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把你和书店故事讲出来

        本报讯(记者成长)昨晚是中国传统节日七夕之夜,在前门北京坊的Page One书店,“遇见一家书店”系列故事征集活动启动,现场上演一部“七夕爱情与书店故事”的“声动好戏”,传递“书店故事”所带来的纸墨书香。

        “遇见一家书店”系列故事征集活动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有声阅读委员会承办,活动面向全社会征集个人、集体与书店之间发生的故事,通过讲述者在书店的经历、见闻等人生百态,挖掘城市文脉的记忆与传承,点亮深藏于心的人文之光,传播暖人心怀的正能量,彰显城市的文化气质与人文关怀。

        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新闻出版局局长王野霏表示,2016年以来,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相关政策的指引和指导下,北京实体书店转型升级力度加大、步伐加快,特色书店渐次涌现、遍地开花,读书活动丰富多彩,全民阅读氛围日益浓厚,书香社会日益形成。与此同时,以书为媒介,在书店内外,许许多多与读书人、售书人相关的生动故事也时时刻刻在发生,成为反映书店时代变迁和百姓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体现。此次 “遇见一家书店”系列故事征集活动,将聚焦读者和书店两个维度,反映新时代实体书店发展新格局、新变化,推动全民阅读的深入开展,有效助力实体书店的回暖工程,让书店的故事,点亮每一个人心中的人文之光。

        启动仪式上,民俗专家任彤现场讲述了七夕的传说习俗;76岁“共和国第一书店”王府井书店的老读者王双喜老人、90后Page One店员文柯分享了两代人对书店一样的热爱,不一样的情缘;北京榜样、全国十大读书人物曹中希、梅兰芳再传弟子、青年名家马娜以及北京电台主持人为观众带来了戏曲、朗诵等精彩节目。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广播对活动进行了现场直播。

        据悉, “遇见一家书店”系列故事征集活动已正式启动,参与者可通过登录微信公众号“北京电台RBC”或发送电子邮件(邮箱YJshudian@163.com)提交音频、文字、摄影或短视频四种不同形式的故事作品,并通过分享打卡书店位置,把喜爱的书店介绍给自己的朋友,带动更多的人走进书店。活动截止日期为11月30日,主办方最终将评出四种征集形式的单项奖、全能大奖、最有故事的书店奖、最具人气书店奖、硬核读者奖等八个奖项,每个奖项十名获奖单位或个人。获奖者将收到名家签名收藏版书籍、最爱书店VIP读者资格等特别奖励。其中优秀作品将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颁奖盛典上展示,所有获奖作品将集结成书。

  • 奥林匹克公园
    音乐季排阵容

        本报讯(记者高倩)BEIJING·北汽·京演之夜——2019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9月5日至9月8日将在国家体育馆南广场举办,著名主持人周涛继续任总导演,指挥家谭利华、夏小汤、张列,歌唱家张也、吕继宏、吴碧霞、幺红等将与中国爱乐乐团、北京民族乐团共同出演。

        本届音乐季包括“经典交响之夜”、“红楼梦古典之夜”、“京演筑梦之夜”、“祖国颂-人类命运共同体之歌”四场主题演出,每场不少于一个半小时。在首日“经典交响之夜”中,包括大提琴、手风琴等在内的多种管弦乐乐器将悉数登场,高亢激昂的《奥林匹克号角》将拉开音乐季的序幕,观众们还将听到《花之圆舞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命运交响曲》《咱老百姓》《桑塔露琪亚》等风格多样的经典曲目。“红楼梦古典之夜”将邀请电视剧《红楼梦》的作曲王立平到场,用音乐道尽红楼的“满腔惆怅与无限感慨”。“京演筑梦之夜”包含北京曲剧、河北梆子、京韵大鼓、评剧、美声、歌剧、交响乐等多种艺术形式,曲目中包含众多家喻户晓的影视插曲。最后一晚的“祖国颂-人类命运共同体之歌”将带领观众神游长江、沃尔塔瓦河、尼罗河畔、蓝色多瑙河、英国、芬兰和捷克,体验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夜色中,国家体育馆、水立方、鸟巢三大奥运标志性建筑近在眼前,历来是音乐季的一大亮点。

        今年是周涛连续担任音乐季总导演的第三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周涛引用老子的名言来形容这关键的一年。本届音乐季将继续突出高艺术水准、零欣赏门槛和超强互动性的艺术属性。四场演出中,古典音乐占了很大的比重。周涛表示,类似于“古典”、“经典”之类的词汇,似乎与大众有一定距离感,但其实这些乐曲都是当时的流行乐,正因为流行、动听,才能流传至今,而“古典乐”只是为了归纳音乐时期和曲风特点的相对概念。这些音乐都来自于生活,也应该走进生活。除了在演出现场与观众近距离交流,周涛还将带着“普及交响音乐,培养青少年审美”活动走进校园。音乐家们也将走出剧场普及艺术,或是在街头与路过的市民合唱几首经典曲目,或是利用时下流行的短视频、vlog等形式,展现音乐人的日常并传播音乐知识。

