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拼图植皮 男孩的坚强令人落泪

        年仅12岁的男孩小宇(化名),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双腿皮肤像脱丝袜一样剥离,命悬一线。专家决定冒险一搏,在小宇感染状态下取其自身1/4的皮肤,修复创面。令人感动的是,这个坚强男孩强忍着难以承受的疼痛,咬着自己的手坚持换药。昨日在病房内,医护人员提前给小宇送上蛋糕,陪他度过一个意义非凡的生日。

        遭遇车祸 双腿皮肤严重撕脱

        昨日,在武汉市汉阳医院住院部13楼,小宇在走廊来回挪步,一步一崴,走得很艰难,护士则在一旁守护。病友们都知道,这是小宇在进行康复训练。大家都夸这孩子“小小年纪不简单,坚强得让人心疼”。

        小宇目前正读初一。今年4月17日,小宇放学后被一辆倒车的大货车带倒,下肢遭到车轮碾压。医生发现孩子是非常严重的脱套伤,双下肢的皮肤像脱袜子一样整层剥离下来,肌肉以及其他软组织直接裸露在外。

        汉阳医院手足血管外科主任李志超教授接诊后大吃一惊,小宇右大腿中段至小腿中段皮肤缺损,而左腿更严重,大腿中段至整条小腿全都没了皮肤。“这么严重的脱套伤很少见,随时可能因感染丢命。”

        最适合的治疗方案,是尽快进行自体皮肤移植,该院手足血管外科、重症医学科等专家决定冒险一搏,手术取皮移植。

        百张皮片 一点点拼图式回植

        手术时,医生首先取下小宇整个头皮的皮片,因为头皮再生能力很强,一般10天后可以长出再取。随后,再就是整个背部至腰、臀部的皮片,面积约占全身皮肤的1/4。

        花了半个小时,专家取下的皮片薄如纸。“只有越薄,移植到创面才有利于愈合。”李志超主任说,整个过程都不伤及真皮层。

        专家将取下的这些皮片打小孔,使其变成网状,更容易撑开,以便增大皮肤面积。在2小时植皮过程中,大的整片覆盖创面,用显微镊一点点展平、铺开,皮片不能有褶皱,边缘不能有重叠。为了充分利用,修剪后剩下很多“指甲盖”大小的皮片,专家也没放过,一点点移植至创面,大大小小一百多片皮片,像“拼图”一样回植到小宇的腿上,静候重生。

        咬破手指 强忍病痛令人心疼

        小宇的病情,牵动着众多医护人员的心。手术当晚,手足血管外科主任李志超、重症医学科主任刘青云等专家通宵守在病房。对于小宇来说,治疗的过程太难熬。每次换药,小宇都要经历一次“酷刑”。小宇除头两次换药是在全麻下进行,后面每次都咬着牙强忍着,“这孩子疼得受不了,不哭不闹,全程咬着自己的手,手上全是牙印。”医生说。

        第二次植皮手术后,仅6天时间,小宇扶着支具慢慢站起来,伤口撕裂般扯着疼。在医生和护士长的鼓励下,他努力康复,没几天就能脱拐走路。

        昨日记者看到小宇时,他刚康复结束,背后汗湿了一大片,膝盖疤痕处已经撕开了几道血口,可他完全不当一回事,而是说:“早点儿走路,我就早点儿回到学校了。”据楚天都市报 

  • “B超神探”贾立群

        贾立群,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名誉主任,党的十九大代表。他是我国儿童超声领域拓荒者,家长心中的“B超神探”,40余年练就“火眼金睛”,共接诊患儿30多万名,确诊7万多例疑难病例,挽救2000多个急重症患儿的生命。

        在北京儿童医院,很多家长千里迢迢带孩子来专门点名做“贾立群牌B超”。好口碑,源于贾立群炉火纯青的B超诊断技术。

        贾立群曾接诊一个两个月大的重度肝肿大患儿,肝上布满小结节。外院检查结果是良性肝脏血管瘤,但无法治疗。贾立群拿着探头一遍遍地在患儿腹部滑过,终于发现一个黄豆大小的小结节,孩子哭闹时不随肝脏移动。他意识到这就是元凶:左侧肾上腺神经母细胞瘤,肝转移。最后证实了他的诊断,这是一种恶性但可以治愈的肿瘤,及时的治疗挽救了孩子的性命。

