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渤海城:长城脚下驻重兵

        ▌魏明俊 王海

        在怀柔城西北方向22公里的山川里,坐落着怀柔区第一大村——渤海所村。渤海所处于群山环抱之中,自然环境优越,村后有绵延起伏的燕山山脉,村前有近万亩肥沃良田,并有怀沙、渤泉两条河流环绕于村南。

        渤海所约有3800人,一个山区里的村庄为何规模如此庞大?有人把原因归结为历史悠久。早在唐代,渤海所就有了人烟,到了元代,已有军队驻扎,并设有练兵场和军营牧场。渤海所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明代设有军事衙署,长期派有重兵把守。

        其实,说到渤海所的成因,除了上述因素之外,还与东北的渤海国有着一段历史渊源。本期的“品读”就为读者们介绍渤海所的形成与演绎。

        早期形成与靺鞨人有关

        在古代,渤海所可不仅仅是一个村庄,而是一个城堡,被称为渤海古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渤海古城被陆续拆除。在今天的渤海所,虽然看不到金戈铁马和古城风韵,但留在人们心里的文化积淀依然那么厚重。

        在早期,渤海所的形成与渤海国有关。史料记载:公元698年至926年,粟末靺(mò)鞨(hé)族在东北地区建立了政权。公元698年,粟末首领大祚荣建立靺鞨国,自号震国王。公元713年,唐玄宗册封大祚荣为渤海郡王,统辖忽汗州(因境内有忽汗河而得名,忽汗河即今牡丹江),并加授忽汗州都督。从此粟末靺鞨政权以渤海为号,成为唐朝版图内的一个享有自治权的羁縻州。忽汗州府治即今吉林敦化,公元742年府治迁至中京显德府(今吉林和龙),公元755年迁至上京龙泉府(今黑龙江宁安)。公元762年,唐廷诏令渤海为国。

        《唐书地理志》记载:公元724年,粟末靺鞨族有一部分人南迁至幽州城内(原宣武一带)。北京市文史专家尹均科先生曾撰文称:唐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幽州城内的部分粟末靺鞨族人迁至幽州城北35华里的桃谷山下,建立燕州(即今昌平境内的新城一带)。王殿华在《东燕州城》一文中这样描述:“此城为方形,整体为夯土筑成,边长为1华里,东西南北各设一门,城外有护城沟1条,上口宽1丈5尺左右。1958年修建京密引水渠时北城墙被挖掉,现仅存东、南、西三面城墙遗址。”

        唐建中三年(公元782年),幽州节度使朱滔联合其他重镇节度使反唐,起兵灭燕州,城内建筑毁于大火。燕州沦陷后,百姓民不聊生,为躲避战乱,纷纷逃亡。此前由东北迁徒而来的渤海国的后裔们也在逃亡之列。这部分人从昌平新城经桥梓、北宅,入关渡河。之后,沿怀沙河畔一路蜿蜒而上。当他们行至渤海所一带时,见眼前是一片草木茂盛的开阔地,便产生了落脚于此的想法。就这样,这些逃亡而来的渤海人,便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因这部分人原籍属渤海国,又因战乱流离失所,不免对故土产生思念之感,为抒发这种思乡之情,他们称自己为“渤海人”,称驻地为“渤海”。加之这一带山清水秀,草木茂盛,拥有繁衍生息的优越自然条件,到了元代,这里的村落已有一定规模。

        明朝弘治年间,随着明十三陵部分陵园的建立和附近长城的修建加固,渤海的地理位置显得尤为重要,于是朝廷下令,在今渤海所设立了“拱护陵京”千户所,布防了千余人的军队,担负起内护皇陵,外防敌寇的重任。由此完成了“渤海”到渤海所的演变。

        除了上面这一说法之外,关于渤海所的来历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二郎神帮助秦始皇修边,从很远的西南方用赶山鞭把巨石赶来。当走到长城脚下的渤海所时,已是饥渴难忍,步履艰难。于是,便坐在村边一棵栗子树下休息。正当他口干似火,坐立不安时,忽见身边走来抬水的一老一少。老妇发白如雪,小孙女黑发如墨。娘儿俩把水抬到树下时,早已汗流浃背。二郎神连忙上前乞水,那老妇慷慨礼让。待二郎神喝完,桶里只剩下一口水了。小孙女不高兴地说:“我们好不容易从渤海抬来的水,都让你一个人喝了,乡亲们还怎么做饭啊。”二郎神听后不禁大吃一惊,忙问:“老人家为何去如此远的地方抬水?”老妇回答:“只因此地无水,粮果欠收,百姓涂炭。我们娘儿俩为拯救此地生灵,每隔三天从渤海抬水一次,施舍村民。”

