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京味儿·《寻迹北京问年华》命景因人而生色

家族墓地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8月13日        版次: 37     作者:

    ▌陆波

    有朋友转发给我一个网上流行的帖子《人民大学——曾经纳兰家族墓地》,登时令我迷惑:其家族墓地不是在上庄皂甲屯吗?怎么改人民大学了?于是赶紧查阅冯其利先生的记载。1999年,冯其利先生在万泉庄找到久居当地的老人,打听纳兰家墓地之事。老人说有富格墓地在友谊宾馆,葬有富格及其子瞻岱,因为归属后人是清末的正一品九门提督叶广忠家,也叫“广大人坟”,占地8亩,界桩为“叶赫纳兰氏茔地”。这便知,人民大学校园后勤服务中心的西北侧草坪上,为何留有一部分墓地石像及石马石羊供案,另有明朝臣子服饰石人像及赑屃(此为从其他地方移来,与本墓地无关)。石马石羊算是比较高规格的石像生(供祭仪物),至少要到二品、三品官职的官员墓地才可设置。如果说富格、瞻岱、叶广忠葬于此地,他们作为一品二品清朝官员,是符合规制的。

    严格说,人大纳兰墓地确实葬过纳兰性德长子富格及其长孙瞻岱。富格神道碑中记载:“惟公卜吉于海甸以南双榆树之阡。”后来是否下葬过叶广忠,不是很确切。1951年,政府将西郊5000亩土地划给人民大学,墓地后人叶超和儿子叶默林曾致信北京市政府和西北军政委员会土改委,提出保护这片墓地,并与人民大学签署了迁坟协议。很快,皂甲屯墓地起了三顶新坟,便是从人大墓地迁过去的。

    那篇网络文章又说,人大的纳兰墓地还葬有纳兰正室卢氏、纳兰母亲觉罗氏,这就是谬误了。前文提及,桑榆墅大约建造于1680年前后,卢氏是1677年过世的,她的棺椁在双林禅寺暂厝一年,第二年明府花园建好后,就下葬到皂甲屯了。而纳兰母亲觉罗氏死后的确暂厝过桑榆墅墓地,那是因为其丈夫明珠大人还在世,明珠过世后,觉罗氏也很快移葬皂甲屯了。

    富格是纳兰三个儿子中唯一一个生平有比较详实记录的人。他是纳兰的侧室颜氏所生,是长子,但也是寿数最短者,仅得寿26载,还不如其父。富格是优秀青年,极具才学,“名父之子,不与凡俱”(富格神道碑)。但他在世时没有获得功名,身后因家世荣光,获赠光禄大夫副都统,又晋赠光禄大夫提督直隶总兵官都督同知。他的儿子瞻岱成人后很有出息,官至乾隆朝正红旗满州副都统、提督直隶总兵都督同知,算是纳兰性德出色的孙子。

    富格为什么没有葬于皂甲屯?最主要原因是他死时太过年轻,其祖父明珠大人尚且在世。排查皂甲屯现有的11座坟冢,富格这一支,包括纳兰的侧室颜夫人都没有入家族墓地。所以所谓“人大纳兰墓地”,准确说,应该是富格这一脉子孙的墓地。到人民大学圈地时,尚有大小坟头30余座,自富格下葬已过250余年,不排除有其他叶赫那拉氏族人也埋葬于此。(5)