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铁警直面“烤验”保障暑运

        7月末,北京迎来入伏后最热的“桑拿天”。与高温一起席卷而来的,是暑运高峰。直面“烤验”,北京铁路公安处的民警们战高温、斗酷暑,坚守一线,为广大旅客平安乘车保驾护航。

        郭磊: 

        最担心的是怕犬“中暑”

        7月25日下午2点,北京站外最高气温已达37℃,地表温度接近60℃。

        上午巡逻几圈下来,郭磊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警服还没干,汗碱大圈套小圈,留下片片白色印迹。接到发现无主行李需要检查的指令后,郭磊快步走到警车后门,刚一打开门,“黑狼”就“嗖”地跳了下来。快速给“黑狼”穿上“警犬”衣服,郭磊牵着它就去工作了。

        经过仔细检查,行李没有问题。20分钟后,郭磊牵着“黑狼”回到警车上。顾不得擦汗,他赶紧仔细检查了一遍“黑狼”脚底的肉垫。“天太热,广场上铺的石材被晒得发烫,得看看警犬有没有烫伤。”郭磊说。

        郭磊今年42岁,参加公安工作已有20年,与“黑狼”搭档也有5年。每年暑运期间,郭磊都会带着“黑狼”在北京、北京西、北京南三大火车站执行巡逻任务。

        郭磊告诉记者,现在是暑运高峰,旅客在广场、安检口、候车室等地遗失行李的情况比较多。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需要警犬先进行排查,再由民警处理。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有发生。

        不仅如此,每次巡逻期间,郭磊还要经常停下来为过往旅客答疑解惑。从北京站广场东侧到西侧再折返回来,热气蒸腾,人常常会感到窒息。稍稍停下来,警犬就会“撂挑子”。

        回到警车上,郭磊掏出随身携带的眼药水,因为天热汗水经常会流进眼睛里,又疼又难受。他怕眼睛感染,有空时就滴上几滴。见“黑狼”喝光了水盆里的水,郭磊赶紧给它添上。狗比人怕热。这种天气,“黑狼”工作时间不能长,郭磊担心它会“中暑”,所以照顾起来格外仔细。

        刘伯东: 

        为抓贼不惧高温“煎熬”

        “动手了。行动!”随着师傅大勇哥的一声令下,接到命令的小刘从另一边迅速靠拢过来。7月20日,在北京南站二楼候车室,经过三个小时的跟踪蹲守,盗窃旅客手机后准备逃离现场的“刘某”被师徒二人抓获归案。

        小刘叫刘伯东,2015年参加公安工作,干反扒已有两个年头。反扒工作属于便衣打击,化身旅客、蹲守观察、行动抓捕,需要胆大心细,更需要耐力和毅力。高温“煎熬”,是暑运对小刘最大的考验。

        在北京西站北广场的进站口,小刘背着书包,跟着排队旅客缓缓前进,每到检票口附近,便又退出队伍重新来到队伍后面。头顶烈日炙烤,背后的书包粘着衣服像倒了热汤一样蒸腾着。“这样的蹲守观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我们贪图凉快,可能就会让违法人员有机可乘。”

        从广场到候车室,是从“烤”到“蒸”的过程。候车室人多拥挤,嘈杂且闷热,一天下来经常让人头昏脑涨。为此,小刘随身带着清凉油,不舒服的时候就在太阳穴上擦一擦。

        站台上,列车席卷着热浪,小刘又消失在茫茫旅客人群中。

        王煜霞: 

        巡逻一天三万步

        嗓子“喊”哑

        一米七五的大个儿,一抹靓丽的蓝色——在北京西站南广场,旅客堆儿里总能看到一个忙前忙后的身影。

        她叫王煜霞,同事们都叫她“大霞”。大霞虽已人到中年,但工作起来初心依旧,热情不减。“办案子雷厉风行,对旅客热心温和,对同事古道热肠。”与大霞工作多年的同事说,她在大家心里就是“大侠”。

        每天早晨5时40分起床,给正在读高三的孩子准备好早餐,再打扫完卫生,大霞便出发来到北京西站派出所,一天的工作就此拉开序幕。

        8点的时候,太阳已经有些刺眼,从北京西站南广场东侧的南一售票厅到西侧的南二售票厅,一路上不断有旅客过来问路,大霞不厌其烦,一一给指路。这样走走停停,一趟往返下来就得半个小时,一天下来,就得走3万多步。

        “值勤巡逻废腿,更废嗓子。”大霞半开玩笑地说。事实上广场旅客嘈杂,给旅客解答问题就得大声“喊”,往往下班时嗓子都哑了。

        中午时,阳光愈发炽烈,热气蒸腾氤氲,熏得眼睛都睁不开。大霞的短袖警服里还穿着一件贴身的黑色短袖,虽然这样更热了,但大霞说:“里面的短袖吸汗,这样警服看着整洁一些。”回到值勤室,大霞摘下帽子,挽起的头发像是泼了水一样湿答答的。

        同事帮她打来了午餐,为了防止民警中暑,所里还为民警们专门熬制了绿豆汤。大霞喝了两口,还没来得及吃饭,电台又响了起来,有孩子和家长走失了。戴上帽子,拿起电台,大霞又投入了工作。

        本报记者 张蕾  

        通讯员 邓有林  

  • 高温之下“淡季不淡”

        程洁是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急诊科医生。夏季本应是急诊的“淡季,但今年暑期高温天气多,常年在急诊一线工作的程大夫明显感受到“淡季不淡”。昨天是周末,程洁值急诊白班。这一天,也是这个暑期格外“桑拿”的一天。走在外面,闷热与潮湿裹挟在一起,让人无处躲无处藏。