        听了老妇的讲述,二郎神忙说:“老妇为解我口渴,枉行三天三夜呀,我实在于心不忍,就让我在此为百姓造一眼井吧,也好免去您老人家的远涉抬水之苦。”老妇听后连忙阻拦,开口说道:“壮士且慢,这里地下本无水,若是有水,我们娘儿俩何至于苦行千里抬水呢?”二郎神道:“这不要紧,你们不是从渤海抬的水吗?我今天就把渤海之水从地下引到这里来。”老妇回敬道:“不可。之前诸路神君曾经引过海水,但是水引来后,神走水即走,存不住呀!”二郎神思索了一会儿,说:“那依您之见,应该如何是好?”这时,只听站在一边的小孙女爽快地说:“除非您把水锁在这里。”二郎神顿时高兴地说:“对,我把渤海之水锁于此处。”原来,二郎神等的就是有人说出这个“锁”字。老妇听罢,拍手称是,心想以后再也不为缺水发愁了。后来,二郎神真的引来渤海之水,并将此村叫为“渤海锁”,意为锁住渤海的水。后来人们见这里是宜居的理想场所,就把“锁”改成“所”了。

        修筑渤海城延误了27年

        渤海守御千户所,最初是明代长陵卫的一个军政机构。在近代诸多涉及渤海所的文章中,常以“建于明弘治年间”而一笔带过。然而,当我们打开尘封的档案时,就会发现这座“所城”的修筑背景中,有一抹浓重的军事人文色彩。

        渤海守御千户所的设置,经历了一个非常曲折的过程。最早提出筑城建所规划是在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十二月。第二年春,就在兵部和工部积极协调人力,筹办物料,准备开工之际,工程却因故搁浅。直到弘治十六年(1503年),工程才告竣,此时,距程万里第一次提出建城申请,已过去了27年。探寻停建原因,人们发现,当时的宦官文化已经从宫廷扩散到全国,乃至影响到了边防建设。

        明朝在经历了“土木堡之变”、于谦抵抗瓦剌进攻、英宗复辟的反复折腾后,到了成化年的朱见深时代,已是国力大衰。在此前的天顺朝,英宗依靠宦官复辟后,对于谦等忠臣进行陷害,同时在朝中各个重要部门大量安插宦官。他敕命心腹太监守备居庸、古北等要害关口,又于“天顺六年十一月,敕命大太监吴昱,守备天寿山、总理三陵神宫监、卫护陵寝兼提督黄花镇等处军马”。

        宪宗朱见深上台之始,在商辂等正直之臣的力谏之下,恢复了代宗朱祁钰的庙号,为于谦等蒙冤忠臣平反昭雪,一时获得了拥戴。然而没过两年,他在朝政管理上也像他父亲那样,继续重用宦官,并扩建了以残害忠臣良将为能事的“西厂”。各镇卫都由宦官监军,各塞口则由太监守备。

        号称“京师肩背重地”的黄花镇至慕田峪一带,是物产丰富、景色怡人的山水胜地,宫内的得宠宦官们都希望来此充任守备。这一时期,在黄花镇的宦官守备见于文字的就有:都知监左监丞张鼎、少监范琪、太监郭原、纪阳等。多数宦官在军中处处掣肘,或构陷武官之罪,或养尊处优,尽情享乐,攫取山泽之利。这些宦官,主宰着边关的戍守,成为国家安全的重大隐患。

        成化十二年(1476年)七月二十二日, 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商辂激言上疏论时政,强烈要求:“节财用,却贡献,开言路,慎刑罚,省工役,足军饷,饬边备,重地利。”宪宗勉强采纳了这位老臣的建议,“七月二十六日,兵部右侍郎马文升、户部右侍郎程万里整饬边备。八月,治太监敛财贪赃通敌之罪。”此时程万里虽然握有皇帝赋予的治军大权,但他的“整饬”并不容易。他既不能把各关、各口的太监赶走,又难于让武官抛开太监充分发挥才干。因为他知道,如果得罪了宦官,主持西厂的大太监肯定会找上门来。罚俸、撤职、充军、入狱都是幸运的,搞不好则性命难保。

        就是在宦官的各种掣肘中,修筑渤海城的计划一拖再拖,生生延误了2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