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贾平凹:我的作品比较难翻译

        本报西安讯(记者成长)昨日,在古都西安举办的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进入第二天,著名作家贾平凹成为现场读者关注的焦点人物。在作家出版社主办的这场读者见面会上,贾平凹与评论家王春林、翻译家迪兰就中国小说走向世界的话题展开了对谈。

        持续两日的书博会恰逢西安高温炎热,昨日最高温度更是超过40摄氏度,但酷暑挡不住曲江国际会展中心内读者的热情,馆内时常能看到等待付款购书的读者排起了长龙,许多作家见面会和沙龙活动前也是人头攒动。

        作为陕西本土作家中的佼佼者,贾平凹在书博会上受到了读者明星般的追捧。昨日的读者见面会设在曲江国际会展中心最大的主舞台区域,但观众席仍旧被读者挤得满满当当,站无虚席,连过道都被堵得严严实实。货架上贾平凹的作品也被等待签售的读者购买一空。据主办方介绍,书博会开展两天以来,销售量排名前三的图书《秦腔》《浮躁》《废都》都是贾平凹的作品。西安当地媒体都戏称贾平凹是书博会上的“顶级流量明星”。

        “每一届全国书博会我都会参加,这次是在家门口举办的。我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贾平凹首先对主办方作家出版社表示了感谢。作家出版社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出版贾平凹的作品,如《废都》《秦腔》以及去年出版的《山本》,“作家出版社是中国作协系统下的出版社,是出作家的书最多的一个社,我重要的作品都在这里出版的。”贾平凹说。

        加拿大翻译家迪兰目前正在翻译贾平凹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秦腔》,因此读者见面会自然从贾平凹作品的翻译谈起。贾平凹的长篇小说《浮躁》早在1991年就被翻译成英文版发行,但是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贾平凹的创作持续高产,但翻译却裹足不前。贾平凹表示,造成这种原因主要是因为自己长期居住在西安,与国外的汉学家交往较少,在翻译上显得有些被动。不过近年来,贾平凹的作品翻译进入了一个爆发期,他的作品翻译成外文的已有30多种。“所谓世界的文学,其实就是翻译文学,不翻译出去是看不懂的。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读外国作品都是翻译过来的,翻译作品给改革开放后中国文学的发展,提供的帮助太大了。”贾平凹说。

        然而说到自己作品的翻译,贾平凹也承认,不同语言之间的文字转换绝非易事,“我的作品里有一些中国传统的东西,所以我最怕文字中的味道翻不过去。我跟一些翻译家交流过,他们都认为文字之外的‘言外之意’是比较难翻的,也反映说‘你的作品翻译确实比较难’。”

        说起翻译难,迪兰便倒起了“苦水”。他说,自己翻译《秦腔》的时候,原本担心书里的方言会是障碍,后来发现方言并不是问题,最难的是书里对戏曲的描写,“比如在《秦腔》中,夏风跟白雪离婚的时候,放了一段《辕门斩子》,你如果不知道杨家将的故事,你是很难理解为什么放这段秦腔。”

        贾平凹表示,这些年他和国外的汉学家、翻译家沟通多了,就会经常邀请他们来陕西看一看,了解一下这里的山川地貌、人的生活状态,让他们更多了解小说背后的中国文化和社会面貌。他说迪兰上一次和另一个翻译家来,他们不知道窑洞是什么概念,贾平凹就带他们去看窑洞、去易俗社听秦腔。同时他还会通过邮件与翻译家们沟通,他发现当作品写到农村题材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很多让外国翻译家一头雾水的词汇,比如生产队、记工分、粮票等,“如果不解释,外国人想象不到这是啥东西。”

        王春林感慨道:“我们文学界一直有一句话——美文不可译,越是微妙的东西,在翻译的时候就更容易丢失。文学翻译某种意义上比文学创作更困难。作为一名优秀的翻译家,不仅要具备双语能力,还必须对文字背后的文化有深入了解。我们应该对这样的翻译家表达敬意,正因为有他们才能让我们今天的文学交流成为现实。”

        谈到下一步的写作计划,贾平凹表示,自己过去写的作品总体来说逃不出两点,一是围绕秦岭发生的故事,二是中国这一百年来发生的事情,以及各个时期的人们的生存状况。当他回顾自己的作品时,发现反映城市题材的作品较少,“我在城市里生活了几十年了,好像城市题材只写过《废都》,后来写了《高兴》,但严格来说《高兴》也不是城市故事。”贾平凹透露,自己目前正在筹备一部城市题材的小说,计划明年与读者见面。

        据了解,作家出版社在本届书博会上准备了百余种图书,其中既有2018年度“中国好书”《主角》《大国重器》《小翅膀》,还有金一南青少版《苦难辉煌》、儿童文学作家李迪《丛林豹》系列,集中呈现在书博会B1馆。

