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绝地求生 打开致富之门

        在今天的中国国家博物馆,陈列着一份“生死状”。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在1978年底粮食大丰收后秘密签订了一份契约,决定将集体耕地承包到户。这一举动,拉开了中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的序幕,改变了中国农村发展史。1980年1月24日,时任省委第一书记万里来到小岗村,肯定了小岗的做法。

        同样,在北京平谷,1979年,作为北京京郊首个试点“大包干”的地区,平谷农民通过摸索果树生产经营责任制,找到了开启农村发展新时代的钥匙,村民们由此打开了“致富门”。如今,平谷已经拥有22万亩世界最大的桃园,成为中国著名的大桃之乡。平谷大桃不仅仅是一种果品,已经发展成为一项富民产业,成长为一个世界级的农产品品牌。

        贫困:卖力种粮 收成就是不好

        每年七八月份大桃上市的时节,平谷大华山镇后北宫村65岁的桃农岳长宝就会特别忙碌。“早熟的桃五六月份就可以摘果儿了,晚熟的10月份还有,闲不下来,老得伺候着。”抬头剪枝,低头锄草,一口平谷腔的岳长宝说起守护了整整36年的四亩半桃林,就像在说自家的孩子,话里话外透着疼爱。

        时光倒退41年,如果没有1978年从安徽凤阳小岗村吹来的那股改革春风,岳长宝可能还是一个不懂技术、买不起肉的穷苦农民。1978年小岗村18位农民秘密签订契约将集体耕地承包到户。从那时开始,“大包干”在全国农村陆续兴起。时隔不到一年,1979年冬天,平谷区熊儿寨乡罗家沟村最先在京郊搞起“大包干”,很快改革的春风也“吹”到了大华山镇后北宫村。

        岳长宝是土生土长的后北宫村民,十几岁开始就种地干活,“可任凭大伙儿再怎么卖力种粮,收成就是不好。”那时候后北宫村是平谷数一数二的贫困村。到了上世纪70年代,后北宫村党支部请来了北京果研所的专家。专家说,后北宫村的土地是薄沙河滩地,这种土质更适合种果树,尤其是桃树。村干部们一合计,干脆试一试,没准儿就能闯出一条路来。很快,一捆捆的优质桃树苗被拉进了村,后北宫村开始尝试在集体土地上种植桃树。

        改革:给自家干活 倍儿有积极性

        1983年,“大包干”生产责任制的改革春风吹进了后北宫村,全村的果树由原来的集体统一经营管理,改为由农民家庭投资、经营和受益。岳长宝分到四亩半土地。“大包干”让村民看到了希望,给自己家干活,积极性倍儿高。岳长宝清晰地记得,1984年农户各自承包了桃林后的第一个春节,村里的鞭炮放了足足两个小时,整个村的上空都被爆竹的烟给罩住了。

        1985年初,实现“大包干”之后的后北宫村在管理体制上迈出了勇敢一步,将果树由高度集中经营改为以家庭经营为基础的双层经营模式,就是说把果树合理评估作价,本着相对集中、便于管理的原则,按照人口和承包能力将果树承包到户,果品收入除了交纳农林税和集体提留统筹外,全部归个人。对于一个家庭而言,已基本具备专业化生产规模、承包到户的果品生产就成了每个家庭的主业和主要经济来源,对果农来说很有吸引力。

        到了1985年秋,该村群众自发种植果树达到8.5万棵,比前11年所栽果树总和还多出了1万多棵。

        变化:土房变小楼 花钱不犹豫

        然而果树分户经营后,出现了涉及果品销售、生产资料采购、技术难题等问题,而这些问题一家一户不好办或者办不好。为了解决这些难题,村委会坚持“宜统则统、统分结合”的原则,根据果农的需要,建立了5个服务组织,即果树技术咨询组、物资供应站、水电服务组、虫情测报组、大桃批发站,此外还建立了百吨鲜果冷藏库,及时解决果品存储问题。

        “桃卖得好,村民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岳长宝领着记者进了村,一水儿的二层小楼映入眼帘,“原来村里全是一层土房,再看看现在,都是大桃带给我们的。”走进岳长宝的家,现代化的家具电器一应俱全,“以前得摸着钱包数钱,现在花钱不用犹豫,眼神儿不行了,电视就换大的。”岳长宝乐着说。36年来,岳长宝从一个不懂种桃的普通农民,到销量不愁的种桃能手;从买不起肉的穷苦农民,到家电齐全、花钱不愁的富裕农民,是改革开放的好政策给平谷桃农们带来了幸福感。

        如今,平谷大桃种植面积已达22万亩,占全市大桃种植面积的46.8%,全区17个乡镇街道、128个大桃生产专业村、7万农民从事大桃生产,平谷桃农正走在适合自己发展的种桃之路上。

        发展:借力高科技 “卖”出新速度

        “现在看来,那时候后北宫村的书记真有远见,请专家开培训班,把原本种地的农民号召起来学技术,琢磨怎么才能种好桃。”平谷区果品办总工程师张文忠回忆,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5年间,是平谷大桃发展较快的阶段。1992年,平谷区聘请12名全国著名果树专家,组建了“平谷区果品产业高科技智囊团”,直接参与平谷区的果品生产,研究制定果树发展思路,帮助平谷区引进人才、引进技术、引进品种。

        随后,平谷又与中国科学院、中国农大、中国农科院等国内15家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建立了密切的技术合作关系,先后将国内外60名果树专家吸引到平谷。到2017年前后,平谷的大桃种植面积稳定在22万亩左右。截至2018年,平谷区农业总产值39.5亿元,大桃总收入12.54亿元,占北京市农业总产量的31.7%,产品远销到亚洲、欧美等十几个国家。

        随着电商物流的发展,平谷桃农的卖桃方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改革开放前,村集体的大桃要直接拉到北京去卖。改革开放后,村里有了专业批发市场,树上摘下的桃装进筐里,送到市场上卖给桃贩。如今,岳长宝不用出村,早上摘下新鲜的大桃,精心包装后整齐地码进礼品盒,约好时间,物流人员就会上门来收,如果是发往北京本地,下午消费者就能收到当天采摘的新鲜大桃了。

        如今平谷大桃已被评为全国知名商标品牌,平谷大桃品牌价值达90多亿元。张文忠说,有一句歌词唱道:“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故乡。”凭借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在京东这片桃林之下,平谷人民的生活将一年比一年好。

        大事记

        ◎1978年底

        安徽凤阳小岗村18户农民秘密签订契约,决定将集体耕地承包到户,搞“大包干”。

        ◎1982年1月1日

        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

        ◎1991年1月18日至23日

        全国农业工作会议提出: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是党在农村的基本政策,应在稳定的前提下逐步加以完善。

        ◎1993年3月

        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肯定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是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经济。

        ◎2003年3月

        《农村土地承包法》施行,第一次以法律形式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2013年1月31日

        中央一号文件发布,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流转。

        ◎2016年10月

        《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下发,明确了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各自的权能和相互的关系,对促进我国农业适度规模化经营意义重大。

        本报记者 叶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