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肖立权
    让“中国速度”越来越快

        肖立权,1969年5月出生,1987年8月入伍,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天河一号”“天河二号”副总设计师,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作为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研究所所长和攻关一线负责人,他必须率领团队创造出新的“中国速度”。

        盛夏,古城长沙酷热难当。周六,出差归来的肖立权来不及休息,又投入到新一代超级计算机的研制中。眼下,他正与团队成员向着每秒百亿亿次E级超算迈进。

        从实现我国巨型机“零”的突破,到两代“天河”超级计算机7次跃上世界超算之巅,这个团队将一项项骄人成绩载入我国计算机事业发展史册。

        “这是团队几代人奋力拼搏的结果。进入新时代,只有不断创新超越,才能让‘中国速度’越来越快。”谈起从事超级计算机研制,肖立权想得最多的是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作为计算机研究所所长和攻关一线负责人,他必须率领团队创造出新的“中国速度”。

        紧张和满负荷的工作,让肖立权略显疲惫。“我是忙并快乐着。”投身计算机事业,是肖立权青年时代的梦想。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首台“银河”巨型机在原国防科学技术大学诞生,正在读高三的肖立权萌生了要学计算机的想法,大学本科如愿学了计算机专业。本科毕业,他报考了“银河-II”总设计师周兴铭院士的研究生,在周院士指导下顺利完成硕士、博士学位学业,成为“银河”团队中的一员。         作为两代“天河”的副总设计师,肖立权始终把自己视为团队的普通一员。他说:“超级计算机研制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成功靠的是团队的集体智慧,我作为其中一员感到很光荣。近年来,肖立权与团队投入到百亿亿次级的“天河三号”攻关中,向着世界超算新高峰攀登。他告诉记者:正在研制中的新一代高性能计算机将实现所有核心器件国产化,应用领域可望进一步拓展。据解放军报  

  • 刘飞
    挑战极限的空中骄子

        巨大的加油机拖着长长的油管,银翼下,两架国产新型战机正在进行空中加油。突然,加油机报告,前方有浓积云。此时,战机油料未满。退出,航程不足,意味着任务失败。保持航向继续加油,电闪雷鸣的云团蕴藏着无法预测的巨大风险。作为僚机的刘飞提出一个大胆建议,继续空中加油,三机编队保持对接状态同时转弯,绕过浓积云。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建议,战斗机空中加油是高难度、高风险飞行课目。保持对接状态同时转弯,更需要三机无缝衔接、紧密协同。最终,刘飞和战友们以过硬的技能和过人的胆气出色完成任务。

        在刘飞众多的荣誉中,“金头盔”无疑是最有分量的一个。作为空军自由空战考核的桂冠,“金头盔”是飞行员梦寐以求的至高荣誉。2017年,刘飞携手战友姬厚利第二次出征“金头盔”比武。

        刘飞口中的飞行,更像是一道高深的数学难题。在大数据背景下,一切都变得精准。飞行员就是要把握时机,在那最正确的一公里、一秒钟完成动作。“这一切飞机都不会告诉你,需要飞行员时时刻刻去心算。”空中态势瞬息万变,空中能快速心算的基础,是地面上更为细致的精算。方法有捷径,功夫无捷径。仗怎么打,平时就怎么练。训练不再是飞时间,而是练对抗。“带着目标去飞,带着设想去练,战机始终处在全状态。”刘飞说。

        正值酷暑,由于动作猛、载荷大,刘飞每次对抗下来都是汗流浃背,大腿被勒出条条血痕,“一走下飞机,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有时会不由自主地横着走,但心里却无比的踏实安稳”。

        刘飞的履历标准得堪称样板:经历初教机、高教机,飞过二代机、三代机;“金头盔”飞行员、全军军事训练先进个人、“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虽然获得荣誉很多,但刘飞从不将荣誉挂在嘴边。“我是飞行员队伍中普通的一员。”谈起对自己的定位,刘飞这样说。

        中等身高,圆脸,笑时如春水,严肃时一脸硬汉之气,第一眼望去,他甚至有些拘谨。唯有聊起飞行,聊起空战,才能深切感受到他的与众不同。“一坐进座舱,我就有种愉悦感。我对自己特别有信心,每次升空作战,都觉得是要给自己的军功章上增加一抹新的色彩。”刘飞说。

        据新华社  

  • 吴勇
    “保障打赢的联勤尖兵”

        生长在云南昭通大山里的吴勇,是联勤保障部队某输油管线团班长,四级军士长军衔。“我一直渴望当兵,能端起钢枪、开上战车。”吴勇说,没想到他当了十几年的管线兵。刚开始落差是有的,但当他了解了输油管线兵的职责——保障打赢后,就下定决心干好这份事业。

        在输油管线兵这个岗位上如何保障打赢?如何担当强军重任?这是吴勇思索最多的,也是他带兵时经常强调的——“要练硬练强本领,关键时刻顶得上;要坚持学习,不断精进;一名老兵,要以身作则,带领更多优秀的人才投身强军实践;要发挥特长,服务部队。”吴勇用朴素的语言回答了一名士兵的担当,并将它们付诸行动。

        2009年,部队在云南某地演习。当时担任司泵员的吴勇检查装备时发现,泵机突然趴窝。演练前,吴勇预想了多种处置预案,但是却没预想到出现这样的故障,他一时想不出解决方案,于是立即向导调组汇报。为了保障演习进行,他们决定越站输送,吴勇负责的泵站则无缘参与这次演习。回忆起当年的事,吴勇觉得很惭愧,“战场上,敌人不会等你准备好再打仗,没见过、没训过、没修过不能成为失败的理由。”从那时起,吴勇暗下决心,不再让此类问题重演。

        回到部队,吴勇找到出厂说明,利用即将报废的泵机练手,反复拆装,熟悉部件构造和工作原理。2015年,部队第一次去西藏驻训。演训前一天,某泵站司泵员李光彦试验泵机时发现漏水严重。维修工检查后确定某部件的机械密封出了问题。由于此前这类故障均由厂家处理,他们一时找不到解决办法。时任队长宋毅十分着急。这时,吴勇站出来说:“我来试试。”查阅出厂说明、研究工作原理、上网查阅资料,从摸索拆卸器具到更换部件后的组装,他们一步一步攻克难题。“从上午忙到天黑,终于解决了问题。全队都松了一口气。”司泵员马炳坤说,后来吴勇继续钻研创新机械密封的拆装方法,通过人数优化和详细分工,将时间由12个小时缩减至2个小时内。“机械密封问题得到解决,我内心很激动,心里的坎儿也过去了。”吴勇说。

        在部队,吴勇主动冲锋在前解决问题的故事很多:面对受损制式门桥,他革新门桥架设方式,管线门桥新架法在全军管线部队推广;他结合高原输油保障遇到的实际问题,摸索总结出52条操作处置心得,被编入教材,在全军管线部队推广;遇到车辆故障、营房设施故障,他都是立即想方设法维修……

        这些年,吴勇先后考取了管线装备修理、特种汽车驾驶等6个专业证书,先后获得“优秀共产党员”“爱军精武标兵”“全军备战标兵个人”等荣誉,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两次。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