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在三大会址广场上

        ▌雲之云兮

        中共三大会址在广州东山。如果不到广州越秀,你就不会真切地感受到有那么多重大而珍贵的历史事件深藏在老东山,深藏在一条名叫“恤孤院路”的老街道上。

        1923年6月12日-20日,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蔡和森——近40人,在老广州城外东山的一幢简陋而幽静的二层砖木房子里秘密地开会,他们代表着全国420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他们开的是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恤孤院路长不过三百米,宽只有五六米,满街红砖洋房,一路绿树掩映。在恤孤院路与瓦窑后街相交的小小十字路口处,乃恤孤院路3号。当年的会址,现在成了一处红砖洋房围抱着的小广场。

        96年前,这里挂的门牌是“恤孤院后街31号”,1938年它毁于日军的炮火中。后来,有人在这儿建了仓库,再后来又有人用来经商、住人、卖煤卖陶瓷、修理摩托车,据说还做过印刷厂和字画店。1972年,一个叫徐梅坤的老人,党的三大代表,凭着真切的记忆,从历史的沉寂中指认了这个风云际会的非凡之地。

        2006年7月1日,尘封了83年的中共三大会址终于以广场博物馆的形式亮相。至此,党执政前的历次代表大会会址全部向世人开放。有人说,前些年路过这里,“如果没有偶尔通过的公交车和轿车,这里的宁静仿如1923年”。如今这里参观者络绎不绝,庄严宣誓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一次次地来到会址广场,在石碑石地石墙前驻足观瞻,每一次都能感受到这里的庄严气势和磅礴力量——麻石地砖铺设的地面,沉静、厚重;厚厚的玻璃覆盖下,斑驳的墙基和红阶砖清晰可见,这些是会址残留的惟一痕迹;耸立在旧址处的那面褚红色大理石墙,上面镌刻着“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十六个行楷大字。最为醒目的是“全中国国民革命者联合起来”的十二字口号,下面用破折号引出的一行小字:“一九二三年八月一日《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之主张》”。石刻耐人寻味,读懂了这块石碑,大概就读懂了国共合作;石墙边有一块黑色石碑,是广东省人民政府于2013年7月1日竖立的会址碑,上面标注着三大会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等级和时间;西侧的红色建筑是复建的中共三大纪念馆。特别重要的“三大”档案和实物等珍贵党史文物在这里第一次对外公开,只有纪念馆陈列的图文声像能让人们对中共三大的巨大历史贡献串起完整的记忆链条——在那个山河破碎、水深火热的年代,党要选择一个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安全地点都非常困难。广州是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多年经营的革命中心地,政治环境宽松自由,革命团体可以不受限制地开展活动。1923年4月,中共中央移驻广州。在这之前的一个月,中央机关刚刚从北京搬回上海。三大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共中央机关四次大搬家大迁移。从党的一大开始,前几次全国代表大会都是在极端严酷的环境下组织召开的,中共六大竟开到了遥远的莫斯科。

        革命不易、奋斗不易。中国共产主义运动萌芽时就遭到中外反动派的联合压迫。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后,这股新生力量使得一切反动派感到深深的恐慌。党从成立的那一天起就不得不始终处于秘密状态,以后更长期受到严酷的迫害和血腥的镇压。

        早期的共产党人饱读诗书,懂得“万物开始,通体多难”的道理,深知屯难之世正是共产党人有为之时,懂得“刚柔始交则万物生于忧患”的道理,要学会“知险而应险,虽为贵,然屈居于下”,于是在建党之初就考虑建立民主联合战线。只有跟国民党合作才能够双赢:既有利于国民党的改造,使国民党获得新生;又有利于共产党走上更广阔的政治舞台,得到锻炼和发展。

        “国民革命”是与国民党合作进行的革命,是每一个中国公民都应该参加的革命,是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是要让中国人站起来的革命!

        正因为孙中山先生“高举着国民革命的大旗,允许各种革命力量公开进行活动”,而且国民党“在南方建立了一块革命根据地”,三大后共产党发表了《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之主张》,“全中国国民革命者联合起来”是声明的最后一句话,这是一句符合当时中国实际、带有统一战线作用、能够团结更多革命者的口号。

        共产党与孙中山商谈国共合作,谋求两党齐心掀起国民大革命之时,正是孙中山先生极其困难之际。辛亥革命的成果落在了北洋军阀手里,二次革命、护法运动失败,陈炯明叛乱,“种种黑暗腐败比前清更甚,人民困苦日甚一日”。几经挫折后的孙中山先生深感国民党内许多人日趋腐败,中国革命必须改弦易辙,他“真诚地欢迎共产党员同他合作,欢迎苏联对中国革命的援助”。

        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是历史的选择。

        那时的广州,活跃着岭南第一位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杨匏安,杨家宗祠成为早期中国共产党人活动的基地,很长一段时间,这里是广东区委的重要活动场所。中共三大的一切前期准备工作都是在杨匏安影响下完成的。

        那时的广州,有组织得力和经验丰富的“管东渠”。中共广东区委,对外代号“管东渠”。他们对广州城区环境和社会生活有透彻的了解,为中共中央机关慎重寻找了东山的华侨洋房春园,既而以春园为中心选择了距离不到百米的两层小民房,并对会场布置、食宿安排、交通路线进行了精心安排。

        广州东山有良好的人文环境和工作条件。东山是华侨聚集的地方。华侨的爱国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抗击列强、救亡图存、振兴民族的大气大义相结合,所以他们支持革命,并自觉掀起和投身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1911年的广州黄花岗起义800名敢死队中,华侨占500名。黄花岗72烈士中,华侨烈士有30人之多。孙中山曾发出感慨:“华侨是革命之母”。另外,东山地处郊区,偏僻、幽静,周围是荷池、鱼塘、蕉林和菜地,来往的人不多,干扰较少,利于保密。著名的五大侨园中的春园、逵园和简园,独立建筑,非常私密。它们为中共三大的召开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印迹。

        我喜欢站在新河浦的小石桥上向着小广场的方向遥想:眼前的这座春园,当年年轻的共产党人怎样通宵达旦地思考、讨论?他们在这里怎样接待了从珠江乘船而来谈国共合作的孙中山先生?毛泽东在会议期间从新河浦路到恤孤院路或到培正路多少次真诚地拜访过握有重权的国民党要员谭延闿?向警予蔡和森夫妇因为党内合作还是党外合作意见不同有过怎样的争吵?住在会议楼和逵园的代表们走的哪条路线到东山湖散步谈心?

        会址遗迹虽静卧于红色广场的地下,但三大创立的统一战线思想却如高山般傲然屹立、雄视百代。它是我党的一个创举,在那个山河破碎的时代把握了大联合的革命主题,饱含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古老智慧和家国情怀。历史选择了东山,那是历史的垂青。近百年来,中央和地方党政军机关选择在东山驻扎办公,那是因为这里深种着生生不息的强大红色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