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恶势力团伙多名成员被判刑

        本报讯(记者安然)昨天,一个以张东为首的犯罪团伙多名成员被通州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到三年六个月不等。通州法院发布消息称,这些团伙成员的行为符合恶势力犯罪的条件,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犯罪。

        据检方指控,张东等人在两年内多次实施敲诈勒索,并对他人实施殴打、拘禁等行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通州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东、王宏钢、屈健、王博文、洪贺江等人在两年内由多名相同成员实施敲诈勒索犯罪行为、故意伤害犯罪行为和殴打他人违法行为。在向他人索取债务的时候,这些人或者威胁、殴打、非法拘禁,或者堵锁眼、喷油漆、发传单进行滋扰,强占房屋、欺压百姓、扰乱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其中被告人张东为恶势力犯罪团伙的纠集者,被告人王宏钢、屈健、王博文、洪贺江等人为恶势力犯罪团伙较为固定的成员。

        在本案审理期间,通州法院“打财断血”,冻结了这个恶势力团伙20余万元财产。法院审理后认为,团伙成员结伙要挟他人索要财物,数额巨大,还故意伤害他人,被告人张东、屈健、王博文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张振江、王宏钢、李永和、洪贺江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张东、王宏钢、屈健、王博文、洪贺江的行为符合恶势力犯罪的条件,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犯罪。

        最终,通州法院根据被告人张东等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等,对被告人张东以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对被告人王宏钢等人以犯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至15万元不等的刑罚。

  • 案件执行不能 他申请了司法救助

        2016年,一场车祸造成男子张某身体伤残六级、精神残疾一级,然而,肇事司机家中一贫如洗,快三年了,56万元的赔偿款一直执行不能。生活艰难的张某无奈之下,向房山法院申请国家司法救助。今天上午,法官来到张某位于房山良乡镇的家中,调查核实他的身体和家庭情况。

        受伤者智力像小孩

        上午,记者跟随法官先来到了张某所在村的村委会,一说起张某,村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立即表示,“我知道,前些年出了车祸,伤得特别厉害,现在因为癫痫是精神残疾一级,家里特别困难,村里给他申请了低保,张某今年才39岁,哎。”

        这名工作人员带着法官来到张某家中,“法官您看,他腿上和头上的疤痕,当年做手术,半个脑壳都没有了,现在的问题是腿疼和癫痫,智力跟几岁孩子一样。”张某的妻子说。

        张某很木然地坐在沙发上,面对法官的到来,他缓慢地问妻子,“他们干吗的?”法官询问张某的行动和自理情况,张某妻子搀着他站起来走走,张某问妻子,“去哪啊?我不去。”

        张某妻子说,丈夫现在能走几步路,情况比前两年好多了,但现在癫痫还是时常发作,“他经常叫不出我的名字,有时把我和孩子搞混,有时还会发火,自己打自己。”

        被撞伤无奈执行不能

        张某妻子告诉记者,丈夫遇到的是飞来横祸。2016年10月6日凌晨,余某驾驶车辆在房山某地铁站附近,在撞上一机动车后,又将张某撞出,“当时他就站在路边,没想到车祸就来了。”

        交管部门认定,车辆驾驶员余某负全责,行人张某无责。经鉴定,张某的伤残等级为六级。后张某将余某诉至法院,房山法院判决余某赔偿张某医疗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共计56万多元。

        然而,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发现,通过全国和北京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未查询到被执行人余某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同时余某户籍所在的江苏睢宁的社区委员会出具困难证明,经执行法官到余某北京暂住地及江苏户籍地实地调查,证实余某确为家庭困难,无能力支付赔偿款,其父母亦丧失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父母子女均需赡养和抚养。

        申请救助希望能过好点

        张某妻子告诉法官,自己目前没有工作,丈夫离不开人照顾,家里还有11岁的儿子正在上学,“虽然有医保,但每个月买药也要花一千多元,我现在都上网买癫痫药,可以省去挂号费。”

        “我没有一天开心的,心里压力好大,他要身体变好,我还能好受点。”张某妻子边说边哭,“有时候吃着饭我就掉眼泪,他还不到40岁,欠下几十万的债,以后日子会是什么样啊?”

