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小窝铺村来了北京的大学生

        从怀柔城区出发,沿京加路一直向北,便可抵达喇叭沟门原始森林。穿过原始森林,再向北约8公里,便是河北丰宁县汤河乡小窝铺村。近两年,这个密云水库的水源地村迎来了一拨又一拨年轻人。北京交通大学“无止桥”学生团队来到这里,拿出电脑,挥起铁锹,用他们的智慧和汗水帮乡亲们改建废弃的校舍,修建泉水盥洗池。他们不仅给乡亲们带来了舒适便捷的生活,也利用个性化的设计重建山村的传统元素,帮村里人留住了乡愁。

        就在上个月底,北交大的学生们和来自香港、西安等地的志愿者一起,用一周的时间给村子改造了一个社区伙房,并把村落东侧的取水点建成了一个便捷的公共用水盥洗池。北交大建筑与艺术学院本科生陆顺是项目组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小窝铺村有一处泉眼,泉水能喷出1米多高,是村里的“母亲水”。过去村民仅连接了一根白色的PVC管,只能蹲在地上接水,既不方便也浪费水。今年,同学们对这里进行了重新设计,修建了盥洗池,乡亲们以后用泉水洗菜、洗衣服,就跟城里人用自来水一样方便。

        最令陆顺和同学们自豪的是,他们将村里一所废弃的小学,改建成了村民活动中心。这所小学在8年前就已经废弃,改建前校舍已经破烂不堪,空地里长满一人多高的杂草。大学生们根据村民的需求,把8间教室打通做成了一个可变空间,村民可以在这里开会、组织集体活动,还能供来村里演戏的戏班子住宿,“最多可容纳160人一起开会。”陆顺介绍,整个施工过程中,从木板装钉,到搅拌水泥,再到垒砖砌墙,主要工作都由大学生们自主完成。

        作为指导老师,北交大建筑与艺术学院副教授潘曦见证了学生们的努力与付出。她说,在实践过程中,同学们经历了调研、设计、施工的整个过程,证明自己不仅画的了图纸,也能融入乡村,接的了地气,这对学生的成长很有意义。

        学生们对小窝铺村的改造,不仅让乡亲们生活更方便,还保留了许多传统元素。潘曦说,之前她带学生来这里调研时,走在小学废弃的院子里,一个村里的小姑娘说,院子里曾有一片树林,“长得跟格子一样”,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场所。在改建中,他们在院子里打造了一个个方形花坛,以格子样式整齐分布,保留了“格子”这个符号记忆,同时村里的石磨碾盘也得以保留,并改造成水景,作为水源地的象征。竣工那天晚上,志愿者和乡亲们就像过节一样,一起在小学里办了一场晚会,乡亲们走进小学的院子,纷纷回忆起小时候在这里上学、游戏的美好往事。

        村口就是汤河,它一直往南流向北京,汇入密云水库。潘曦说,一批又一批交大学生将继续参与进来,帮助乡亲们生活得更加便捷舒适,同时也努力把小窝铺村打造成为一个可以开展生态教育、展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示范案例。本报记者 张航

  • 河北邺城佛教造像亮相国博

        本报讯(记者李祺瑶)北魏时期以褒衣博带为特色、饱含飘逸潇洒神韵的造像,北齐时期以薄衣贴体为新风、充满温润内敛气韵的造像,精雕细琢、极具地域特色和风貌的透雕龙树背屏式造像……今天上午,“和合共生——临漳邺城佛造像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

        据介绍,邺城位于今河北省临漳县,旧称“三国故地,六朝古都”,是中国都城规划的肇始地,对中国古代都城乃至东亚中古都城建设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特别是在北朝时期,邺城作为当时中国佛教中心之一,高僧云集,寺院林立,对促进佛教中国化发挥了重要作用。2012年,考古工作者抢救发掘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已知规模最大的佛教造像埋葬坑——邺城遗址东郊北吴庄佛教造像埋藏坑,出土各类佛教造像2895件(块),揭开了别具特色、独树一帜的“邺城风格”佛教造像艺术的面纱。

        本次展览由国家博物馆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共同主办。展览以“和合共生”为主题,通过邺城概貌、玉石梵像、邺都样式、佛韵至美几个单元,共展出各类文物171件(套),包括自北魏至唐代的131件造型精美、技艺精湛的佛教造像精品。专家介绍,这些佛教造像,虽然题材和故事来自域外,但其面容、仪态、服饰等均显示出强烈的中国文化元素特征,是中国古代美学精神的精彩呈现。特别是独具特色的“龙树背屏”造像样式,利用当地色白而润的特有石材,采用中国传统透雕技艺,赋予佛教造像独特鲜活的生命力,展现出全新的风采。这些佛造像不仅在艺术上堪称精品,更是佛教中国化历程的代表和缩影。程功摄

  • 公司多放几天假能抵扣年假吗?

