪吧!”

        本版文字 本报今晨光州专电

        特派记者 李远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