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傅园慧 王简嘉禾 全都打起精神来

        昨晚,美国选手斯摩利加以27秒33夺得了光州游泳世锦赛女子50米仰泳的冠军。这个成绩比傅园慧4月底在广州举行的国际泳联冠军系列赛上游出的27秒60快了0.27秒,但与两年前傅园慧在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上摘得该项目银牌的27秒15相比,则慢了0.18秒。然而,前三届世锦赛在该项目上摘得1金2银的傅园慧,此次因未能闯过半决赛,昨天只能作壁上观。“在训练、赛后的治疗等各方面,我都已经做到了4年前拿世界冠军时的程度。”她说,“我也想参加(东京)奥运会,但我不知道合不合适,因为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在女子100米仰泳预赛意外出局后,傅园慧虽然在50米仰泳预赛中游出27秒70,在所有48位参赛选手中名列第一晋级半决赛,但半决赛中她仅游出27秒84,最终名列第九无缘决赛。这是傅园慧四届世锦赛在这个项目上的最差表现。女子50米仰泳预赛后她曾说:“这次要么就输个彻底,要不就赢!”没想到一语成谶。

        是压力大吗?傅园慧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我真的没有特别大的压力,我不像孙杨和徐嘉余,他们是真的有很大压力,大家非常希望他们能够游好,拿金牌,给中国游泳队争得荣誉。其实对我是没有什么要求的,最多就是一个50米仰泳,但如果说让我拿金牌,我今年之前的状态也不是特别好,但是进不了决赛我是真没想到。”

        小时候就有腰肌劳损,后来是腰椎间盘突出,来光州之前不久又扭伤了腰,是腰伤影响了傅园慧此次的发挥吗?“这不是什么很主要的原因!我就是觉得,我这么努力、真的很努力地训练,竭尽全力去做好一切,结果还是不行!”她说,“难道真像网友说的,我现在不太适合游泳了?!”

        其实,网友说傅园慧不太适合游泳,一部分原因是认为她参加了许多综艺节目,训练不那么系统。但傅园慧不认可,她说:“如果真是因为参加节目,训练不系统没有游好,那是我活该!但我现在付出的努力和训练的认真程度,超过了四年前,甚至超过了里约奥运会前,这样子还不行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觉得,只能说是身体不太灵光吧!”傅园慧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并且流露出对自己明年东京奥运会前景的悲观,“肯定对明年我奥运会的预期有影响,会觉得也许我可能,嗯……不是……不是那么合适吧。”傅园慧说,“因为我参加奥运会也主要是想在团队项目上为祖国出一份力,但是这样子的话,我都不敢上接力,实在承担不了那个后果。”

        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昨天在韩国光州举行的2019国际泳联世锦赛上,刚刚过完17周岁生日的王简嘉禾就快要哭了,“我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我怎么这么慢!”

        在昨天的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中,由杨浚瑄、王简嘉禾、李冰洁和张雨涵组成的中国队,最终以7分46秒22获得第四名,遗憾地没能登上领奖台。“我参加了三届世锦赛,这是唯一没拿奖牌的一届。”四人中最年长的张雨涵说。

        “主要是我们前两棒游得太慢了!”游第一棒的杨浚瑄说,“如果正常发挥的话,应该能快2秒左右!”

        “反正就是自己的问题。”第二棒王简嘉禾说,“是我的错!”

        昨天中国队给四位姑娘布置的战术,就是前两棒要努力去冲,为后面的两棒多争取优势,但杨浚瑄和王简嘉禾赛后认为自己都没能完成好任务。

        中国队是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一支劲旅。国际泳联自1985年第五届游泳世锦赛首次设立这个项目以来,中国队在之前参加的10届世锦赛上拿到了2金1银4铜的成绩,且在2009年罗马世锦赛上以7分42秒08创造了该项目世界纪录。但这个保持了十年之久的纪录昨天被冠军澳大利亚队和亚军美国队双双击破。

        中国队的四位姑娘之前在亚运会和短池游泳世锦赛上都配合过,效果不错,默契良好,这次她们遭遇挫折,或许对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并不是坏事。李冰洁说:“想把四个人的状态都调整到最好,没那么容易,肯定会有发挥失常的,我们都会理解,下次希望一起加油!”

        (本报今晨光州专电)  

        特派记者李远飞  

        视觉中国供图 吴薇制图 

  • 汪顺还是吃了蛙泳的亏 小叶子的蛙泳实力见长

        本报韩国光州电(记者李远飞)昨天,在韩国光州举行的2019国际泳联游泳世锦赛结束第14个比赛日的争夺。这一天在被寄予夺牌希望且此前两届世锦赛都拿到奖牌的项目——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和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上,中国队最终都遗憾地未能登上领奖台。

        在中国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项目上,汪顺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在国际泳联中国男子200米混合泳好成绩榜上,前11个好成绩都在汪顺名下,时间跨度从2013年一直到2019年。在那11个成绩中,1分56秒16是汪顺在2017年全运会上游出的冠军成绩,也是他在该项目上的个人最好成绩。在出征本届世锦赛前,汪顺在谈到200米个人混合泳时曾说:“我给自己定的成绩目标是能够游进1分56秒。”要知道,参加昨晚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的8位选手中,只有澳大利亚选手拉金和美国选手卡利兹曾经游进过1分56秒,而今年游进过1分56秒的选手只有拉金。也就是说,如果汪顺能够在决赛中游进1分56秒,那么在2015年世锦赛、2016年奥运会和2017年世锦赛上都获得铜牌的他,将很有希望“改变”奖牌的颜色。

        决赛开始后,汪顺的蝶泳、仰泳虽然都游在第三位,但与领先选手的差距并不大。然而到第三种泳姿蛙泳时,汪顺明显慢了下来。蛙泳是汪顺的弱项,但世锦赛前赴美特训时,他在蛙泳上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但在昨晚的决赛中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的名次也落到了第四位。虽然在最后50米的自由泳中拼命发力,但汪顺最终仅以1分56秒97的成绩获得第六,未能连续3届世锦赛登上领奖台。“我觉得自己今天发挥得还不错,但是结果有点儿不尽如人意,下次再来吧!”汪顺赛后表情有些严肃,“没能突破1分56秒很遗憾,和目标成绩差了1秒,但我总会打破它的!”

        在随后进行的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中,由杨浚瑄、王简嘉禾、李冰洁和张雨涵组成的中国队,最终以7分46秒22获得第四,在2015年世锦赛获得铜牌、2017年世锦赛获得银牌后,未能连续第三次登上领奖台。以7分41秒50获得冠军的澳大利亚队和7分41秒87获得亚军的美国队,双双打破了7分42秒08的原世界纪录。该纪录由中国队在快速泳衣鼎盛时代的2009年世锦赛上创造,至今已经保持了整整10年。

        首次参加世锦赛女子200米蛙泳项目的叶诗文,昨天在该项目半决赛中以2分23秒49获得所在小组第四,最终晋级决赛。该成绩距离她4月底在广州国际泳联冠军系列赛上游出的个人最好成绩2分22秒53还有将近1秒的提升空间。“挺满意的,毕竟已经比了4次了,肌肉已经有点儿僵了,蛙泳还是靠力量。”叶诗文说,“明天争取再提高一点儿,争取游进2分2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