        日前召开的第十五届劳动关系法律与实践研讨会——劳动争议案件审理疑难点主题研讨会,对企业人力资源从业者们普遍疑惑的一些问题逐一进行了探讨。

        休假问题成为专家们研讨的一个热点。去年法院曾判决了这样一个真实案例:徐某在某公司工作了近5年时间,主张其入职之后未休过年休假,提起仲裁申请,要求某公司支付其未休年假工资32630.41元。审理当中遇到一个难题:2016年公司春节期间多放了几天假,公司认为多放的几天假就是年假了,但徐某认为,多放的几天假不应该算作年假,而是公司福利假。

        这个案例非常典型,引来了业界讨论:用人单位在春节、国庆等法定假日前后另行统一安排劳动者休假,且休假期间不扣缺勤工资,用人单位主张该休假为带薪年休假,劳动者主张为带薪福利假的,如何认定?

        一方观点认为,应认定为带薪年休假。理由有这几点:带薪年休假本质是休息权,休假期间按照劳动者正常出勤支付工资,单位统一安排休假保障了劳动者的休息权,休假期间正常支付工资也符合带薪年休假的特点;用人单位在年休假安排上具有主导地位,根据工作需要统一安排年休假并不违法;在单位已安排职工带薪休假的情况下,否定其为带薪年休假导致用人单位仍需支付带薪年休假工资,即劳动者同时获得了带薪休假和年休假工资补偿两项权利,权利义务明显失衡;在双方均无证据证明休假性质的情况下,从工资支付角度判决休假性质,在举证层面也具有可操作性。

        另一种观点认为,应认定为带薪福利假。理由有这几点:用人单位安排休假时要考虑职工本人意愿,用人单位统一安排休假无法兼顾职工本人意愿;认定休假性质应以劳动者的休假申请为依据,用人单位应对休假性质负举证责任,在休假性质不明的情况下应作出对劳动者有利的认定;统一安排休假只有在用人单位明示其性质为年休假且劳动者同意的情形下,才能认定用人单位履行了安排带薪年休假的义务,否则用人单位仍应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

        这个案例的最终结果是:法院判决公司应支付徐某未休年休假工资5914.33元。公司在2016年春节放假通知所载内容未指明所休假期是年假,故公司主张员工年假应扣除4天的主张没有被支持。

        专家分析说,实践中对于有福利假的企业,一方面需要在制度中明确约定员工优先享受法定年假,并对福利假限定休息的时限,超过时限后不予补休,不另行支付补偿;另一方面在法定节假日前后安排员工休假时,明确是法定年休假,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本报记者 代丽丽

  • 北京休闲指数位列全国第三

        本报讯(记者李祺瑶)昨天,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在京发布了《休闲绿皮书:2018-2019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报告测评了中国城市休闲指数排名,其中北京位列第三。

        绿皮书指出,城市休闲化发展是城市发展水平提高的重要内容,是居民生活质量提升的必要组成部分,也是衡量城市居民生活幸福感及城市宜居度的一个重要指标。不同区域、不同城市,其休闲城市建设所处的阶段不同。绿皮书根据城市休闲指数评价体系,从城市形象与美誉、休闲空间与环境、休闲经济与产业、休闲设施与服务、休闲生活与消费、旅游关注度六个方面,基于区域视角参照城市休闲指数计算结果,对国内290个城市休闲化建设进行综合分析和评价。

        城市休闲指数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为上海、三亚、北京、珠海、深圳、青岛、厦门、杭州、西安和拉萨,其中有8座城市来自东部地区,2座城市来自西部地区。后十位的城市分别是毕节、菏泽、内江、达州、周口、昭通、贵港、衡水、揭阳和阜阳,其中4座城市来自东部地区,2座城市来自中部地区,4座城市来自西部地区。

        绿皮书分析,从东、中、西部城市各指标均值来看,目前我国城市休闲化水平整体呈现出“东部领先,中部洼地,西部赶超”的局面,这一发展格局与我国的城市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有所差异,说明城市休闲化水平不仅受限于城市经济发展水平,还受到人口密度、资源禀赋、休闲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城市休闲化发展不仅取决于经济基础。

        在城市休闲指数数值的比较分析方面,290个城市的城市休闲指数均值为24.91,仅有109个城市超过均值水平,占36.55%,反映出我国休闲城市建设水平整体偏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