  • 好舞蹈一定要贴近群众

        由北京市文联、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主办,北京舞蹈家协会承办的“第十六届北京舞蹈大赛”落幕。作为北京最具权威、最具专业、最具规模的舞蹈盛会,北京舞蹈大赛至今已经走过了36年。今年的比赛中,167个作品从578个作品中脱颖而出,入围决赛,最终非专业中老年组《天佑》《盼》《甜甜的葡萄献祖国》、非专业少儿组《暖洋洋》《多想学爸爸》《和平歌》、非专业青少年组《俏扇芬芳》、专业少年组《有凤来仪》、专业青年组《逍遥愁》《唐印》《明日之后》《额尔古纳河》等作品荣获本届大赛的一等奖,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中国戏曲学院获得优秀组织奖。围绕“舞蹈艺术创作与发展”等问题的专题研讨会也于随后举办。

        在肯定作品质量的同时,怎样让舞蹈更贴近群众成为了专家们一致关心的话题。“我们的艺术一定要跟老百姓结合在一起,一定要和社会积极地连在一起,尤其是我们的舞蹈,如果我们脱离了社会,真的没有生存的余地。”北京舞蹈家协会艺术顾问李续说。国家一级编导余大鸣就指出,以古典舞为例,到了“火箭都快上火星”的21世纪,古典舞作品的题材仍然常常陷入千年前“才子佳人”的窠臼,这个舞种的形态和语汇还是很少用来表达当代人的生活情趣。专业编导们做行活儿手到擒来,但表现百姓发自内心的情感的作品仍然欠缺,“本来舞蹈就是小众艺术,我们自己不讴歌更多人关注的情感和生活内容,就把自己孤立了。现在群众广场舞跳得简直是热火朝天,但是我们专业创作和表演却冷冰冰。”

        内容的不接地气注定会让舞蹈这种艺术形式离观众越来越远。余大鸣观察到,“每次看舞剧,看的就是我们这些人,老百姓不进来。有的想进去,还没票。我恨不得把门打开,让外面的百姓都进来。观众越多,演员跳得越来劲,对着空气,一点情绪都没有。”另一位著名编导何晓彬也提出,“专业舞蹈太缺观众了。‘缺’是自己造成的,不是人家不给你,是你不去找人家,你太高贵了,永远不想低下那颗高贵的头颅。”

        许多专家建议,互联网直播等“亲民”的传播方式也应该引入舞蹈中来。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青岛“舞王”大赛等许多将舞蹈与直播结合的范例,2017年第十五届北京舞蹈大赛也通过网络平台直播吸引了超过千万的点击量,这些数字几乎是剧场不可能实现的。“舞蹈要培养观众,要告诉大家怎么欣赏。剧场坐得再满,也就是上千人,但网络宣传的力量太大了。”余大鸣说,“艺术要为大众服务,老是自娱自乐,太可惜了。”

        本次舞蹈大赛凸显的另一个问题在于,作品的“雷同感”太强,审美趣味趋同,服装好、音乐好,但就是没有“新鲜感”。仍以古典舞为例,北京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田培培认为,古典舞是集合了中国文化特征的舞种,它的表现形式本该丰富多样,但在本次大赛上,古典舞的群舞作品非常多。结构方面,创作者们“习惯了一种情绪的渲染,比如开始的渐起,一点点延伸,再形成第二层的激动延伸,爆发到黄金分割点,最后收尾”,可这种结构布局对古典舞来说是不是唯一的呢?田培培觉得,要改变这种局面,不光创作者要尝试着“破除”,外部的环境也应该提供“一个允许探索的空间”以及对创新的“支持和鼓励”。

        作为北京城市当代舞团团长,滕爱民认为,舞蹈的创新离不开“体制外”新文艺群体的力量,著名的金星舞蹈团、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当代芭蕾舞团等民营院团都属于新文艺群体,“每个院团都有自己的身体方式,新文艺群体每个团的身体方式都不一样。”比如陶身体剧场就以舞者身体的“圆运动体系”闻名,“正因为不一样,才有存在的价值,这就是他们坚守的原因。我们的百花齐放需要更多的样式。”但遗憾的是,滕爱民发现,本次舞蹈大赛中,专业选手大多来自院校,其次为“体制内”的院团,新文艺群体参赛者寥寥。他曾与一位民营院团的负责人聊天,对方早已默认不可能获奖,为什么白白耽误时间?“我们的比赛,应该是北京舞蹈大赛,而不是北京院校舞蹈大赛。新文艺群体不是没有作品,是没有演出作品的机会。”

        此外,多位专家都提出,舞蹈教育需要更加专业化。目前,针对孩子们的舞蹈常常是成人舞蹈的简易版,音乐也东拼西凑,不利于孩子们的成长,而缺少专业的编导,正是以儿童舞蹈为代表的群众舞蹈面临的一大问题。  本报记者 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