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别让假特产坏了北京真味道

        张丽

        假特产质次价高骗游客

        正宗老字号跟着吃挂落

        “吃住行,游购娱”,是众所周知的旅游六要素。其中,买买买更是越来越必不可少的环节。顺理成章地,特产消费成为旅游市场中颇为亮眼的一部分。对这块蛋糕,想分一杯羹者不少。由于从业者鱼龙混杂,导致市场泥沙俱下。

        据本报报道,近日东城区市场监管局对故宫周边销售“北京烤鸭”等北京特产的商店进行专项检查。发现有两家商户涉嫌销售假冒“全聚德”烤鸭,市场监管部门现场暂扣涉嫌假冒“全聚德”烤鸭70只,并对商户立案调查。与以往低价走量的路数不同,这次假冒全聚德烤鸭的实际售价与正品烤鸭相差无几,有的甚至较正品还要稍高。质次且价高,不法商贩坑害消费者的手段更黑了。

        不得不说,随着“不吃烤鸭真遗憾”这句话的流传,北京烤鸭成了外地游客进京必打卡的项目之一。全聚德这个百年老号作为个中翘楚,名满天下,是一张北京特产的亮眼名片。很多游客基于对老品牌的信任,总会想着买一些包装好了的烤鸭,带回家乡给亲朋好友尝尝。但由于“李鬼”们的存在,买到假货的游客也许败了胃口,也许坏了肚子——可他们以为自己买的是真货,气愤之下,只会对无辜躺枪的全聚德产生不满。再加上有些人是在故宫这个象征着北京、象征着讲究和气派的皇城附近购买的,于是,老字号的招牌、北京旅游的名声全都吃了挂落。一小撮不法之徒肥了自己的腰包,伤害了消费者,扰乱了市场秩序,败坏了首善之区的名声。

        不仅烤鸭、不仅北京,在全国各地的旅游市场,都有这样的商家干着损人利己的勾当。去年,就有媒体曝光山西平遥部分特产店里很多所谓老陈醋其实都是假的,有醋商坦言“专坑外地人”——廉价的贴牌醋、勾兑醋稍作包装,就变成售价上百元的老陈醋。2015年,央视曝光哈尔滨南极批发市场里有商家竟然用502胶水粘出野山参,游客买回家连胶水一起吃下去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对这些能坏一锅汤的“老鼠屎”,有关部门在现有整治的基础上,还应该加大打击力度。不要监管总在曝光后,要知道制假贩假者因为利益驱动,是在不断提升造假水平、开拓销售渠道的,如果工商、市场等监督部门没有跟上的话,不良商家很快就会卷土重来,变本加厉地坑害整个地方的旅游商品市场。长远来看,坏掉的是整个地方的美誉度。诚然打假是个辛苦的持久战,但为了北京老字号的金字招牌,为了北京旅游市场的尊严,还是要坚持不懈地打下去,不仅要打假冒的“全聚德”,还要打击所有以“老北京”名义坑蒙外地游客的假货,一直打到假货贩子们不敢冒头为止。

  • 越来越野

        日前,一段越野车队碾轧“格聂之眼”植被的视频在网络传播。几辆越野车环绕四川理塘格聂神山景区的重要景点“格聂之眼”行驶,肆意碾轧周边植被,对脆弱的高原生态造成致命伤害。6月中旬,又发生“驴友”涉嫌违规穿越卧龙自然保护区大雪塘并造成一人遇难的悲剧。户外旅游和越野值得鼓励,但越野不是撒野,减少对自然生态系统的人为干扰,防止发生不可逆的生态破坏,是对自然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的必然要求。李嘉

  • 架起防性侵害儿童高压电网

        刘怀丕

        最高人民法院24日发布了4件性侵害儿童犯罪典型案例。最高法刑一庭负责人表示,性侵害儿童犯罪严重损害儿童身心健康,严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人民法院对此类犯罪历来坚持零容忍的立场,对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绝不姑息。

        当前,性侵害儿童犯罪仍处于多发态势。2017年至今年6月,全国法院共审结猥亵儿童犯罪案件8332件,相当于每天审结约9件,此外还有一定比例的案件没进入司法程序。更可怕的是,被性侵害儿童呈低龄化迹象。性侵害儿童犯罪多发,已成伦理之伤、社会之痛,刺激着公众的敏感神经。

