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清代九门提督如何保卫京师

        ▌陈秋速

        熟悉清代历史的人,对“九门提督”一词并不陌生。在清代,它是一个官职,即步军统领(保卫京师重要力量步军统领衙门首领)的俗称,因为最初要负责京城内九城的安全,所以民间也叫“九门提督”。

        在步军统领衙门的众多保护措施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在危急时刻发射“信号炮”,召集官兵到各自地点集合,以应对不策。

        衙门办公地在帽儿胡同

        步军统领衙门创设于顺治年间,其统帅简称步军统领,最初只统辖满洲、蒙古、汉军八旗的步兵营,为正二品。康熙十三年(1674年),为加强京城治安和保卫,始命步军统领提督九门事务,故步军统领又称“九门提督”。

        当时京师的内城共有城门九座。除正阳门没有驻军外,八旗步军按方位驻守:镶黄旗驻安定门内,正黄旗驻德胜门内,正白旗驻东直门内,镶白旗驻朝阳门内,正红旗驻西直门内,镶红旗驻阜成门内,正蓝旗驻崇文门内,镶蓝旗驻宣武门内。

        康熙三十年(1691年)二月,步军统领衙门的权力得以扩大。当时,内城九门属步军统领衙门管理,而外城巡捕三营又属兵部督捕衙门管辖,康熙皇帝便以“内外责任各殊,不相统摄,遇有盗案,反难查缉”为由,将外城巡捕三营,也归步军统领衙门管理。除此之外,督捕、都察院、五城所管事宜,也交与其管理。至此,步军统领衙门职权范围不仅包含内城九门,还包括外城,其印信全称也变为“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三营统领”。

        外城巡捕三营归入九门提督后,中、南、北三营各设参将一人、游击一人,中营参将分驻崇文门外抽分厂(今健康里),南营参将分驻海甸(今海淀),北营参将分驻宣武门外斜街。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巡捕营在原南、北、中三营的基础上又增设左、右两营,变成中、南、北、左、右五营,故其改称为“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全面负责京城内外治安保卫工作。嘉庆四年(1799年),步军统领官阶升为从一品,由于担心步军权力过重,于是,嘉庆皇帝又添设左、右翼总兵各一人。至此,步军统领衙门形成基本定制,直至清末。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京师设立了专门的警察机构——内外城巡警总厅,分化了步军统领衙门的侦缉捕查权,其机构和职能相应地进行了调整和弱化。辛亥革命后,北洋政府本打算裁撤步军统领衙门,但时任内阁总理的赵秉钧认为“其足补警政所不逮”,并且“事关旗制”,于是决定暂时保留步军统领这个衙门,官署名改为京师步军统领衙门。1924年年底,步军统领衙门被裁撤,最后一任步军统领是聂宪藩。

        步军统领衙门的办公地址也几经变化。顺治、康熙年间,一直没有给步军统领衙门分配专门的官署进行办公。雍正十二年(1734年),新任步军统领的鄂善上疏请求拨给专署,经雍正帝同意后,遂以宣武门内京畿道胡同内务府官房作为该衙门正式的办公地址。有意思的是,新上任鄂善的正是从内务府总管转任步军统领。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乾隆皇帝特命一等忠勇公、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傅恒兼步军统领。短暂的兼职期间,傅恒完成了一件大事:为衙门迁址。傅恒认为内京畿道胡同在西南侧,离皇城较远,办事不易,于是奏请与位于地安门外帽儿胡同的礼部会同馆相互交换署地。乾隆皇帝很快批准了这一请求。从此,步军统领衙门搬至帽儿胡同,也就是地安门外显佑宫的右侧,直至该衙门被撤销。

        清史专家朱家溍在《北京步军统领衙门的遗址》中,对步军统领衙门有过记载。“我记得幼年住在帽儿胡同时候,常常经过这个衙门。住在帽儿胡同出入西口,衙门前是必由之路,等于穿过步军统领衙门的东西辕门。大门三楹,筒瓦、脊兽、硬山式。左右坎墙隔扇窗,中间朱漆大门两扇,门前有上马石,门内正中影壁、大堂、左右厢房……现在楼前一个服务公司的房子是盖造在原来右边大门台基上的,四周的台帮石还是原来的基址,除此以外再也没有遗留下什么遗迹了。”

