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看中医的多了 医药费少了

        本市启动医耗联动综合改革一个多月来,全市中医系统医疗机构总体平稳有序,改革符合预期,初见成效,中医药健康服务模式日趋合理。记者今天从北京市卫生健康委了解到,公立中医医院门急诊人次和出院人次“双增长”,门急诊和出院患者次均费用呈“双下降”趋势。

        今后,市中医局将进一步推进中医医疗机构落实改善医疗服务举措,在公立中医医疗机构做到“五个统一实现”的要求,即实现100%专家门诊(含特需)上下午出门诊比达到1比1,实现100%复诊患者诊间预约,实现100%自助缴费机运行良好,实现100%的患者通过叫号系统引导到诊室门口候诊,实现100%窗口排队不超过15人。

        到中医院看病的多了

        此次医改规范了中医诊疗技术的服务价格,破除了医院追求医用耗材收入的逐利机制,推动中医医疗机构更注重运用体现劳务价值的中医诊疗技术。

        市中医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改革启动之后,二级以上公立中医医院日均出院手术患者围手术期应用中医药治疗人次数同比增长70%,总出院手术患者围手术期应用中医药治疗人次数占比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9个百分点。二级以上公立中医医院日均门急诊人次同比增长9.3%;其中二级医院同比增长11.1%,三级医院增长8.8%。日均出院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4%;其中,二级医院同比增长6.4%,三级医院增长3.7%。除病理检查人次数保持稳定之外,各类检查服务量也有所增长,如日均CT检查人次数同比增长18.7%,日均核磁检查人次数同比增长34.8%。

        材料费是平均水平一半

        全市39家二级以上公立中医医院门急诊次均费用同比降低1.7%,其中三级医院同比降低1.8%;出院例均费用同比降低5.8%,其中三级医院同比降低6.7%。二级以上公立中医医院门急诊次均费用较全市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平均水平低16.2元,出院例均费用较全市平均水平低3693.7元,且降幅均大于全市平均水平。

        门急诊和出院患者次均费用中的卫生材料费明显低于全市平均水平。二级以上公立中医医院门急诊次均卫生材料费同比降低9.5%;其中,三级医院门急诊次均卫生材料费同比降低9%。中医类医院门急诊次均卫生材料费和出院例均卫生材料费,都只有全市医院平均水平的50%。中医类医院总卫生材料收入占比仅为8.2%,其中高值耗材收入占总卫生材料收入的比为52.4%,比全市平均水平低16.8个百分点。

        更多专家送中医到基层

        各二级以上公立中医医疗机构采取多项举措,提高患者的满意度。全市各三级中医医院对每天上下午出诊单元比例进行了调整,目前三级中医院各类医师上下午出诊单元比例为1.23比1。3至6月各三级中医医院高级职称医师上下午出诊单元比例为1.55比1,中级职称医师上下午出诊单元比例为1.21比1,与去年同期的1.63比1和1.26比1相比,下午出诊单元比例增多。为方便患者咨询,及时回应患者诉求,三级中医医院均按要求设置了一站式投诉中心,落实首问、首接负责制,部分医院设立了社工部或社工岗,为患者提供各类助医支持服务。    

        在医耗联动综合改革中,市中医局进一步推动优质中医药资源下沉,引导全市二级以上公立中医医院将优质服务延伸至乡村、社区,满足广大群众的中医药服务需求,有效改善基层中医药服务。全市平均每2天就有一支中医专家团队驻村驻社区,每3天就有1位中医领军人才下到乡村或社区,平均每天有5至6位市级三甲医院技术人才到基层开展中医健康服务,每2天在基层就有一次中医科普宣教活动,平均每天有50人在家门口享受到市级专家的中医健康服务,每天有28人不需出村或社区就能接受到健康宣教服务。目前,基层中医门诊服务能力提升明显,平均日门诊量由原来十余人上升至30至100余人不等,培养了为数不少的基层“小名医”,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百姓在家门口就医的需求。   本报记者 贾晓宏

  • “轮椅少年”考上首经贸大学

        本报讯(记者牛伟坤)2007年,马上要上小学的郭昌鑫被诊断出重症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也就是俗称的“渐冻人”。从此,他与奔跑、运动绝缘,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只能依靠轮椅活动;但是他的人生却并没有因此被禁锢——今年高考,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云岗中学的他,以583分的成绩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录取。面对即将开始的崭新人生,郭昌鑫充满期待。