        早上刚刚来到医院,程大夫就迎来了一位哮喘患者。这位女患者刚刚走进诊室,呼吸的状态就“出卖”了她。原来,她是一名过敏性哮喘患者,这两天在家里也自行用了药,但症状还是不见缓解。“这种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赶快输液进行治疗吧。”程洁安慰她说,“别说您了,我在外面走一圈也觉得透不过气来。”用上药物之后,患者的症状明显好转。

        刚刚到输液室看过这名患者的情况,急诊大厅里一阵嘈杂。程洁迅速赶了过去,“61岁,昏迷,很有可能是脑血管病!”急救医生开始交接。这是一名急救车送过来的男患者,来到医院时已经进入昏迷状态。很快CT等检查结果出来了,“脑出血,而且是脑干部位出血,非常凶险!”很快,患者被转到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进行治疗。

        刚刚将这位患者转到病房,又一位脑血管疾病的患者被急救车送到医院。“81岁老人,右上肢麻木3小时。”初步判断是脑梗患者。“开通卒中绿色通道!”很快,老人的一系列检查证明了程洁的判断。“神经内科,准备接病人!”老人转入神经内科治疗。

        这一天,程洁不停地穿梭在抢救室、诊室、治疗室和留观室之间,在有空调的房间里,愣是走出了一身汗。“最辛苦的是输液室的护士们,有些输液的老年人反对开空调,患者们坐一会就走了, 护士们是工作一整天,已经数不清要出几身汗了。”其实,对于急诊科医生来说,工作出来的热汗对他们来说真不是挑战,他们怕的是冷汗,“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在程洁准备下班时,新的抢救又来了,这是一名50多岁的男患者,突然发生右手不好使,一测血压,高压已经高达190毫米汞柱!“开通卒中绿色通道!”这条绿色的救命通道再次开启,程洁又进入到忙碌状态……本报记者 贾晓宏 

  • 最多时一天运送四五位中暑患者

        连日来,北京的气温居高不下,与往日相比高温引发身体不适的情况也明显增多。从事急救工作多年的北京急救中心中区分中心急救医生刘扬和同事们坐在飞驰的急救车内,无暇顾及炎热的高温,他们更珍视的是能否缩短时间,尽早到达病患身旁。

        患者有头晕、胸闷以及心慌的症状。作为距离现场最近的车,刘扬和同事被派往现场。“我们分中心所负责的区域内景点较多,随着暑期气温升高和游客增多,游人、市民出现中暑的情况有所增加,最多的时候站点一天会遇到四五起这样的情况。”

        到达目的地,刘医生提着急救箱来到病人身边进行初步检查。既要询问病患,判断对方意识是否清醒、体温血压等指标如何,同时还要以最精简的语言,问清楚病人的病发原因、病发时间、病史等一系列关键问题。在确定病人情况基本稳定后,刘医生和同事将病人抬上车,准备进一步的进行局部降温处理并送往附近医院。由于前往现场的途中已经考虑到病人可能是因为中暑而引发不适,因此车内空调的温度也没有调到很低,“虽然降温有助于缓解中暑的情况,但如果温差过大反而会引发病人的不适。”整个急救过程中的衔接、配合,快速、准确又不失细致。在把病患交接到医院,回到救护车上后,刘医生和同事们再次回到待命状态,准备接受中心的下一处调度。虽然暴露在高温下的时间不长,但急救过程中体力和心力的消耗同样不小,一趟出勤下来汗透衣衫对于刘扬来说也是常有的事。 本报记者 陈圣禹  

  • 施工服拧干汗水继续穿

        雨后的一丝清凉尚未驻足,炎炎烈日又将席卷而来。烈日烤炙下,朝阳区亮马河畔,来自北京城建十六公司的200余名施工工人却全副武装着,脚手架搭设作业、混凝土浇筑、钢筋绑扎……忙碌的身影穿梭在工地的各个角落。

        朝阳区亮马河四环以上景观提升工程,由北京城建十六公司负责施工的二标段,全长有1.6公里,施工内容包括新建道路及原道路修缮、亭架设施5座、新建栈道桥6座、现状桥改造6座、雕塑,小品3组等。

        “提升工程战线长、点多面广,施工内容繁杂,所在区域又是外国使馆星罗棋布,限制条件也更为苛刻。”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每天,工程项目部会议室内,2019年8月20日竣工的倒计时牌都在时刻提醒着项目部的每一位人员,留给项目施工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时间就是生命!”即便是面对38度的高温天,工程项目部的管理人员仍冒着酷暑,在工地上指挥,200余名工人也是一丝不苟地穿戴好全套防护用具,“奋战”在工地的各个角落。

        “每年夏季入伏后都是最难熬的时候,太阳烤着,头上的安全帽就像一个小蒸笼。”整天待在施工现场的申然说,又烤又蒸下,施工服没一会儿就被汗水浸湿了,大家就脱下来用手拧干后再继续穿上,“次数多了,你能看到衣服上有层盐花。”

        据了解,为了应对高温天气,项目部及时调整作息时间,通过错时轮休、换班轮休等方式合理安排工作时间和工作量,高温时段不安排室外露天和高处作业,杜绝疲劳作业。同时,施工现场也放置了饮水桶,增加饮水点,设置流动监督人员观察工人的身体状态,防止高温中暑引发意外。

        “我们要绷紧每一根神经,将建设全速推进,确保这个工程圆满完成。”申然拍着胸脯说道。本报记者 赵莹莹  

        北京城建集团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