        九门提督管三万余精兵

        在乾隆皇帝将巡捕三营增设为五营后,步军统领所辖兵丁分为两大部分:步军营(八旗兵)和巡捕营(绿营兵),所辖兵员总额约三万余人。步军营由满洲、蒙古、汉军八旗抽调;巡捕营则由绿营兵丁抽调。

        清代向来尚武,历朝帝王整军经武之谕不乏史册,对士兵的训练尤为重视。步军统领也不例外,对其管辖下这三万余人的选拔和训练极为严格。据《清史稿·志一百十四·兵十》载:步军营及巡捕营训练之制,八旗步军习步射、城门骁骑习鸟枪,均以春秋操演……每届三年,随同八旗兵运炮至卢沟桥演放。

        嘉庆十八年(1813年),京城发生“癸酉之变”(天理教教徒林清率众攻打紫禁城),一度给京城造成混乱。实际上,在事发之前,有人摸清林清攻打皇城的具体路线和时间,并向时任步军统领的吉纶汇报。谁知吉纶不仅不以为意,还认为这是存心给太平盛世抹黑:“近日太平乃尔,尔作此疯语耶?”事后,吉纶因玩忽职守被革退,嘉庆皇帝改命由英和署理步军统领一职,并重申务必加强武备和兵丁训练。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道光皇帝再次责成步军统领衙门“将所挑兵丁勤加操练,务期一律精熟……”

        危急时刻发“信号炮”

        关于步军统领衙门的具体职守,各种史料、笔记中均有记载。《骨董琐记》卷三谈道:“步军统领,俗呼九门提督,本名乌可勒,管东西四旗步兵,分左右翼,兼管九门,位于上三旗都统埒,其职专司缉捕,颇似明之锦衣卫。”

        其主要职责自然是保卫京城,除此之外,它还兼有稽查禁制、管理门禁、编查保甲、审理案件等职能。

        稽查禁制,就是执行朝廷的各种禁令。例如,当时严禁在内城开设戏园,更不允许旗人及官员进入戏园,“如有旗人擅入戏园,一经拿获,除将本人照律惩治外,并将管束不严之都统交部议处”。另外还对官员的行为进行监督,“至官员等闻竟有不修边幅、狎比优伶者,甘近下流……着步军统领衙门严拿究办,立即奏闻,从重惩治,以肃禁令而端风俗。”

        清代还规定官民住房、坐车、服饰不能违例僭用,不准屯积米石,不准在内城燃放起火,不准在皇城大作鼓吹等,若有犯者,亦由步军统领衙门即行严拿。

        清时,京城门禁向来极为森严,内城九门、外城七门,各设官兵驻守稽查。每晚下钥后,将钥匙缴呈步军统领衙门,至黎明始行请钥,不得私自启闭。晚上若有奉旨出城的,必须持有大内发放的阳文合符,门领验明后,需驰报步军统领,携带阴文合符亲自到门照验,无误后,才能启门放行。而且,步军统领必须于次日向皇帝奏明详情。此为“管理门禁”。

        步军统领衙门还因参与司法审判,被当时人称为“北衙门”,与称作“南衙门”的刑部相对。不同时期,步军统领衙门与刑部所负责的权限不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步军统领衙门还有一个特殊的职责:发信号炮。顺治十年(1653年),在白塔山(今北海公园琼华岛)和内城九门各设置信炮五门、号杆五枝、龙旗五个、灯笼五个。昼挂龙旗,夜悬灯笼。九门城楼上设有金牌谕,上面书写“奉旨放炮”、“发信炮金牌”字样,存于大内。若京城发生紧急情况,步军统领衙门则凭金牌奉旨放炮,官兵闻炮声后,立即分区集合待命。

        乾隆八年(1743年),信炮及其管理系统移交步军统领衙门,由其统帅差遣管辖。如今,在北海公园里还留存着当年的“信号炮”遗物。

        可以说,步军统领衙门所承担的任务关系着京师的安全和政局的稳定,雍正皇帝曾为其衙署题写匾额:“风清辇毂”。纵观清代历史,作为维持京师地区治安的一支特殊武装力量,步军统领衙门在社会管理、军事管理上也确实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