        郭昌鑫回忆,最初有发病的苗头,是小时候与小朋友一起玩儿的时候,自己总是比别的孩子更容易摔跤;开始时,家里人没有在意,以为是小孩子淘气。然而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2007年要上小学时,经过专家会诊,家里人才知道孩子是患上了“重症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开始没有意识到这是个多么严重的病。”郭昌鑫说,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与周围人不一样,“总没什么劲儿,摔跤的频率也更多了”。慢慢地,从爸爸妈妈眼神儿里,他也读出了越来越多的担忧。终于,在他反复的追问下,父母告诉了他实情。“确实很难过,但是只能勇敢面对。”短暂的惊恐和迷茫之后,郭昌鑫接受了现实。

        “还能走的时候,从来没有放弃过锻炼和治疗。”然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治疗的过程痛苦而漫长:针灸治疗时全身要扎满一二百只钢针,扎针和拔针时鲜血淋淋;运动机能锻炼时要把全身的筋骨扩展到极致……即使这样,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郭昌鑫的行动还是变得更加吃力;到了小学六年级,就只能依靠轮椅活动了。“就算后来不能走了,但我想,人生的光明总还是会比黑暗多一些。”即使再乐观,郭昌鑫也不得不承认,因为生病,自己的人生比常人多了无数的苦恼。就拿最平常的记笔记来说,由于写字速度慢,别人十分钟能完成的笔记,他就得花上半个小时;做作业自然也要花上更多的时间。尤其到了高三,晚上学到半夜12点是常事儿,最晚的时候要到凌晨3点多。“有时候我都在旁边‘求他’,别学了,快睡吧。”由于郭昌鑫连双手都需要别人帮助才能放到书桌上,所以晚上陪读成了爸爸的重要兼职。“我在旁边还能迷瞪会儿,他真是一天天地熬,太辛苦了。”爸爸直嚷心疼。其实,鉴于他的特殊情况,班上老师给他开了“绿灯”:课后作业可以少做或者不做。但是郭昌鑫有股犟劲儿,“我想付出跟别人同样的努力。”

        学习的压力再大,也还能克服,让郭昌鑫深感不安的是,自己所收获的那么多爱心无以为报,充满善意的学校、老师、同学,总是给他力量的父母家人,“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照顾所爱的人,感到很愧疚。”    

        高考成绩出来后,考虑到自己的身体条件,郭昌鑫决定首选北京市内的大学,经过反复研究,把目标锁定在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金融、应用数学、经济与贸易专业。最终,他被该校经济与贸易专业录取。对于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郭昌鑫充满期待,但又有些忐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对他来说,最大的难题是住宿,“不知道能不能申请单间宿舍,让爸爸一起陪读。”

  • “幸福年华”助力老年教育 中信银行与中国老龄协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9年7月17日,中信银行与中国老龄协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启动“幸福+”老年大学信息化行动,以综合金融服务助力老年教育事业发展。国家卫健委党组成员、全国老龄办常务副主任、中国老龄协会会长王建军,中信银行董事长李庆萍出席签约仪式。

        此次战略合作中信银行将以多种形式支持老年教育活动:一是率先启动“幸福+”老年大学信息化行动,通过搭建云服务平台,实现模块化管理,解决老年大学报名难、缴费难、选课难等问题。二是通过大数据、系统管理,对老年大学学员报名、选课等数据进行科学分析,为老年大学课程体系优化提供参考。据悉,该平台已在贵州地区成功试点,超过3万老年人享受了便利的线上报名、缴费和选课服务。三是与中国老龄协会联合发布老年产业发展报告,支持老年公益活动和文体活动,为社区和养老机构老年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

        中信银行行长方合英在签约仪式上表示,中信银行将继续满足老年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增强老年人的获得感、幸福感、满足感,把关爱和温度传递给更多老年人。

        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吴玉韶表示,希望通过活动,不断增强金融服务老年教育发展的水平,推动我国老年教育的更大发展。

        据了解,10年来,中信银行围绕“养老金融+非金融”服务,形成了中信银行“幸福年华”养老服务体系。在中信银行的协助下,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将充分发挥桥梁纽带和凝聚作用,广泛联系各地老年大学、老年学校,大力宣传、落实“增长知识、丰富生活、陶冶情操、促进健康、服务社会”的老年大学办学宗旨,促进各地老年大学、老年学校贯彻落实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老龄工作方针,组织离退休老同志再学习,通过学习达到增长知识、丰富生活、陶冶情操、促进健康、服务社会的目的,充分发挥老年大学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构建学习型社会中的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