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暑假班抢课,病根儿在校内

        贾亮

        校内教学规则不改变

        校外超纲教学难治理

        放学不如上学轻松,放假更是进入煎熬模式。对很多中小学生及其家长而言,这是最深切的感受。暑假一到,很多孩子就立刻被家长送进了培训班。据央视最新调查,在北京的一家培训机构,记者向客服人员表示,想要给孩子报名,参加小学三年级数学暑期培训班,被告知7月份开课的班级基本已经报满了,最后几个名额几乎要靠抢才行。

        培训班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而其培训内容也多为超标,就是提前学习下学期课程内容,否则“开学就会被同学落下”。不许超标培训的禁令,教育部门年年发文、三令五申,可培训班为何依然如火如荼?

        原因能找出一大堆,比如家长想让自己的孩子更加优秀、培训机构及一些所谓的教育专家四处贩卖焦虑,相关职能部门对超标培训查处不力,致使严肃的红头文件沦为一纸空文……可这应该都不是根本性的原因,都没有找到引领培训市场风起云涌的指挥棒。这个指挥棒,不在校外培训机构,而在校内的规则,就是选择学生以及认定好学生的标准。被采访的家长们就直白地表示:主要还是为了升学择校。

        的确,就算是奥数比赛取消了,可变相的点招考试仍以奥数为主;教学大纲里就那点内容,可由各学校组织的考试面试中,却主要看超标内容;班上的一些孩子提前上了辅导班,学得轻松自然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超标内容学校不让教,但是平时会看、考试要考,这能怪家长焦虑吗?能怪培训机构鸡贼吗?能怪相关机构不下狠手治理吗?答案似乎都是否定的。特别是校内教育与某些升学考试内容之间的知识鸿沟,更为校外培训市场的发展预留出肥沃的空间,也把家长逼上了不得不如此的单行道。透过网上一些家长分享的孩子参加小升初、中考面试的题目,便可见端倪。

        这么多年摁倒葫芦起来瓢的事实证明,让家长端正心态、让培训机构注意操守、让职能部门负起责任,都还只是扬汤止沸的治标之举,而非釜底抽薪的治本之策。治本就要找准病根,不把指挥棒上的问题解决掉,向校外培训机构挥去多大的杀威棒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一位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北京这些孩子,特别是海淀的,哪个孩子没有上过辅导班”的反问,或许有些夸张,但足以让一些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汗颜。减负减负,孩子的负担没减下来,正在于通过校外培训班可以在校内“捞分”。

        治理校外辅导乱象,功夫在校内。抓不住七寸,发再多的文、表再多的态、组织再多的专项治理,也难见成效甚至无济于事。该教的学校要教好,不该考的不要乱考,指挥棒方向对了,问题才能迎刃而解。不超纲教学能做到,不超纲考试会很难吗?

  • 街边“鸵鸟”

        位于德胜门外大街西侧的新风街和新风北街附近乱停车问题十分严重,不少车主给停放在路边的机动车罩上车衣,认为车衣遮挡住号牌,既不方便拍照又不能贴罚单,以此逃避处罚。据了解,违法占道并罩上车衣的私家车车主将面临罚款200元、记12分的处罚。李嘉

  • 拍完合影再救人,医德何在

        然玉

        7月14日晚上9点多,山西文水县的武先生将外婆送到县人民医院心内科的重症监护病房。老人被下达病危通知书,家人4次请医生来抢救,医护人员却忙着拍集体照,前后耽搁了20分钟,导致老人死亡。对此,文水县人民医院办公室主任解释:因为当时医院要给心内科做宣传册,所以需要照一个集体照。目前,涉事心内科主任已被停职。

        抢救生命,分秒必争。医院的特殊性决定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紧急情况,这就要求时刻有人在岗待命。此事件中,该院心内科所有医护人员,居然在同一时间离开病房去拍合照,这本身就是有违业务规范、极其业余的无脑操作。最令人震惊的是,在病人情况急转直下、家属多次求救催促之后,涉事医生依旧不紧不慢、不管不顾地继续忙于拍照。如此举动,到底是大意误判,还是“视生命如草芥”的冷血?

