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来自心理咨询室的一手故事

        ▌曾子芊

        名人推荐

        ♥著名导演陆川:

        接纳自己,跟自己和解,为未来而歌。

        ♥百万畅销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作者高铭:

        错误并非出自这个世界,错误出现于我们自身。

        探索自己的内心,跟自己和解,是一件孤单且穷尽一生都未必能完成的事情。或许在他人的经历里,我们可以照见自己,得到有益的启示,加速跟自己和解的进程。

        《中国“轻一代”女性的心灵图谱——来自心理咨询室的十五个一手故事》作者之一的蔡岫表示,这本书源自她出于社会责任感而在《北京晚报》上开设的《来访者》栏目:由于各种原因,很少有人愿意正视自己或他人心理上的疾患。人们常常可以大方地谈论自己的生理疾病,但对心理问题,仍有相当多的人讳莫如深。可视而不见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即使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内心深处的疾患还是会像藤蔓一样生长,甚至逐步发展成一种社会症候。

        《来访者》每一期的故事内容都是来自心理咨询室的真实案例,经由来访者授权并出于隐私的考虑进行了多重加工,再辅之以分析及相关知识点铺设,目的是疗愈心灵,让读者慢慢接受心理问题就像感冒一样普通这一现状,同时获得一些疗愈自己或他人的方法。每篇文章的标题均为病症的显示状态,未经粉饰,也是为了让危险警报信号更加清晰。

        如果我们走近这些女性的故事,会发现她们表现出的行为是那样的无助、脆弱和奇怪,例如有位在车间统领工作的高管,竟然一拿起小小的话筒便发抖,还有一位正当青春的女生一到暑假便整个人都不好了。故事里我们找到了背后的症结所在——原生家庭和童年创伤自然是可以经常回溯、获得证据的地方。很多成年人即使长大了,但心里的那个小孩儿还停留在某个时间节点上,Ta没有在恰当的时间得到安抚,于是停止了生长,时不时会出来“捣乱”。原来,一在公众场合说话就紧张的“她”是由于童年被打击的创伤回忆;原来,一到暑假便浑身冒冷汗的“她”是因为在多年前的暑假,失去了重要的亲人……

        出于勇气,来访者们不羞于将自己的伤痕示人,对一些读者来说,这些故事则像是在黑暗中的一束不知从何处延伸来的光,阅读起来让人感到既陌生又熟悉。熟悉的人能在他人的经历中辨认出自己的症结,陌生的人也会因此看到一个并不全然美好,但宽广得多的世界。其中最典型的十五个女性来访者的故事,经过进一步深度挖掘和艺术加工,成为了《中国“轻一代”女性的心灵图谱》中的主体故事。

        显然,从《来访者》栏目到《中国“轻一代”女性的心灵图谱》,对女性心理问题,尤其是对年轻女性心理问题的关注成为了这本书的侧重。书里的这些女性年轻貌美,聪明能干,但在光鲜的面具下,却没人能听到她们真实的心跳。实际上,要承认自己的“病”,直到与它和解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愿意面对自己的“病”,走入咨询室,来访者们就已经迈出了“和解”的重要一步。而这些勇敢的人愿意将自己的经历分享出来,除了能成为照亮他人的光以外,相信对她们自身而言,也是一种重新的审视和再治疗。

        书中“她们”的故事,有的发生在职场,有的根源在家庭,有的则关乎情感中的秘密。故事有起承转合,有抽丝剥茧,有拨云见日,还有最终“沐浴在阳光下”的结局。我们会在来访者和心理咨询师日复一日的沟通中,甚至是“对峙”中,看到疗愈的过程正在发生。

        书里女性的种种表现当然不能折射出全体女性的生活状态,但也确实让我们看到了阳光下的阴影。如果都能像《中国“轻一代”女性的心灵图谱》里的人物一样,走出心理暗区,“沐浴在阳光下”当然是一种完美的结局,但其实在书之外,还有更多的人在坚强地带病前行。一路走过,“病”也长成了我们身体里的一部分,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人生。有一天我们或许就会明白,它们从来不是什么令人心惊流泪的耻辱,它们也有自身好的意义。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中国“轻一代”女性的心灵图谱》也可以让那些同样带病前行的人看到,原来走在这条路上的你并不孤单。这是心灵的慰藉,是方向的指引,同时也为我们面对生活增添了勇气。