        最高法此时作出对性侵害儿童情节极其恶劣的坚决判处死刑的表态,宣告以剥夺施暴者生命的制裁,来扼住伸向儿童的罪恶之手,体现了依法从严惩处的刑罚导向,加固了打击性侵害儿童案件的司法底线,充分体现出司法机关依法严惩性侵害儿童犯罪的力度和决心。这一表态正告那些胆敢以身试法的不法之徒——为防范和惩治性侵害儿童犯罪,法律已经架起高压电网。

        同时也应清醒地看到,给少年儿童织就一张安全网还需要调动全社会的各种力量,建立起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相互衔接的联动保护机制。严惩与严防双管齐下,才能给孩子们营造一个充满阳光、安全快乐的童年。

  • 明明不许分班,何来“分班集训”

        贾亮

        分班考试专项培训、小升初课程预科学习……新华社记者在北京、湖南多地调研发现,暑期来临,校外培训机构的类似培训简直人满为患,弥漫着“要想分班好、就要超前学”的焦虑气氛,让暑期成为紧张的“学习季”。

        国家政策早已明令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分重点班、快慢班,为何还有“分班集训”?现实是,大多数学校并不会明示各班之间的差异,但实验班、重点班“名亡实存”。对此,家长们并不糊涂,学校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于是,刚刚经历小升初的孩子们,又不得不在分班考试中杀出重围,赢得一个好学生的标签,赢得好的班级环境、好的师资配置。令人不解的是,此类现象长期大量存在,教育主管部门不知是真糊涂被蒙在鼓里,还是奉行难得糊涂视而不见?

        表面上不能分班,那就换个花样分班。比如分班考试,在一些学校美其名曰“学业水平调查”;调查的目的,是为了摸清学生们的能力水平,以便于“因材施教”。调查过后,“因材施教”往往就变成了“区别对待”。成绩好的基本分到了一个班,学校自然就为这个班配备最优质的师资。

        好学校喜欢好生源,好老师喜欢好学生,是人之常情,根据学生能力分层教学也会更有效率,因材施教的理念值得提倡。但在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更注重的是公平。人为制造快慢班,区别对待学生,这不是教育的初衷,也与因材施教毫不相干。并且,学校每一种公开的、隐蔽的涉嫌违规的考试、考核、排名等,都会给培训机构带来巨大的商机,真是乐了校外培训机构,苦了学生及其家长。

        叫苦的还有那些不敢“逾矩”设置重点班的学校,由于劣币驱逐良币效应,守规矩的学校反而成了受害者。湖南一位公办中学校长说,坚持平行分班的学校已开始被家长“抛弃”,出现优质生源“逃离”现象,这让不少教师感到担忧。此外,这么早就把孩子分为三六九等,把一些学生贴上差生的标签,不仅不利于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更有可能对他们的一生造成心理阴影。

        “政策执行一定要注意公平,尤其要在各学校之间一碗水端平。”面对教育人士的呼吁,面对媒体曝光的小升初“分班集训”乱象,主管部门不能再睁一眼闭一眼了。

  • 点到为止

        侯江

        等于缺斤短两

        近日,一名咸阳市民投诉,周末去西安大唐芙蓉园游玩,入园后发现景点内多处施工封路,部分景点也因施工关闭,但景区门票折后依旧高达90元。园方回应称,维护期间每日都在通过微博、微信和园区公示牌发布提醒信息,针对游客质疑园区维修还高价售票,园方称:“文化旅游体验是无形的价值,大唐的文化是无价的。”这种解释,实在无法让消费者满意。旅游景点,要用服务聚拢人气,绝不能仗着当下的热度“店大欺客”。这和缺斤短两有什么区别?

        不止粗心大意

        7月20日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举行的在编教师招聘考试中,出现了5小时内公布两版数学考试成绩的情况,不少考生两次分数出入较大。对此,故城县公开招聘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告称,“在教师招聘数学笔试成绩排序中,因数据粘贴不当,造成对外公布的数学考生笔试成绩有误”,并向考生致歉。看似仅仅是工作人员粗心大意出事故,实质上,工作程序、审批管理等环节都存在漏洞。当老师的人,绝不能误人子弟。未来的老师们也算是先上了生动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