  • “打开艺术之门”为戏曲播种

        中山音乐堂“打开艺术之门”今年的“紫禁城听戏”板块集结了北京京剧院、中国评剧院、北方昆曲剧院、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以及首次参加“打开艺术之门”的唐山市评剧团,这五大优秀剧团分别带来京剧折子戏、评剧《花为媒》、昆曲《望江亭中秋切鲙》、名剧《大登殿》、评剧《杨三姐告状》等各剧种最经典的代表性剧目。为此,北京中山音乐堂特别举办了一场“打开艺术之门”戏曲系列的座谈会,各个剧院剧团的领导和领军人物畅所欲言,纷纷表示:“打开艺术之门”对于普及和传播戏曲艺术、从小培养戏曲艺术爱好者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北京京剧院青年领军演员谭正岩表示:“‘打开艺术之门’不仅给了我们青年一代演员展示自己的机会,也让京剧普及从‘娃娃抓起’,为京剧的未来培养了观众。我们这次演出的三折戏将‘生旦净丑’的京剧角色都演全了,既有通俗易懂也有听专业唱腔,同时也有展示青年一代演员舞台基本功的选段,非常值得期待。”青年演员朱红也表示:“‘打开艺术之门’已经是一个深入人心的品牌,戏曲能加入这个系列非常的有意义,特别是夏令营,孩子们能在暑期来到这个有历史的公园,同时感受艺术的氛围,特别有意义。中山音乐堂就是搭建戏曲和孩子们之间的桥梁。”

        北京京剧院培训中心党支部书记朱甲告诉记者:“京剧夏令营是北京京剧院与中山音乐堂长期合作的一个品牌项目。今年暑期,我们京剧院将在长沙、武汉、烟台等全国7个城市举办夏令营,通过教学、培训、演出,让孩子们能够近距离的感受京剧魅力。虽然每一站都只有两天时间,但是我们与孩子们结下了很深的感情,有不少孩子会问我们,‘老师,您下次什么时候能来?’老师说,下次的‘艺术之门’我就会再来。这让我们非常欣慰和感动,我们也希望能长久地通过这样的方式,将京剧这门国粹艺术传承下去。”

        首次参加“打开艺术之门”的唐山演艺集团副总经理罗慧琴介绍道:“我们这次来演出的《杨三姐告状》,故事是发生在唐山的真人真事,我已演出30多年。唐山市评剧团第一次参加公益艺术节‘打开艺术之门’,来到北京中山音乐堂演出。这对于推动戏曲艺术的传承普及,特别是促进京津冀文化交流、强强联合打造文艺精品,有着示范引领的重要意义。京津冀地理连通,文脉相通,特别是京剧、评剧及河北梆子等戏曲艺术资源丰厚,三地戏曲艺术家流派纷呈,各有经典代表剧目,且观众群体庞大,戏迷票友众多。尤其是这次我们把评剧创始人成兆才原创经典评剧《杨三姐告状》呈现首都舞台,对于传承评剧经典,提升评剧在京津冀的影响力、传播力,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评剧院演员王平介绍:“《花为媒》是中国评剧院最具代表性的经典剧目,几乎与评剧这个剧种同龄。每一位喜爱戏曲艺术的观众都熟知。选送这台戏也是与剧目本身的普及度与影响力有关,它轻松幽默、旋律优美,深受老戏迷以及刚刚接触戏曲的观众喜爱。音乐堂‘打开艺术之门’兼容了许多剧种的许多经典剧目,使观众可以多方位的感受中国戏曲的魅力,这是一个为民服务、为艺术做推广的非常好的平台。”

        北方昆曲剧院副院长曹颖则表示:“ ‘打开艺术之门’在青少年心中种下了艺术的种子,让全社会对传统文化,尤其是中国的民族艺术有一个普及和了解,非常有意义,我们这些年通过讲座互动和演出,让更多人感受到了昆曲艺术的魅力。这对我们从业人员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交流体验。希望‘打开艺术之门’能够继续做下去,越来越好。”

        在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团长王洪玲看来:“‘打开艺术之门’多年来一直能够这么好,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有广泛的参与和互动,不是演一场就完了,更多是观众与演员的互动,观众能够参与到演出中,增加了他们对戏曲的熟悉和理解。我们梆子剧团一直以来有它固定的中老年戏迷,但是通过‘打开艺术之门’,我们吸引了一些年轻的朋友,他们记住这个传承百年的剧种,不少观众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剧种,这是我们最大的收获,我也想借此机会感谢‘打开艺术之门’。” 

        本报记者 王润  

  • 汪佳颖举办
    京胡演奏会

        本报讯(记者王润)8月18日,“京胡圣手”燕守平先生的入室弟子、北京京剧院青年团京胡演奏员汪佳颖的京胡演奏会《佳音颖会》将在长安大戏院演出。除演奏传统经典曲牌和当代京剧名家合作演绎经典唱段外,还将展示给观众别具一格的京胡协奏曲,让观众一饱耳福,享受京胡音乐的饕餮盛宴。

        80后京胡琴师汪佳颖学琴至今已有28年,1993年进入天津市艺术学校学习京剧乐器;2001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深造京胡专业。2005年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京剧院,先后曾与郭伟、韩胜存、张馨月、李宏图、姜亦珊、朱虹、张凯等名家合作,可以担任风格各异的流派伴奏,音色纯正饱满、华美流畅,韵律跌宕有致,托腔保调方面与演员珠联璧合,受到业内一致认可。

        整场音乐会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半场以传统乐队为主,下半场以交响乐、现代京剧为主,最后还有一段为汪佳颖量身定做的全新曲目,由北京京剧院青年作曲家袁鹏创作的京胡协奏曲《竹韵佳音》,希望能给观众一种耳目一新的感受,让更多的观众关注京剧、关注京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