  • 我们都是带病前行

        ▌蔡岫

        据说现在没有点心理疾病,都不好意思跟人聊天儿。这是玩笑话,不过正如弗洛伊德所说:“没有所谓玩笑,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我们都是带着病前行。

        不久前一个饭局上,随意地聊到当今人的心理问题,正谈笑风生的众人,居然都沉默了。桌上一朵小花演员,说她上一次分手后,抑郁了很长时间;一个制片人,说他强迫症严重的时候,不停地背跟自己没关系的数据;一个策划师,接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逼着自己进行下去,直到一天心脏绞痛……唯一一个没说自己有问题的人,是晚来了俩小时才到场的一个作家。不过他若无其事的样子,简直是典型的没有超我,也就是无羞惭感,嗯,这也是一种病。

        这样的他们、我们,是“轻一代”——不仅仅是年“轻”,还由于来自不够温暖的家庭,及在各种社会问题中游走等原因,迷茫、脆弱、“轻”飘飘,时刻都像踩在云上一般。

        真正震惊到我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朋友,死于抑郁症。这个姑娘善良而热情,重要的是她呈现出来的样子,一直都很开朗。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聚会的时候,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唇色尤其好看,聊的都是一些快乐的内容。这样一个积极生活的人,怎么可能是抑郁症?!

        得知悲讯的我非常伤心,我这样一个貌似观察力很敏锐,也很会关心朋友的人,怎么会一点察觉都没有?我反复回想而没有答案。后来才知道有一种抑郁症叫“微笑抑郁”,快乐在脸上,悲伤在心里。

        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作为一名媒体人,我问自己,一直觉得做好本职工作不给社会添乱就达标的我,能不能再多做一点,有没有机会不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作为社会的一个成员,我还能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

        由于各种原因,很少有人愿意正视自己心理上的疾患,我便在《北京晚报》开设了疗愈心灵的《来访者》栏目,以故事加分析的形式,让读者慢慢接受心理问题是普通存在的事实,分析中特别请专业心理咨询师给出一些疗愈的方法及介绍心理学的知识点。借此,让有问题的得到参考,没有问题的当个启示。两年里,《来访者》也从试运行到逐步稳定,并最终脱胎换骨成为了这本书。

        本书分享了15个“轻一代”女性(经过当事人授权)的心灵故事。她们年轻、漂亮、事业有成,但却有着各种各样的心理疾患。从中读者可以发现,很多外在表现出来的行为——比如不停地洗杯子,或投入地看着空白的电视,或一拿话筒体如筛糠,或每当暑假便浑身冒冷汗……都是源于病症。

        弗洛伊德说:“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我们追逐光明,却也追逐黑暗。我们渴望爱,我们却也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我们心中好像一直有一片荒芜的夜地,留给那个幽暗也寂寞的自我。”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是个相对健康的人,合上这本书后,你一定会明白,第一,不要去嘲笑或者议论这些有症状的人,他们病了。就像在医院里,你会嘲笑一个卧在病榻而不能自己去卫生间的人吗?第二,他们需要帮助,如果你力所能及,安慰他们或带他们去看心理医生。

        如果你是出现过类似症状的人,合上这本书后,希望你的内心也跟着书中主人公的脚步变得有力量,接受不完美的自己,然后,有病治病,啊哈!做回快乐的自己!

        人心是矛盾的,脆弱的,这本书唯一的目的,就是借由这15个故事,让我们的内心能强大起来,来面对人世间种种杂乱纷扰。跨越障碍,未来还会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在等着我们。正如徐訏《恋歌》里的那句:“长长的旅途布满寂寞,黯淡的云端深藏灿烂的日子。”

        感谢北京晚报的关注民生,感谢新星出版社的慧眼识珠,感谢陆川导演及高铭先生的倾情推荐。拥抱我的合作者梁明霞老师,是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使然。我也特别感谢我们晚报记者曾子芊、心理咨询师安晓萌、王琛、靖远等对本书的特别贡献。最需要感谢的,是所有的来访者具有的分享精神,你们的勇敢才让我们有机会共筑这样一座通向美好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