        可没过多久,孩子父母抱来了患儿的孪生妹妹,病情一模一样,但怎么也找不着这孩子的原发瘤。一连几天,贾立群埋在文献堆里,终于找到了答案:这个肾上腺的小肿瘤不但本身肝转移,还通过胎盘转移到另一个胎儿肝脏。换句话说,小姐妹俩得的是一个病,元凶在姐姐身上。这种病情在中国仅此一例,世界上也非常罕见。

        多年来患儿家长为表谢意,总想给贾立群红包,他一次次谢绝。有一次,一位家长硬往他兜里塞钱,推来挡去把白大褂两个兜撕耷拉下来,他索性全撕了下来,并想到一个好主意:干脆把白大褂兜口缝死。

        贾立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始终如一地为患儿服好务,把全部的精力奉献给了自己所热爱的儿科医学事业。

  • 千回蹲下起身 他说这是举手之劳

        “喂,史大姐,您和樊大哥出来了吗?我这边出发了,一会儿见!”每周一三五,浙江台州温岭公交师傅贾贺在发车前总要特意给一个乘客打电话。这个电话,贾师傅已经打了六年了。

        6年前,一对乘车常被嫌弃的夫妻俩发现有个司机不一样。史大姐的丈夫樊大哥身患尿毒症,只能靠定期血透来维持生命。每周一三五,史大姐都会带着丈夫到十多公里外的医院做血透。每次出门,上下公交车是个不小的难题。“因为嫌我和我老公上下车麻烦,碰到过一些司机,甚至会拒绝我们上车。”史大姐说。

        直到6年前的一天,史大姐碰到了贾师傅的车。贾师傅几步跳下来,从她手里接过樊大哥,将他扶上车,还帮他争取了一个座位。之后贾贺就发出邀请:“史大姐,如果时间对得上,你都可以来搭我的公交车,我可以给您和樊大哥搭把手。”他们互留了手机号码。

        此后6年里,这样的场景,重复了不下千回——

        贾师傅给史大姐打完电话,从始发站出发,大约15分钟开到“大池陈”站。此时,史大姐用轮椅推着樊大哥已在等候。

        车子一停稳,车门一打开,贾贺让其他乘客先上车,自己从前门下去,熟练地扶起樊大哥上车,史大姐则赶忙将轮椅折叠收好,一起跟上来。这时,贾贺已经安排樊大哥坐下了。

        由于樊大哥自己行走太慢,贾贺怕扶他上车耗费时间太多影响其他乘客赶路,后来他干脆直接将樊大哥背上车。车子开过7站,到了“医疗中心”站,贾贺又蹲下身将樊大哥背下去。随后,他驾车继续开往下一站。

        樊大哥在医院治疗和血透一般要持续几个小时,午后1点多才能做完,这时贾师傅的电话来了。“喂,史大姐,你们这边好了吗,我这边车子开过来了,大概20分钟就能到,我接你们回去。”

        史大姐和樊大哥一直想不好用什么样的方式感谢贾贺。“在亲友的建议下,我订做了一面锦旗,到贾师傅上班的地方致谢,让他的单位知道,贾师傅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于是这个故事才被世人知道。

        “我只是摸着自己的良心,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贾师傅说,他之所以对这座城市如此有感情,还因为一件十多年前的事情。当时贾师傅刚和妻子来台州没多久,有一天晚上,贾师傅骑着电瓶车来接妻子下班,结果半路被一辆车撞了,夫妻俩都受了重伤。

        两口子伤势严重,当时温岭人民医院全力抢救,对夫妻俩特别照顾。在医生护士的精心救治下,贾师傅和妻子从鬼门关逃了出来。“这让我感到这座城市的温暖。我当时在心里下定了决心,只要我能康复,我一定要扎根这座城市,贡献自己的力量来回报这里的人。”

        据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