        “哪怕一个月给我两千块钱也行啊。”张某妻子说,有时候给余某打电话,他都不接,“其间法官要拘留他,他给了1200元。”

        因为张某家庭无收入来源,生活困难,且遇上执行不能,他现向法院申请了国家司法救助。“希望能申请一些钱,可以让我们生活好过点。”

        法官告诉记者,他们会结合案件以及今天走访的情况,确定张某的司法救助金额。“争取这个月底就给张某发放司法救助金。”本报记者 张宇  

  • 一念之差 护士偷医生金首饰

        本报讯(记者孙莹)30多岁的医院护士詹某偶然看见医生放在换衣柜背包内的黄金首饰,顿时起了贪念,据为己有。在得知对方报警后,詹某又主动自首,并退还了全部赃物。就因为这一念之差,詹某被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拘役5个月,缓刑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去年1月31日中午,在一家医院当护士的詹某打开医生办公室内的储物柜借用同事的手机充电器时,看到了医生王某放在储物柜里的书包,詹某从里面翻出钱包,打开后看见一个装有黄金首饰的透明密封袋,便起了贪念,揣进自己兜里。

        医生王某忙了一天回来取包时,发现自己的背包被人动过,钱包里装着的黄金项链、手链、耳钉、戒指都不见了,便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

        第二天一上班,詹某听说被盗医生已报警,而且民警已经在现场采集了指纹,便立即找到王医生,承认盗窃一事,并将偷来的首饰全部归还。几天后,詹某主动到派出所投案。经价格认定,詹某盗窃的物品价值共计9600余元。

        西城法院审理后认为,詹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已构成盗窃罪。鉴于詹某有自首情节,并主动向被害人坦白并退出违法所得,法院综合考虑詹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从轻处罚,判处其拘役5个月,缓刑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 低头看手机 撞碎门人受伤

        本报讯(记者张蕾)低头看手机撞碎店家玻璃门,玻璃碎片割伤小腿缝了13针,事后15岁少年小杨将冷饮店告上法院,索赔医疗费、后续治疗费等经济损失6.8万余元。今天上午,这起案件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被告冷饮店提出,小杨不光低头看手机还猛跑,应承担责任。后面会向小杨家里索要财产损失。

        去年6月18日,15岁的小杨随父母驾车去望京798艺术区游玩。他在一家冷饮店买了冰激凌出店时,低头看微信撞到了玻璃门上。玻璃破裂,碎片插入小杨小腿两侧,当时血流如注。

        小杨父亲在法庭上说,事发时,店内一位女经理非但没积极救助反而阻拦他们离开,“非让赔玻璃钱”,后来店家扣下了小杨母亲的身份证。小杨的腿外侧缝了8针,内侧缝了5针,至今腿上的伤疤还很深。

        对于原告的起诉,被告北京伟之德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代理人提出,当时小杨的父母都在店外,“买完冰激凌后,因其父亲急切催促,小杨掉头猛跑,并在猛跑的过程中低头看手机微信,膝盖骨猛烈撞击到玻璃门上。”对于这种说法,小杨父亲不认可,“店内一共没多大,怎么可能跑得起来?顶多就是疾走了几步。”

        玻璃门上到底有没有明显的警示标识?这也是法庭审查的重点。对此被告表示,他们在玻璃门的拦腰处张贴了企业标识和“推”、“拉”、“银联”等标记。但小杨父母却称,未见拦腰警示,只有“推”、“拉”等标记。

        小杨父亲提出要观看事发时的监控,但被告表示,店内虽有监控但主要监控收银台,大门处是一个死角,而且距现在时间太长了。被告认为,当时小杨低头看手机还猛跑,存在较大的主观过错,应对此事承担责任。被告同时表示,会向原告方索要因此事造成的财产损失,包括大门损失和三天营业额下降的损失等。上午此案未当庭宣判。

  • 男子网上交友 性别随时可变

        本报讯(记者安然)一男子在网络交友软件中加别人为好友,然后根据对方的性别、经历、爱好,随时“可男可女”,诈骗钱财。通州分局昨天发布消息说,嫌疑人石某已于7月底被查获。

        5月7日,事主张先生向通州公安分局郎府派出所报案。他说,今年3月,他通过网络交友软件认识了一名女子。此人自称离异,同样也离异的张先生觉得大家有相同的感情经历,有共同语言,不久,双方在网上建立了“恋爱”关系。直到报警的时候,张先生与该女子没见过面。

        3月至5月间,“网上女友”多次以孩子生病住院为由,向张先生借钱,说只等孩子病好,双方就结婚。张先生先后向“女友”转账9500余元。忽然一日,发现对方竟然把自己拉黑了。张先生意识到:被骗了!

        接报案后,通州分局郎府派出所立即组织警力开展调查。民警经过多方调查,最终锁定了25岁的嫌疑人石某某的真实身份,7月27日,石某落网。

        讯问中,嫌疑人石某供述说,他使用交友软件查找“附近的人”,主动添加好友,聊天时逐渐掌握对方信息,然后根据对方情况,相应地改变自己的性别,获取对方信任后,再编造各种理由实施诈骗。

        现石某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通州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