        相较于涉事医生的麻木不仁,该院针对此事轻描淡写的回应,同样令人气愤。“凑巧发生了这件事情”、“实实在在地说,不是因为照相造成的死亡”,弦外之音无非是,“有此结果,纯粹巧合,纯属倒霉”。很显然,医院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所犯下的一连串“不可饶恕的错误”。比如说,没有完善的、纪律性的医师应急排班,没有贯彻“生命至上”的行业规范和职业伦理观。

        对于一所现代医疗机构,本应有一套标准化的应对程序。作为医生,理应无条件第一时间救人。这既是常识也是最底线的要求。先拍照后抢救,在此事中,医院、医生纪律性、专业性的双重缺失,可谓触目惊心。如此,患者又怎能安心把生命托付?

  • 买来的流量有什么价值

        张丽

        这几天,老牌歌星周杰伦和“顶流”蔡徐坤在微博超话上的排位战成了热门话题,最终周杰伦在“微博明星超话榜”上排名超越流量偶像蔡徐坤,以一亿影响力跃居榜首。很多自称“夕阳红”的周杰伦粉丝和00后的蔡徐坤粉丝鏖战了一番之后,又欢快地回到了和“饭圈日常”处于平行世界的日常生活中。当然,真正的赢家或许并非周或者蔡,而是微博平台。因为这些账号和互动,最终都会转化为微博财报上亮眼的数据。

        围观的吃瓜群众也被强行普及了一波微博超话的打榜规则,继而,买卖流量这一“饭圈”内公开的秘密再一次受到公众关注。据报道,流量买卖的生意系统而庞大,产业链完整且分工明确,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提供各种定制“产品”。“超话榜”的两项关键数据——影响力、粉丝数,均可以购买。在某些网站及电商平台,有大量卖家出售微博账号,一个小号不过几毛钱,粉丝可以通过购买账号积累积分,刷超话榜影响力;也有卖家表示可以代刷“超话榜”影响力,50元可为偶像刷1000影响力。

        但是,这些粉丝用真金白银买出来的数据最终确实会为微博这样的平台、为明星带回真金白银。所以,数据自然是越大越好,所谓创纪录自然是越离谱越好,至于这个数是怎么来的,并不会有人真的在意。而买卖流量、数据造假的灰色产业也就这样找到了存在的土壤。

        粉丝为了偶像走红,广告主希望粉丝刷量,偶像要拼带货能力……这个链条上的每一环都需要“数据”说话,于是买出来的流量就像吹出来的肥皂泡,越来越大。可如果没有真正的实力,早晚会有破灭的时候。微博这样的平台靠着肥皂泡来装点报表也非长久之计。坚持自我对音乐、对明星、对专业水平的认知方式和肯定方式才是明智追星。恰如人民日报微博所说:“流量不等于流行,榜单在网上更在心上,音乐品格终究由时间检验。”靠人为流量和买卖流量来制造粉丝经济的泡沫,都是应该被扬弃的东西。与其斗气,不如风清气正地为小辈们做个表率,同时也给只看重数据的某些媒体平台提个醒。

  • 点到为止

        侯江

        教授评定看教学

        今年3月,南京林业大学出台了职称评审新政策:在对“教学专长型”老师进行职称评聘时,不再以发表论文数量作为考核内容,而是将教学业绩取代科研业绩,重点考查其教学水平和人才培养的成绩。三个月的评选结束后,没发表一篇论文的蒋华松成为校内凭借“教学专长”晋升教授第一人。大学老师“重科研、轻教学”的现状有望得到改变。在学校当老师,恐怕桃李满天下才是最大的成就。一位教授,如果不能教书育人,写出再多的科研文章,也名不符实。

        暑假作业玩花活

        近日,珠海市金湾区第一小学一名英语老师布置的暑假作业是“与五个外国人合影”。该作业遭到部分家长和网友质疑。有家长称,当地外国人不多,较难遇到。对此,该校李姓校长回应称,该作业是个别班级的选择性作业,出发点是让孩子练习口语。金湾区教育局表示,目前已与该校老师沟通。和外国人合影等于练英语口语?与不讲英语的外国人合影作数吗?这是在要求孩子可以不重本质重形式?这项作业,至少是不严谨、不明确、形式大于内容,不做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